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声中栽倒的季建业】 质疑声

来源:思想汇报 发布时间:2019-08-05 04:51:37 点击:

在通过更高权力殿堂的仕途生涯中,极具争议性的“大手笔”城建项目一直伴随其左右
  “请给我一点时间。”这是季建业担任南京市长后,常挂在嘴角的一句话。
  从他履新南京的第一天起,各种带有鲜明“季氏”风格的城建项目便纷纷上马,围挡连片,道路开挖,尘土飞扬,整个城市俨然一个散发着蒸气的巨大工地。随之,市民的各种抱怨、指责和质疑,不绝于耳。
  但季建业不为所动。从县级市昆山,到地级市扬州,再到省会城市南京,在通过更高权力殿堂的仕途生涯中,极具争议性的“大手笔”城建项目一直伴随其左右。在以往,他都是借助于时间,来消化各种非议和质疑。但这次,他栽了,自负、专断的他,败给了时间,更败给了自己。
  2013年10月16日,南京市长季建业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纪委人员带走。季的妻子、亲友等人因染指扬州、南京两地的城建工程的分包和材料供应等,也一并遭到调查。 “复制”扬州
  2009年8月中下旬,季建业从江苏扬州市委书记任上转赴省城南京,担任该市市长,完成了从正厅级向副部级的又一跨越。这一年,季52岁。
  据季建业后来向媒体披露,他来南京报到的第一天晚上,就到街上转—这是季多年来养成的一个习惯,自己带上地图,不和任何部门打招呼,深入到各个大街小巷“微服私访”。季建业来到了中山东路上的地铁施工现场。周围一片狼藉。季建业立马掏出电话,叫来了建委、市政、规划、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要求几个部门尽快拿出方案,“在国庆节之前”,完成中山东路—汉中路的环境整治提升和景观改造。
  此时,距国庆节只有约一个月的时间,这让相关官员感到极大压力。“这么大的工作量,在正常情况下,以最快最快的速度施工,至少也需要3个月才能完成。”南京市一位已退居二线的某局领导告诉《南风窗》记者,但市长下了死命令,大家心里虽“犯嘀咕”,但也只有拼命赶工期。日夜不间断施工,则让周围的居民头痛不已。
  上述南京官员称,“中山东路—汉中路”及此后规模更大的“三中路”(纵贯南京主城南北的中央路—中山路—中山南路)景观改造,是季建业履新南京市长后的亮相之作,也最能体现季的做事风格:一是,急于求成,“抢工期”必然会违反客观规律,不仅难以保证工程质量,甚至还会迫使相关人员铤而走险、人为造假;二是,面对争议,强力推进,“理解了要执行,不能理解也要执行”。
  这一系列大动作也让熟悉季建业的扬州干部们恍惚看到了昔日的光影。季建业担任扬州市长后的“第一把火”,也是从整治扬州东大门的环境入手的。当时,扬州到处拆迁,灰尘,噪音,拥堵,扬州市民也是怨声载道。一位与季建业有过多次交往的江苏政界人士分析称,季建业把扬州的城市建设当作他最自豪、最重要的“作品”。因此,当季建业转任南京后,也希望把这一路径直接“复制”到南京,希望把南京打造成他的又一部“代表作”。如果做成功了,这也会算作季的一大政绩,“季建业刚到南京时还不满55岁,还有希望在仕途上再向上冲一冲”。 折戟南京
  但省会南京的情况显然更为复杂。这对于一向顺风顺水、游刃有余的季建业来说,实在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说了就算,定了就干”、强调执行力,是季建业最鲜明的做事风格。一旦他确定下来的决策,不容属下有任何的讨价还价。
  一位已退居二线的扬州市老领导对《南风窗》记者说,“说了就算,定了就干”,一旦他确定下来的决策,不容属下有任何的讨价还价。当年,扬子江路拆迁改造,季建业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当时的工程负责人面露难色,季建业便说:你完不成,我另换他人。
  这种说一不二的强硬作风,在季转任南京后,一直延续下来。在南京市领导干部学习班上,季建业说,镇江金山公园项目拆迁用了3个月、建成用了5个月,一共8个月时间。“我们想想,我们做这个事情,单单议论可能就要8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干起来以后还要议论,所以说话的人多,品头论足的人多,好多事情就很难办。”
  南京普通百姓介入公共事务的热情,也让季建业所始料不及。“梧桐树事件”是季履新南京后面对的一起危机事件。2011年3月,因南京地铁3号线建设,1700余棵梧桐树等行道树需要被迫“移植”到他处。但此前“移植”的行道树大多数并没有存活。对法国梧桐有着浓厚情结的南京市民遂自发组织“散步”活动。地铁施工被迫中断3个多月。季建业在事后的一次内部会议上自我检讨说,他当时并不知道要移植多少树,也没料到移树“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否则也不会这么急。
  季建业一手拍板定下来的另一个大手笔项目—“雨污分流”工程,更是招致各界非议。这项投资180亿的浩大工程,未经当地人大的审批,在季建业的一声令下之后匆忙开工。这也造成了南京主城不少区域几乎百米就可看到一处围挡施工、到处都在“修路”的怪状。这对于原本已有6条地铁线同时施工的城市而言,更是加剧了交通拥堵。一旦下起小雨,整个城市道路泥泞一片,交通瘫痪。
  季建业解释说,现在实施雨污分流难度很大,但是,“如果不下大决心,再过5年,各项成本也更大,施工难度更大”。他希望得到全体市民的理解,“现在忍痛一下,未来几年对城市环境和品位及老百姓生活质量都会有很大的改善。”
  南京一位规划专家称,像雨污分流这样的浩大工程,这项决策本身不是坏事。但是,解决城市基础设施的薄弱环节,需要一个长久持续、完善的方案,而不是现在“一拍脑袋立即决定、全面铺开”。此外,该工程限定在3年内加以解决,仍显得过于急于求成。
  南京市的一位官员称,虽然季建业辩称“雨污分流不是面子工程,而是里子工程”,但他希望在其任期内加以完成,仍是追求政绩的表现。知情人士对《南风窗》记者称,家住南京的一些省厅老干部多次以不同方式向有关领导表达对“雨污分流”工程的不满。这实际上也是在政治上对季建业的“不信任”投票。   一位与季建业相熟的政界人士称,季建业有一种精英意识和“家长心态”,他自认为他力推的事都是为了城市的长远发展、为了老百姓好,所以,希望市民能乖乖地听话、忍受“短痛”。 季建业此前都是在中小城市和地方执政,人事关系相对简单,这使季建业养成了“决策简单、武断”等做事风格,在“骨子里缺乏民主法制意识”以及“对民意的漠视”。 自负专断
  据多位官员称,季建业在工作中一向自负专断,作风强悍。扬州市一位老领导曾如此评价季建业:“当市长时干着书记的事;当书记时干着市长的活”。知情人士称,季建业在扬州、南京担任市长时,均与搭班子的市委书记关系有些僵。2008年三四月份,扬州举办了一场旅游节庆活动,邀请多家媒体采访报道。由于时任市委书记的季建业正在北京的中央党校学习,于是,中新社记者采访当时的女市长王燕文,并发表了题为《江苏扬州“女掌门”烟花三月说扬州》的新闻稿。次日,季建业看到“扬州‘女掌门’”几个字后勃然大怒,质问扬州宣传部相关负责人“怎么回事”、还把他市委书记“放不放在眼里”。一位曾在扬州市委组织部供职相关负责人透露,季建业主政扬州时的一句口头禅是“拍 (当地方言发音为‘扑’)死他”—无论是面对上访的群众,还是其他棘手难题,季的理论是“排除一切阻力,一定要完成任务”,哪怕手段蛮横无理也行。
  “他不把一般人看在眼里,常常以为‘凡是你能想到的,我都想到了’。”季的一位曾经的下属、南京某区县负责人说,季很难听得进属下的意见和建议,形成了自负、专断的做事风格。有时,遇到下面的人“吐苦水”或偶有抱怨,季建业并不会倾听工作推进受阻的真正原因,而是直接定性“执行力不够”、“推进力度过小”,有时甚至会直接威吓对方,“如果再没有推进,我就给组织部门打个招呼,给你换换位置”,甚至指令监察部门介入督办。
  在工作中,季建业事无巨细都要体现个人意志,也令下属们望而生畏。以城市环境综合整治为例,有一次季建业登上位于鼓楼的江苏第一高楼紫峰大厦的72层观光层俯视南京,发现四周都是灰蒙蒙一片,与不远处的玄武湖“非常不搭”,季建业遂当即下令,要对周边数公里内的楼顶全部整治出新、实施顶面“绿化”。陪同的相关人士面面相觑。因为这不仅涉及巨大的资金投入,多种实施方案(种植真草,或人造草坪)也难以定夺。为降低成本,最初传出的方案是要对屋顶“统一刷色”,但此提议经当地媒体披露后,便引发巨大争议,此事便停了下来。 2013年10月18日,南京市苜蓿园大街的一处雨污分流施工工地。
  南京市人大系统的一位资深官员对《南风窗》记者说,季建业此前都是在中小城市和地方执政,人事关系相对简单,这使季建业养成了“决策简单、武断”等做事风格。季建业在“骨子里缺乏民主法制意识”以及“对民意的漠视”,再加上其身处高位,作风蛮横,无人敢对其以监督,因此,其难免自我膨胀、一意孤行,终至铸成大错。
  2010年1月,季建业当选为南京市长。“若干年以后我不当南京的市长了,让老百姓来给我打分,如果打到七八十分我就满意了。”季建业说。孰料,5年任期尚未届满,季便因贪腐而遭调查,成为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第十个省部级高官。

推荐访问:华为 华为 华为 华为
上一篇:【某市联通公司网格化营销体系建设方案】网格化管理方案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