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格里拉酒店 [非洲“香格里拉”的真实与谎言]

来源:学年自我鉴定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雄狮亚历克斯是纽约中央公园动物园的大明星,它和另外三个“铁哥们”――斑马马蒂、长颈鹿梅尔曼与河马格洛丽亚训练有素,各自的看家绝活儿即便只秀出一招半式,都会博得观众愉悦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保证它们三餐不愁,衣食无忧――然而,在向往原始而美丽的非洲大陆,渴望过上自由生活的斑马马蒂的“带领”下,四伙伴在一次不成功的“越狱”之后,被动物保护组织装进木板葙,送上前往非洲的货轮――这就是梦工厂在2005年推出的动画片力作《马达加斯加》的故事梗概,四个“纽约佬”最后踏上的那片沙滩,便是位于非洲东南角的马达加斯加岛。从那以后,这个世界第四大海岛就成了野性与浪漫的化身,成了非洲的“香格里拉”――然而,一个现实的马达加斯加岛,又是什么样呢?
  
  美丽而贫穷的地方
  
  从一个背包客的角度观察,马达加斯加的确是非洲的“香格里拉”。海岛由火山岩构成,风化后的红色土壤遍布全岛,让它有了“红岛”的美称。由于很早就与非洲大陆分离,马达加斯加拥有一些独特的物种,最著名的就是狐猴。资料介绍,全世界所有珍稀的狐猴品种,在岛上都能找到。虽然南纬20度线横贯全岛,岛内高原地区却能做到夏天不开空调,冬天还能飘雪。在沿海,则是迷人的热带风光,许多地方至今仍保持着原始状态,马达加斯加也由此被誉为“世界的尽头”、“非洲的澳大利亚”。
  一道莫桑比克海峡,让马达加斯的风土人情与非洲大陆迥然不同。岛上来自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商人随处可见,当地人的饮食习惯也明显带有南亚居民的特点,主食以大米为主而不是面包 这让马达加斯加和非洲大陆的关系,显得既近又远。
  养牛业,曾是马达加斯加的经济支柱,遍布全岛的牛群一度让该岛拥有“养牛王国”的美称。在鼎盛时期,马达加斯加每年向邻国出口数万头活牛,大量鲜牛肉远供西欧共同体。这样的辉煌,让牛在这个国家享有特殊的地位。国徽、钱币、童子军的军徽,甚至墓碑上都有牛的形象。公路两旁经常见到画着牛的标志牌。提醒大家行车小心,不要伤了路边的牛群;假如牛上了大街,无论行人还是车辆,都得给它让路。在马达加斯加。牛还是财富的象征,谁家拥有的牛越多,谁家就越富有,家人也越受人尊敬。在婚丧嫁娶中,乡亲们习惯以宰牛多少比较礼仪的豪华程度。
  然而,美丽的自然风光,独特的风土人情,没有把马达加斯加带上富裕的道路。由于政局动荡,政策失误,马达加斯加已经沦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贫富分化严重,基础设施落后。
  马达加斯加的政局在经历了从动荡到平稳的短暂安定之后,如今又走到大动荡的边缘。挑起动荡的两个主角,一个是总统马克・拉瓦卢马纳纳,另一个是首都塔那那利佛市市长、印刷传媒大王安德里・拉乔利纳。
  
  血腥而动荡的岛屿
  
  在当地人的眼里,59岁的总统拉瓦卢马纳纳和34岁的挑战者拉乔利纳虽然年纪上相差了25岁,却更像政治上的一对“克隆兄弟”,他们先富后贵,一先一后把马达加斯加带到改朝换代的边缘。
  1999年,拥有当地首屈一指的农产品加工企业蒂科公司的拉瓦卢马纳纳,通过竞选成功就任首都塔那那利佛市的市长,实现了由实业家到政治家的转变。2001年12月,他与前总统拉齐拉卡竞争总统并发生纠纷,国家随后陷入半瘫痪状态,长达六个月没有最高领导人,大小冲突不断,局势动荡不安。2002年4月,最高宪法法院裁决拉瓦卢马纳纳当选,拉齐拉卡远走法国(法国曾是马达加斯加的宗主国。拉齐拉卡任内采取亲法的外交政策)。2006年12月,拉瓦卢马纳纳在总统选举中以绝对优势再次获胜。马达加斯加重新归于平静。
  但2006年的大胜让拉瓦卢马纳纳变得有点飘飘然。尽管国家仍然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最不发达国家的名单。绝大多数居民每天生活费不到l美元,拉瓦卢马纳纳却一掷千金,花掉6000万美元从波音公司定购总统专机。去年,马达加斯加的米价和油价双双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通货膨胀率高达10%,居民购买力急剧缩水。一个常驻马达加斯加的西方外交官这样说:“假如说2006年以前,马达加斯加人对总统许下的革新诺言还抱有极大期待的话,那么到了2008年,他的所有许诺,都被一连串的经济和社会问题所淹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年前打着反对独裁旗号成功登顶的拉瓦卢马纳纳。慢慢也有了“独裁”的倾向。2007年4月,他修改宪法强化总统权力,“从那一刻开始,他在老百姓心中的份量,就变得越来越轻。”
  2008年11月20日,拉瓦卢马纳纳插手的一桩招商计划正式签约。根据这项计划,韩国大宇集团一家子公司将投资60亿美元在马达加斯加兴建生物燃料工厂。该计划占地130万公顷林地。在合同中,拉瓦卢马纳纳“慷慨”地许诺,该公司可免费获得土地99年租用权。这项计划,被当地人指责为出卖国家利益――明眼人看到。马达加斯加越来越像一个装满火药的木桶,只待投下一颗引燃它的火柴。
  当拉瓦卢马纳纳不再是马达加斯加人心中的偶像,年轻而富有活力的安德里・拉乔利纳,迅速成为国家新的政治明星。他和拉瓦卢马纳纳一样,以经营实业起家,拥有印刷厂和出版集团。同时经营广播和电视。去年12月,拉乔利纳由富到贵,成为首都的第一把手。完全重复着总统的老路。在市长任上,他处处取悦下层社会。创办政党“坚定的马达加斯加青年”(TGV)。为自己积蓄力量。
  2008年12月13日,点燃火药桶的火柴终于投下。当天,拉乔利纳麾下电视台在节目中插播了对流亡巴黎的前总统的一段访谈,随即遭到政府干预,政府以“危害公共安全”为由要求电视台停播。拉乔利纳强硬地表示,这个命令“带有浓厚的政治倾向”,政府蓄意已久。他随后向总统提出最后通牒。要求在2009年1月13日恢复电视台正常运转。
  1月17日,拉乔利纳在首都召集群众,公开抨击总统的各项政策。当天深夜,政府采取行动。封闭Viva TV的放送设施,通知拉乔利纳电视台转由政府接管。2月3日,拉乔利纳被总统解除市长职务――他和总统的矛盾,开始朝着不可调和的方向发展。
  2月7日是个周末(星期六),拉乔利纳在首都“5月13日广场”举行群众集会,宣布成立“过渡政府”,自封总统。下午1点45分左右,支持“过渡政府”的游行大军聚集在总统府外,开始与守卫部队紧张对峙。将近3点,守卫部队向人群开枪射击,大约2万名示威群众顿作鸟兽散。政府公告称,枪击事件造成28人死亡。200多人受伤。国防部长随即辞职。
  2月10日,塔那那利佛市大雨倾盆。拉乔利纳当着5000名集会群众指责现任总统“双手沾满同胞的鲜血”。他还任命了包括“总理”在内的四名“内阁成员”,表示还将“继续任命新的内阁成员”。与此同时,他向总统提交新的最后通牒,“要么由过渡政府接管政权,要么重新大选。”拉乔利纳最后号召市民“不要上街,工人不要去单位上班,学生不要去学校上学,把首都变成一座死城。”
  
  新冲突,也要六个月见底?
  
  流血事件爆发后,一直沉默的国际社会终于有所行动。2月13日,法国外交部国务秘书抵达毛里求斯,与印度洋委员会另外几个成员(法国因为法属留尼旺的关系,也是该委员会成员)――科摩罗、毛里求斯、塞舌尔和法属留尼旺的代表一起,组成国际调解团前往马达加斯加谋求“和平地解决争端”。与此同时,非洲联盟的调解特使也在马达加斯加忙碌着。
  开弓没有回头箭。更何况,虽然有点骑虎难下,拉乔利纳的政治胃口已经被吊起来了。马达加斯加传统的民间政治势力――教会组织。没有明确支持总统的意思;经常在政治动荡中扮演决定因素的军队,保持传统的中立立场。总统要求拉乔利纳放弃“过渡政府”,后者则坚持自己的要求:要么总统退位,要么重新大选――“让人民决定谁胜谁负”。诚然,马达加斯加宪法规定,不满40周岁的公民不得竞选总统,但是在这样的国家,宪法的伸缩度向来是非常大的。
  一个老谋深算,一个年轻气盛。两个人,拥有相似的政治经历,又拥有相似的鼓舞群众的能力。2001年,拉瓦卢马纳纳挥舞手中的《圣经》,把群众召集到自己身边,终于取代对手成为新的总统。如今,年轻的拉乔利纳走着他的老路,利用群众对现任总统的种种不满,试图取而代之。
  2月13日,国际调解团对外证实。经过连续多日的斡旋,马达加斯加政治对立双方已同意展开建设性对话。但种种迹象表明。两派立场依然迥异。2001年的动荡持续了六个月方见分晓,围绕拉瓦卢马纳纳和拉乔利纳展开的权力之争,看来还得僵持。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G20的“盛宴”|王的盛宴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