【玩火的女人】 玩火的女孩剧情详解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2-12 点击:

  灵魂失去尊严,身体沦为工具。      一      第一次见到一航是在他和灵儿的订婚宴上。高大帅气又成熟稳健的一航让众姐妹“惊艳”不已。原来,一航是灵儿父亲的老战友的孩子,半年前老战友从另一个城市来这里看儿子,无意间得知,灵儿父亲已转业到这个城市。于是,把酒言欢,看儿女年貌相当,遂定了亲事。门当户对加上郎才女貌,灵儿一百个满意。
  “灵儿也太好命了,有个好爸爸,有个好工作,还有个好老公。”一个姐妹酸酸地说。看着快乐的灵儿,之微心中突然很寥落。在旁人看来,之微和灵儿最要好。灵儿家境富裕优越感强,之微父母双亡家境不好,这样两个女孩子能保持多年的友谊真是一个奇迹。但也只有之微清楚这种要好是用多少卑微换来的:灵儿不爱吃的东西她吃,灵儿不喜欢穿的衣服她穿,甚至灵儿不喜欢的男孩也由她出面打发。这一切,不过是为了在这个城市找一个好工作!她没有这个能力,但灵儿有,灵儿父亲有。
  她以多年来的卑躬屈膝换来了体面的工作。她以为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可是不。灵儿在见到一航的第一眼起,就决定要甩掉她当时的男朋友。她告诉之微:“摆平他。”之微愣了一下:“怎么摆平?”灵儿脸一沉:“你不是没男朋友吗?”
  之微心中的屈辱感油然而生,脸上却笑着说:“好。”
  当一航一个略微惊异的眼神掠过来时,之微看出了那个眼神里有不安分的东西在燃烧。她大胆地迎接了那个眼神并在含情脉脉中将之融化,一点点沉在心底,然后开出喷薄的鲜花。她心中突然有了个决定: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勾搭”灵儿的老公更让人觉得刺激和解恨呢?
  
  二
  
  缱绻过后,一航起身,对之微说:“我走了,我要去接她。”
  尽管一航从不在之微面前提灵儿的名字,但灵儿还是无处不在。之微心中有些郁闷:难道我永远要生活在她的阴影下?
  原本只是个游戏,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真的爱上了一航。这样的爱如天雷地火般地勾魂摄魄,让她欲罢不能。开始,她总渴望灵儿知道她和一航的私情,她无数次地想象着灵儿屈辱和愤怒的表情,她甚至在梦里都要笑出声来。可是渐渐地,她越来越害怕灵儿知道。因为她害怕失去一航。失去一航,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一航总是说:“再等等,我会跟她离婚。总不能一结婚就离婚吧。两家老人都不好看呢。”
  她等。除了等,她还能做什么?
  灵儿经常叫她去家里做客。三个人一起吃饭,灵儿欢快地飞在她和一航之间,像只蝴蝶。之微心里冷笑道:过不了多久,只怕你就要哭了。
  
  三
  
  第一场雪飘飘洒洒时,灵儿让之微去吃饭。饭桌上,灵儿满脸欣喜地告诉之微:“我要当妈妈了。你说我是生男孩好,还是生女孩好?”
  之微的头嗡地响了一下,不由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灵儿笑嗔道:“你摸你的肚子干吗?一航的孩子在这里!”说着抓起之微的手朝自己的肚子摸去。
  之微方寸大乱,讪讪地应付了几句,谎称有事逃了出来。一路走,一路流泪。孩子,一航的孩子,我的肚子里难道不是一航的孩子?
  之微让一航做个抉择,两个都是你的骨肉,你看着办吧。
  一航低着头,只是说:“别逼我。”
  之微一字一顿地说:“我,非,生,不,可。”
  之微对灵儿说她唯一的亲人姑妈病了要人照顾,她已请了一年的长假准备回老家。灵儿说:“我知道了,早点回来啊。等你回来就当干妈了。”
  一航送之微。一航疲惫地说:“之微,放过我吧。”之微冷笑着说:“那谁又放过我?”
  
  四
  
  之微生下女儿后才知道养活她并不容易。孩子被姑妈送到保育院谎称是捡来的孤儿。之微亲吻着孩子,说:“宝贝,等妈妈拿到该拿到的东西时,一定让你过世界上最好的生活。”
  之微回到城市里。见到灵儿,听说她的孩子没有保住,心下戚然,相对无言。
  几个月后,之微回乡下看孩子,却大吃一惊,孩子居然不见了。保育院的阿姨说,孩子被大城市的有钱人领走了,享福去了。
  之微丢魂失魄地回到城市里。直到在灵儿家看到一个粉嘟嘟的小天使,这才明白,原来孩子竟是被一航和灵儿收养了。之微心中百感交集。
  一航说:“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少心思!这下好了,你不正是这个意思吗?我的孩子在我身边,你放心好了。灵儿也不知多喜欢她。你满意了吧?”
  之微大喊着:“不满意!你的孩子在你身边,那么我呢?我是谁?”
  只有灵儿依然欢快,指着之微对孩子说:“安琪,喊干妈。”
  之微心里苦如黄连。
  
  五
  
  安琪渐渐长大,粉妆玉琢,摇摇晃晃走路,咿咿呀呀说话。之微看着,心中温柔得如同一片水草。水草蔓延在心间,丝丝都是爱怜。灵儿很疼安琪,这是唯一让之微欣慰的事情。只是,每次安琪喊灵儿妈妈,灵儿响亮回答的时候,之微的泪便盈满了眼眶。
  安琪两岁生日时,之微给她买了最新款的芭比娃娃。灵儿则给了安琪一个大大的吻。安琪沉沉睡去时,灵儿送之微出来,夜色深沉,风凉飕飕的。灵儿突然说:“之微,你还要待多久?”之微回头,灵儿怪异地笑着说:“安琪是一航的女儿,对吗?”之微的脸煞白。灵儿说:“之微,安琪是一航的亲生女儿,我待她也如同亲生,我们已经办好了出国手续,下个月就走。你就不用再费心了。”之微大叫:“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安琪是我的女儿!”
  灵儿突然大笑起来,说:“林之微,4年了,终于还是说出来了!我告诉你,你怀孕时我根本就没有怀孕,而且医生说我不孕。一航想要个孩子,还有比你更合适的人吗?你看,安琪多漂亮啊……”
  灵儿的笑声让之微悚然一惊。她险些倒下:自己用心良苦,却不料,人家早已设下圈套。游戏是那么容易玩的么?什么叫玩火自焚?
  
  六
  
  一航一家出国了,飞机从头顶飞过时,乡下的小路上行走着一个素衣女子,她面对飞机飞去的方向,喃喃道:“作孽。”
  
  (刘敏摘自《古今故事报》总第687期)

推荐访问:我现在 我现在
上一篇:怎么样成立一个国家 [如何建立一个国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