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要_外刊概要

来源:卫生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应对朝鲜,外交角力路漫漫      美国政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始终面对朝鲜棘手的核问题,外交斗争几起几落,从1994年战争一触即发到数月之后核协议达成,从热盼2000年克林顿总统访问朝鲜到2002年核协议终止,再到2006年朝鲜核试验。对奥巴马新政府而言,结束朝鲜的核威胁依然是一个迫切的问题,但与八年前相比,目前面临的外交难度更大。八年来,朝鲜核材料的库存增大了三倍,进行了核试爆,退出了核不扩散条约,正在建造新的导弹,使得朝鲜在谈判桌上有了更多的筹码。此外,布什政府对朝谈判局限于核问题的政策十分脆弱,一道反对朝鲜拥核的中、俄、韩、日等国,对美国的支持也有所保留,这些都加剧了对朝外交努力的难度。美新政府应当在核查问题上率先突破,为今后漫长的外交征途开个好头。
  
  中国处理西藏问题更加自信
  
  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金融危机中西方大国对中国的期待,2008年11月中欧、中法峰会的取消,显示了中国处理国际事务的信心大增,更加从容应对西方的指责,在解决西藏问题上更加自信。达赖喇嘛特使与北京中央政府八轮谈判无功而返,使得流亡政府可以选择的目标空间已经非常有限,西藏流亡政府被迫放弃独立主张,转而谋求高度自治。相反,北京中央政府则在应对西藏问题上显得更灵活和有效。预计今年西藏将不会再爆发大规模的暴力事件。中央政府采取的敞开对话,但又不做出任何妥协的策略,将大大削弱迭赖喇嘛的个人威胁,甚至使其追求的目标变得遥不可及。长期来看,外界对73岁高龄的达赖喇嘛的政治能力将愈加怀疑,这或将导致西藏流亡政府寻求高度自治的目标都无法实现。
  余翔
  
  修复韩美同盟的绝好机会
  
  美国新政府上台后逐渐认识到了韩美关系对于美国的重要性,这从奥巴马总统最近对其周围的“韩国界”人士表现出的极大关注可见一斑。预测奥巴马的半岛政策方向并非难事,显然,奥不可能像其前任布什一样上任之初即将之180度大转弯,对前政府末期的半岛政策采取继承态度的可能性很大。从韩国方面看,韩美关系一直积极发展,两国同盟进一步升级的各方面条件都已具备。另外,近年来美国传统战略伙伴日本的角色受到各方质疑,美日同盟进展不顺利客观上也为韩国地位的提升制造了机会。因此作为韩国,须通过细究近年来韩美关系发展的轨迹,设定未来目标,在韩美同盟框架下承担更多责任,如协助美国解决伊拉克和阿富汗等问题,主动地引导新型韩美关系前进。
  刘天聪
  
  中美关系:合作与对峙
  
  中美关系经历三个阶段:1972年~198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北京和华盛顿的政府官员和政治家发挥主导作用;1992年以后,中美相互“接触”,上海和纽约扮演主要角色;未来几年,中关关系将是“合作与对峙”。合作源于全球金融危机和环境危机;对峙表现在多方面,如美国批评中国限制市民社会活动、抵制民主、对践踏人权事件视而不见等;中国则指责美国在反恐战争申的非人道主义行径、颠覆多边机制权威、误导国际社会、把崛起中的发展中国家当作战略威胁、偏爱战争和禁运等;中美双方相互指责的领域是能源政策和环境问题。在这一阶段,光有政府参与是不够的,需要社会每一分子的参与。中美关系将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将世界从环境的灾难中拯救出来。
  骆永昆
  
  海盗兴起――索马里海盗的发展与变化
  
  高额赎金的诱惑、国家的贫困和无政府状态被认为是索马里海盗猖獗的主要因素,但有证据表明,索海盗与“青年党”等索马里伊斯兰反政府激进分子之间的利益瓜葛也是其壮大的主要诱因。索海盗与激进分子的合作是多方面的:首先,海盗为激进分子从海陆偷运武器;作为回报海盗则从中得到金钱和一部分武器;其次,激进分子为海盗提供保护伞和实战技能培训,提升海盗军事化程度;最后,海盗的赎金也通过缴纳保护费和培训费的方式流入激进分子手中。两者的合作导致的结果是:索海盗的反打击能力迅速提升;索国内武器泛滥;激进分子用到手的赃款加剧索国内军事冲突。而现行的国际反海盗措施作用仍旧有限,索马里加入海盗的志愿者远多于被捕者,为对付国际社会的海上联合打击,索海盗武器装备和训练水平不断得到提升,军事化程度已令人吃惊。如今海盗面临的真正挑战或许只有一种,即如果“青年党”违背海盗本意,强迫其加入到推翻临时政府的战争中,那两者合作则会分崩离析。 黎文涛
  
  推动情报系统改革
  
  美国的16个情报机构,如国家安全局、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等在历史上隶属不同部门。这一松散的情报体系可以应付冷战,但无法应对全球化和因特网带来的重大战略不确定和各种国家安全威胁。当今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和预算压力,要求美情报机构发挥最大效能。根据9.11委员会的建议,《2004年情报改革和防恐法案》建立了美国情报总监(DNI),赋予其在情报系统内建立信息共享、人员配备和安全标准及分配情报活动资金的权力,目的是打造一个单一的、网络化的情报体系。第一任DNI约翰・内格罗蓬特未能整合拉姆斯菲尔德领导的国防部情报系统,第二任DNI、退役海军中将迈克尔・麦康奈尔则发起了雄心勃勃的“500日计划”,有力推动了机构整合。奥巴马政府不需要重建一套新的组织系统,他应充分利用政府权威,温和而坚定地充分发掘DNI的授权、推动各情报单位拨款额的公开化、实现情报活动的“任务导向”管理等,进一步推动美国情报系统的改革。张文宗
  Medvedev
  梅德韦杰夫
  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1965年9月生于圣彼得保市,他当过俄民法领域教师,编写过多部法律教科书,又曾做过商人,2002年成为俄天然气工业公司董事委员会主席。作为普京的校友、同乡、共事多年的得力助于和忠实的拥护者,他与普京的密切关系众所周知:在先后担任总统办公厅主任、俄政府第一副总理后,受时任总统普京的大力支持,2008年3月梅德韦杰夫高票当选俄联邦第三任总统。尽管梅氏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普京的权威,但他反刘政府官员担任大公司董事会成员、强调司法改革的重要性并提倡进一步分离立法和执行部门,这些观点都与普京相左、由于支持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推动政府改革、努力改善俄人权状况和提高外交政策透明性,梅德书杰夫被看作俄自南主义代表。目前俄国内激增的通胀率、锐减的人口、失衡的经济结构是摆在梅氏面前的难题。而“强力集团”对政府和重要部门的控制才是列其真正的挑战。尚 月

推荐访问:创意
上一篇:埃伯斯塔特报告:战后美国安全体制的基石|warframe战甲实用排名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