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欧洲人讲西藏|欧洲人讲什么语言

来源:行政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到欧洲工作半年多,同政府官员、专家学者、媒体记者有不少工作上的交流,也结识了身边的邻居、工友、球友等普通百姓和几位来自欧洲各国的学生。这半年间,于公于私,和欧洲人的交谈中总少不了西藏这个话题。在国内就知道欧洲人看西藏与我们有很大差异,但身在欧洲同欧洲人谈西藏,更深切地感到双方看法差异很大。而且纠结着历史积淀、思维模式、价值取向、文化背景、社会观念、信息传播等其他深层次问题。
  在欧洲,真正到过西藏的人并不多,更别说熟悉西藏、了解西藏了。这半年多结识的欧洲人中,一百个里难得有一位去过西藏。也难怪,去年特殊情况不算,前年入藏外宾总共36.5万人次。其中那一部分欧洲游客散落到近5亿欧洲人中,算是凤毛麟角了。那么。在这些从未登上西藏高原的欧洲人心中,现实中的西藏是个啥样子呢?近九成的人很坦率地对我讲,没概念、不清楚。而且令我吃惊的是,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并不急于搞清楚。那么他们心目中总该对西藏有个印象吧,不少人不约而同地提到电影《在藏七年》、《小喇嘛》。在那两部美国影片中,看不到西藏农奴制下的贫穷和压迫,只有美丽的高原风景、风雅的贵族生活、西方男人同藏族女人的浪漫爱情,还有被脸谱化为凶神恶煞般的解放军将领。在说明西藏旧社会封建农奴制度的罪恶后,我问他们如何去了解今天的西藏,是否完全相信西方媒体的报道,特别是那些所谓中国军警“镇压”藏族僧侣的图像。有些人告诉我,他们知道媒体报道经常是片面的,有放大效应,但他们视野中看不到其他的信息。一位经营地方小媒体的老太太说。我喜欢中国,喜欢中国人,但你们政府是共产党,不可能善待宗教。所以指责中国政府总不会错。我说。中国政府尊重信仰自由,西藏有1700处宗教场所,信教僧众可以自由参与宗教活动,全中国有一亿多信仰各种宗教的人。听了这话。她不做声,过了片刻说。你可以把这点告诉更多的人。
  我同一位青年政府官员在闲谈时说起西藏,告诉她世界各国政府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连长期主张所谓“宗主权”说的英国政府近期也公开表态承认中国对西藏的主权。她眨眨眼说,作为政府官员。我会尊重这一立场。但你不觉得藏人的人权比你们中国的主权更重要吗?看我们欧洲,冷战后出现了多少新国家,27个国家还心甘情愿地把部分主权出让给欧盟组织。再说中国这么大,少一个西藏也没什么关系吧。我告诉她,中国人视主权和领土完整为最神圣的原则。历史上有很多仁人义士为捍卫祖国统一献出了生命。统一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心愿。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前提和保障。藏族同胞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我们56个民族在共同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她又眨眨眼说。可能欧洲和中国的情况不一样吧。她还告诉我,在她读过的书籍和材料中,中国人指的是汉人,西藏、新疆、蒙古都不算是中国,只不过这些地区近代以来成为中国政府管辖的领土。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我无意间走进市中心的一所教堂,抬头欣赏五彩斑斓的玻璃花窗。一位身材不高但颇为干练的中年人友好地向我打招呼,“中国人?”我高兴地答“是”。“功夫?”我笑了,说“抱歉,我不会”。“基督徒?”“不是。”“佛教徒?”在我稍稍被他的口音延迟的当儿。他紧蹋着问“达赖喇嘛?”我的心头猛地泛过一片阴云。这是几个月来又一次听到欧洲人把达赖当作佛教的化身。我每次都尽我所知所能解释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佛教的不同宗派和藏传佛教的沿革,试图让我的欧洲朋友们理解达赖喇嘛这一教职只是佛教这棵参天大树上的一个枝桠上的花朵,而十四世达赖喇嘛因为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已不再只是一个宗教人士。几位欧洲朋友说,在他们能够看懂的英、法文书籍中,传播佛教思想、传达人文关怀的只有达赖那几本小册子。电视上还经常能看到对他的采访。一位曾经来华出席有关宗教事务研讨会的学者说,中国的一位高僧在会上发言近半小时,他看到中国与会人士听得聚精会神、若有所得。而翻译耳机中的英文对他来讲是天书。他只能以佛教不是欧洲的文化传承来解嘲。教堂里那位中年人见我讲得有些激动。显然是为安抚我这个陌生的中国人,说“我知道西藏,西藏不会离开中国”。在我沉默那一晌,他补了一句,“可我喜欢听达赖讲故事”。
  我们苦难深重的国家。经历一个多世纪的曲折艰辛,才走上今天的和平发展道路。西藏在祖国的怀抱中生机勃勃,繁荣进步。但在欧洲,一个中国人要费上几小时、几天甚至几年的时间去说明、去解释、去引导。促使欧洲人理解中国人民的立场和感情。是什么使欧洲人对西藏问题形成今天的成见,是个别欧洲政客借着这些成见对中国无端施压?是无知,是偏见,是傲慢,是偏执?我想原因是复杂的,包括我开篇时提到的诸多因素。面对这样一种现实,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特别是有机会踏上欧洲的中国人,又当如何作为?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上一篇:父亲的书房|介绍父亲的书房英语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