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编目【图书馆古籍编目人员的文化素质建设】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6-13 点击:

  摘 要:古籍编目是一项综合性、实践性和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对从业人员素养有着较高的要求。探讨了图书馆古籍编目人员应具备的基本素养和专业素养。
  关键词:图书馆;古籍编目人员;素养
  图书馆古籍编目,就是对图书馆所收藏的古籍进行著录、鉴定版本、分类、典藏,其目的是正确地揭示、反映所藏的古籍,为读者提供需要的古代文献资料,方便读者迅速而准确地检索,从而使蕴藏在古籍中丰富而有价值的资料得到充分利用;另外做好古籍编目工作,将对古籍一系列整理工作提供良好的条件,也有利于古籍保护工作的顺利进行。面对读者不断更新的阅读需求,要对浩如烟海的古籍文献进行有效的分析整理著录、版本鉴定、开发和利用,一支具有良好思想素养和业务水平的图书馆古籍编目人员队伍则是不可或缺的。随着时代变迁和现代信息技术迅速发展,图书馆古籍编目工作相应地也对编目人员的素养提出了更高层次的要求。
  一、古籍编目人员基本素质建设
  1.1要热爱图书馆事业
  作为图书馆工作者,首先要热爱图书馆事业,这是最起码的、也是最根本的。搞图书馆古籍整理工作的,要把对图书工作的事业心落实到热爱古籍整理工作上去;很难设想,不热爱、不懂得这一工作的人能把本身的工作搞好。道理是浅显易懂的,但是往往容易被忽略的却正是这个带根本性的问题。事业心的确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通过长期的教育、学习和工作实践,逐步了解和熟悉所从事工作的地位和作用。这方面有领导者的责任,有老古籍工作者的义务;当然,主要还是古籍工作者自身。有道是“师傅领进门,修炼在个人”。连门都没“领进”,是前者的责任和义务“;领进门”了,自己不坚持“修炼”,那是自己的事情。
  1.2要有较强的古籍整理工作的事业心
  怎样才能有较强的古籍整理工作的事业心,就领导和老古籍工作者而言,一要“讲”,二要“做”。“讲”就是讲馆史,讲馆藏古籍史,讲图书馆古籍整理的性质、工作范围和方法等。要理论联系实际经常讲,反复阐明一个道理,围绕增强工作事业心这个主题做文章。图书馆是利用图书资料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服务的科学、文化、教育机构,图书馆的古籍整理是图书馆的一个具体工作部分。有的同志进入图书馆搞古籍整理,首先想到的是利用馆藏,在工作时间里埋头写自己的文章,而不愿意做具体工作,认为古籍整理不过是抄抄写写,借借还还,平庸琐碎,没有什么学问,没有多大出息。因此,围绕增强工作事业心这个主题做文章,对于端正馆员的工作态度,养成良好的作风,熟悉馆藏,了解图书馆古籍整理的基础工作等都是完全必要的,是图书馆工作的基本功之一;更何况这些工作的本身,就带有学术性。所以,既要提倡利用一定业余时间,运用馆藏,写出高水平、有见地的文章,又要重视本职工作,并根据工作水平和业绩评估其学术水平和能力,引导馆员热爱图书馆古籍整理工作。另外,还要讲明我国古籍整理的历史和现状,明确两种古籍整理的区别和联系:一是古籍出版所作的标点、校勘、注释、今译和汇编等古籍整理,是学术性的;二是图书馆对于所藏古籍所作的采选、版本鉴别、分类编目、典藏、为读者服务以及整理缩微再生、建立古籍数据库、制作古籍全文光盘等的古籍整理,则被有人视为非学术性的。其实,二者的古籍整理是一个整体,前者要利用后者的整理成果;后者的整理要为前者的整理创造条件,提供保障。二者是一种工作的两个阶段,那种把前者整理视为学术性,而把后者整理视为非学术性的看法,显然是不正确的。仅就图书馆对古籍的收集保管、整理分编、揭示馆藏、促进社会各界对古籍的开发利用来说,它既标志着图书馆古籍整理的成果,也反映了图书馆古籍整理的学术水平;特别是现今图书馆的古籍整理,也利用馆藏图书资料方便条件作了些标点、校勘和编辑出版的工作。“做”就是领导和老古籍工作者要身体力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领导和老古籍工作者重任在肩,要用好的思想、作风和一流的工作影响馆员。领导和老古籍工作者要严肃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二、古籍编目人员业务素质建设
  古籍不同于现代一般纸质文献,它具有一定的历史文物性、学术资料性和艺术代表性,这就对与之相关的工作人员素养提出了较高的专业素养要求,既需要他们具有相应的编目专业知识,又要求他们掌握计算机基本应用技能,并具备一定的外语知识。
  2.1编目专业知识
  相对而言,与古籍相关的编目专业知识主要包括古汉语基础知识、编目条例规则、四部分类法、古籍版本知识、印章篆刻知识等。
  (1)古汉语基础知识。古籍编目主要是对古籍进行著录、确定版本、分类。而这一系列工作往往与理解分析古籍内容密切相关,要看懂古籍中前序后跋,理解古籍图书内容,必然要求古籍编目人员应该具有一定的古代文献阅读能力,熟悉古代各种文体,并能够句读和校勘。古籍上的文字是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发生变化,要对篆书、行书草书等都有所研究并认识其常规用字。还应熟悉通假字、古今字、异体字、繁体字的用法,熟练使用工具书如《说文解字》《康熙字典》等。一般常用的繁体字、异体字均能认识,最好达到一定量的储备,否则,拿到一本古籍书,满目生字,不会句读,不知所云,怎么去分类编目?何谈阅读原著进行版本考证?那样的话,若要辨别古籍版本的优劣,则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具备一定的古汉语知识是从事古籍编目工作的先决条件。
  (2)编目条例规则。编目规则是实现编目工作标准化、规范化的前提。作为一名古籍编目工作者,应该熟练掌握古籍编目规则条例,录入格式,既能够在实践工作中灵活运用,又不应只拘泥于条例规则的条条框框。这一点在题名著录中尤为重要。例如 :按规定,一般200题名与责任者说明字段中,题名是按照原书中的卷端题名进行客观著录,但是当卷端题名不足以反映全书意旨概貌时,编目人员则要用可反映全书宗旨面貌的题名代替原书卷端题名,卷端题名则在其他字段进行著录,作为补充信息。
  (3)四部分类法。图书馆古籍编目人员除了应该熟悉中图图书馆图书分类法、十五大类分类法、十进制分类法等几种图书分类法之外,还应掌握四部分类法,这一点对从事古籍工作者来说也至关重要。对于中国传统古籍,四部分类法仍是主流,是最完整体现中国古代文化学术渊源的图书分类法,是熟悉古籍、进而了解传统文化的一把钥匙。直到今天,许多图书馆仍在使用它或使用在它基础上增删的分类表。笔者认为,无论馆藏古籍是否运用四部分类法编排,编目人员均应懂得它。懂得了四部分类法并追根溯源,才能对古籍分类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理解,才能更好地使用以此法编纂的各种书目工具书,如《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当需对馆藏未编书进行编目而馆藏古籍又按四部分类时,编目人员掌握这一分类法则尤显重要,不然,就会造成重复编排或者分类错误,引起排架混乱和查找的困难。   (4)古籍版本知识。古籍编目工作之中,不可避免要进行版本鉴定。古籍版本鉴定,是一门深奥博杂且永无止境的学问,它可以专门独立成为一门学科。版本鉴定涉及面极广,上至天文地理,下至诸子百家,无所不包,无所不含。其中包括中国书史、文学史、通史、哲学史等方面知识,行书草书字体的辨认,历代思想代表人物著述行文风格,避讳制度、职官制度、姓氏谥法、古代地理沿革等常识,不一而足,枚不胜举。所以,这也对我们图书馆古
  籍编目人员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只有平常在工作中注意积累,并向专家多请教学习,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版本鉴定能力。
  (5)印章篆刻知识。古籍中常钤盖有藏书印,印章大多是藏书家或著者自己加盖上去,以表明所属关系。印章向我们传递了古籍流传的递藏信息。一般古籍编目都会涉及印章著录,藏书印多数是篆字刻成,所以,要对篆字有一定的了解,并有一定的篆字量的积累。编目时一般要求在数据库中罗列出这些印章释文,以便读者从中最大限度获取信息。而印章释文,也就是把篆字翻译为现代文字,这一工作前提就是辨识印章篆字。不识篆字,也就无法著录藏书印的内容。如果辨识错误,则会把错误的信息传递给读者,从而造成不必要的时间浪费并贻笑大方。此外,还应该注意辨识字体比较相近的篆字,比如:小和川、泉和甲、年和季、鸟和乌等篆字的细微区别,尽量减少释文错误。
  2.2相关专业知识
  古籍编目也涉及现代计算机与网络应用技术以及外语等相关专业知识。
  (1)计算机应用技能与网络应用知识。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及其在图书馆中的广泛应用,大量古籍文献信息数字化要求古籍编目人员必须掌握与信息技术密切相关的计算机应用技术和网络知识。比如繁体字输入技术,这是建立古籍目录数据库和书目查重的基本条件;创建书目数据库新记录时查重及迅捷地将书目数据远距离传递,进行查重、核实;机读目录创建等等均要用到计算机应用技术和网络知识。只有熟练掌握计算机及网络应用技术,才能有效获取网络资源信息,才能确保编目数据的质量,从而使得古籍编目工作标准化、网络化得以真正实现。
  (2)外语知识。很多人还包括许多从事古籍的工作人员认为,与古籍为伍,只要具有一定的古汉语知识,能够胜任自己工作就行了,外语会不会无所谓。这是一种相当偏颇的想法,也是一种眼界狭隘的表现。现代社会是开放的社会,对外交流与合作已逐渐成为一种国际趋势。外语知识缺乏势必会影响到今后学术交流。古籍编目人员除具备专业知识之外,还应掌握一定的外语知识,只有掌握了一两门外语知识,才能及时跟踪了解国际上最新最前沿的相关方面学术信息,并将有用的信息运用于实际工作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将本职工作中新的体验创意与国外同行进行交流切磋,达到共同进步的目的。
  总而言之,古籍编目是一项综合性和实践性非常强的工作,对从业人员的素养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它既要求编目人员具备良好的基本素养,又要求他们具备较高的专业素养。古籍编目人员只有积极主动地通过学习和实践,不断完善和提高自我素养及业务能力,才能为古籍文献的保护和利用提供更好的信息资源保障。
  参考文献:
  [1]北京大学图书馆系,武汉大学图书馆系.图书馆古籍编目[M].北京:中华书局, 1985.
  [2]戴南海.版本学概论[M].成都:巴蜀书社, 1989.
  [3]武汉大学,北京大学本书编写组.目录学概论[M].北京:中华书局, 1982.
  [4]董风华.网络环境下图书馆编目员的素质建设[J].高校图书馆工作, 2003(1).
  [5]李和娟.面向21世纪的图书馆工作人员素质[J].当代图书馆, 2000(4).

推荐访问: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上一篇:高中英语词汇教学存在的主要问题与改进策略 高中英语单词表3500词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