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基本药物制度面临调整_中美经贸:2009年面临制度性调整

来源:拓展训练心得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相对稳定的中美关系是布什执政八年留给奥巴马政府为数不多的重要外交遗产,其中包括获得长足发展的双边经贸关系。经过2001年中国入世之后的七年大发展,中美经贸关系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紧密格局,成为全球化时代最为关键的双边国际经济关系之一。这也是中美200多年相互交往史上的一个崭新现象,哈佛大学金融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将这种关系命名为“中美经济共生体”(Chimerica)。
  不仅如此,在布什任内,中美两国政府管理双边经贸关系的制度化水平也有大幅提高:始于1983年的中美商贸联委会在2003年被提升至副总理级,中美双方于2006年又建立了旨在全面综合处理双边经贸议题的战略经济对话机制(SEC),该机制成功运作两年,成为中美两国政府围绕经贸问题进行全面对话和务实沟通的最重要的制度化渠道。
  但是与美加、美欧、美日这种比较成熟的双边经济体相比,作为世界上第二大双边贸易体,中美之间出现的问题依然突出,摩擦相对频繁,制度化水平较低,WTO和其他现有国际经济制度的基本规则尚未完全有效适用于中美经贸往来的管理中,中美两国领导层对于管理如此庞大的经贸往来还没有形成固定化的经验和共识。预计在奥巴马政府时代,美国对华经贸决策体系将会有一些制度性的调整。在民主党全面执掌政府和国会以及金融危机全面蔓延和发酵的两个新背景之下,2009年及今后的中美经贸关系将会面临一些新的发展态势。
  
  中美贸易额面临减少
  
  首先,美国国内金融危机所导致的经济衰退会对中美贸易关系在总量上构成冲击,2009年中美贸易额可能出现减少的状况。美国经济预计将会进入一个两年左右的衰退期,美国国内市场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量将会减少。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2008年中美双边贸易总额达3337.4亿美元,同比增长10.5%,增速为入世七年来最低点。2008年前九个月,中国对美贸易额仍然出现逐月攀升的态势。但这种态势从10月开始出现逆转,逐月下跌,这与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时间正好吻合。这说明金融危机对中美贸易总量的影响是相当直接的。
  再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2009年,美国政治出现了政府和国会由民主党掌握的政治格局,而民主党与工会关系密切,深受工会政治的影响;再加之受国内金融危机的影响。奥巴马新政府很有可能希望对外转嫁矛盾,对华采取进攻一性的立场:例如威胁征收惩罚性关税、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等等。同时。人权问题在美国对华政策议事日程中的地位将会上升。
  不过,对这种人为的、政治性的保护主义也不必过于悲观。2006年民主党夺回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之后,当时也有预测中美经贸关系可能会遭遇困难的种种观点,但此后中美经贸关系在总体上依然保持了平稳快速发展的态势,民主党并未在中美经贸问题上刻意制造麻烦。相反,一度炙手可热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也因为中方应对得当,而在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得到缓和。希拉里访华期间,也多次表示不能让人权问题干扰中美经济合作。美国经济经过最近20多年的调整,其国内的绝大部分低端制造业都已完成了向中国等其他国家的转移,其国内市场对中国物美价廉的制造业产品依然存在巨大的需求,这种“刚性需求”甚至是依赖性的,决定了中美经贸关系的总体格局不会受到人为因素的过度影响。
  
  人民币汇率仍是核心议题
  
  其次,人民币汇率问题将会继续成为中美经贸领域的核心争端议题。根据《1988年贸易法》,美国财政部每半年向国会发布一次主要贸易国的货币评估报告。布什在任八年一直顶住了国会的压力,未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这其中的重要原因也在于中国出于各方考虑。从2005年7月开始。通过渐进式方式将人民币升值了20%以上,部分满足了美方的需要。但从2008年11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了小幅贬值,引发了人们有关中国将改变汇率政策的猜测。如果中国在2009年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中美之间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不会过于激烈。但是如果中国在外贸萎缩的巨大压力下,被迫宣布或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那么美国政府势必出面进行干预,其后果甚至可能会引发中美之间类似2003年-2006年的新一轮汇率冲突。
  不过,由于美国高度依赖中国官方资本,奥巴马政府对华施行经济高压的政策选择不多,其破坏性程度也部分地取决于中方的国际货币政策及外交应对。年初,美财政部长盖特纳批评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这被认为是拉开了奥巴马新政府与中国汇率之争的序幕。但就在盖特纳的言论公布不久,传出了中国抛售美国国债的消息,并引发中国商务部、央行及领导人的反驳和批评。随后奥巴马也迅速致电胡锦涛,就盖特纳的言论进行说明,并就尽快互访和两国首脑今年4月在伦敦20国集团金融峰会期间会见达成一致。这证明了奥巴马政府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态度是审慎的,不会以外交高压的方式来处理该问题。
  
  环境问题成为双方的焦点
  
  再次,环境问题会逐渐成为奥巴马政府时期中美之间非常重要的外交议题。美国能源部长、华裔科学家朱棣文多次到访中国,支持中国参与国际减排协议,支持美国帮助中国提供节能技术。因此,朱棣文在担任能源部长期间,估计不会在环保问题上对中国施行高压。而是会展开建设性的环境和能源外交。2月6日,由朱棣文领导的专家小组提出题为《美中在能源及气候变迁的合作之路》的研究报告,促请美国总统和中方领导人共同致力对抗全球暖化议题。国务卿希拉里也将是美国对华环境外交的积极推动者,她支持美国应与中国及日本发起一个联合项目。以发展新的清洁能源资源,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希拉里的中国大陆之行。气候变迁是焦点议题之一。
  
  制度化水平可望提升
  
  最后,中美经贸合作关系的制度化水平有望在奥巴马任内进一步提升。金融危机虽然给中美经贸关系带来了负面影响,但另一方面也凸显了中国在经济上对于美国的重要战略地位,美国政府多次表达了需要中国共同参与缓解其经济危机的愿望。美国财政部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2008年12月末,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较上月增加143亿美元,总量达到6962亿美元,居各国之首。奥巴马政府为刺激经济将进一步发行美国国债,其中估计有近九成将由中国等拥有较高外汇储备的国家来承担,这无疑更加需要中国方面的支持。
  不仅如此。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对于美国经济复苏也有重大的帮扶效应。200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增速高于出口的增速,2009年,美国将会继续谋求扩大对中国的出口。另外,在奥巴马政府试图有所作为的领域,如气候变化和环保议题等,都迫切需要中国支持,所以美国新政府在提升中美合作的制度化水平上存在迫切需求。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上任不久就公开表示希望中美战略经济对话能够发展成为涵盖政治、经济和安保事务的全面战略对话。她在北京访问期间,自始至终态度积极、高调呼吁中美合作,并与中国就建立“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达成了一致,尽管还不知道这一新机制具体如何运作,但可以肯定,它将会比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层级更高、内容更加全面。如果这一高层对话机制能够实现。将是中美关系制度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反映了美国在当前经济困难时期与中国合作的巨大需求。也预示着“寻求合作、减少麻烦”将成为两国未来关系的主线。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追风行动人物介绍_追风人物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