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小鬼【谁养的叶树养?】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4-11 点击:

  大凡贪腐之官,有的爱找黑恶势力取暖,有的爱找金钱钞票取暖。广东韶关前公安局长叶树养就是一个对钞票爱得入迷的贪官。他老兄在敛财方面可谓“叶三多”,第一个是钱多,第二个是钱多,第三个还是要钱多――他有个著名的“3个两千万”:一是给儿子留2000万,二是给女儿女婿留2000万,三是要给自己留2000万。(1月12日《羊城晚报》)
  可惜,他只完成了6000万计划的一半多一点儿,弄到3400多万钞票,就锒铛入狱了。真是贪腐尚未成功,否则仍会“努力”。
  让人想不到的是,童年穷出身的叶树养,长至高中毕业都没有穿过内裤,也从未穿过在商店买的鞋,鞋子都是老娘缝的布鞋。出生在广东新丰县回龙镇鸡岭村的叶树养,回忆童年的艰辛、过去的贫寒,他曾面对办案人员“放声大哭”。
  我相信他的哭是真切的。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尤其是农村出身的人,有多少是富有的?笔者本人就是当年贫困县里贫困乡村出身,知道穷苦,知道“吃不饱穿不暖”的滋味。“贫贱不能移”是基本的人生守则,可在官员叶树养身上,童年的贫苦给他埋下了恶的种子。他既想舒服养老,又想给子女留钱,可见他真是一个“穷怕了”的人。
  出身穷的人,亦有两类:或者燃烧,或者腐烂。让人生璀璨燃烧的人,铭记童年的穷苦,体谅如今依然穷困的人们,用慈善爱心帮助他人,从而使自己的人生闪光,即使闪烁的是微弱的烛光;而让自己人生腐烂的人,就像叶树养那样,大肆敛财,自掘坟墓,且让自己的心灵早早开始腐烂。堆积成山的金钱钞票,终究没有让叶树养“取暖”,却将他“埋葬”。
  叶树养走过二十来年的漫长贪腐路,甚至当今有些知情人都已去世。那么长久以来,是谁养的叶树养,让他的贪腐之树不断成长?这值得反思。
  一方面,叶树养当然是他自己“养”的。他不仅曾经家境穷,他的思想也一直很穷,而且穷得可怕。比如,他当上县领导后,与一些老板打交道,心里就失了衡,想的是“我付出的比别人一点儿不少,为什么收入、生活水平差那么多”。他竟然不去想想,跟自己的童年相比,现在已是生活在天堂里了;也不去想想,如今还有多少穷苦百姓,依然在贫困线下挣扎;更不去想想,自己贪腐的钞票是哪里来的,他不晓得其实是老百姓为腐败“埋单”。再比如,他不问苍生问鬼神,动辄占卜问卦,送礼受贿都要问一卦,“双规”前一晚还在忙乎问卦。思想灵魂空虚到如此地步的人,能让自己的人生燃烧吗?
  另一方面,叶树养也是制度环境所“养”的。他所处的制度环境,简而言之,是“一权独大”、“权力通吃”。时评家刘洪波1月11日在《羊城晚报》撰文说,不要怪腐败行为潜伏太深,不要老是讲“一把手监督难”,因为既要维持权力自相繁衍生发的制度,则监督实际上也不可能不难,“只要不准备打破权力的封闭结构,也就很难避免公共利益、官员个人和政治气氛被腐败侵吞”。确实,权力就是在这样的“封闭结构”中,使一个原本正常的官员,一路带病提拔,从绵羊变成饿虎甚至恶虎的。叶树养的人生经历就是明证。要对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真正负责,那么必须改变他们天天浸淫的制度环境。
  叶树养如今唱起了“赴刑”歌,那是电影《洪湖赤卫队》中韩英走向刑场时所唱的歌曲――改过词的《看天下劳苦的人都解放》。他以为自己还是“劳苦大众”呢。悲哀!
  “反腐要亡党,不反要亡国”,这是电影《建国大业》中蒋介石所说的“台词”。因为腐败,所以失败――人生何尝不是这样!

推荐访问:报刊
上一篇:线形动物和环形动物_环形和线形的幽默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