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谭莹对岭南诗派的贡献】 岭南诗派

来源:学习计划 发布时间:2019-04-10 点击:

  谭莹(1800-1871年),广东南海人。清道光二十四年举人。先后官化州训导,升琼州府、肇庆府教授加内阁中书衔。读书宏博,尤长于辞赋。并以此为阮元所赏识。后相继被聘为学海堂学长与粤秀、越华、端溪书院监院。晚年与陈澧齐名。著有《乐志堂文集》十八卷、《乐志堂文续集》二卷、《乐志堂诗集》十二卷。
  岭南诗派是在岭南诗歌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具有浓郁地域色彩的诗歌流派。它是一个整体的名称,包含了岭南不同时期的各个诗人集团及其代表人物。
  尽管最早标举“岭南诗派”一语的是明代诗学家胡应麟,但对岭南诗派的演变作系统评述的人却是近人汪辟疆。汪辟疆在《近代诗人与地域》一书中说
  岭南诗派,肇自曲江;昌黎、东坡,以流人习处是邦,流风余韵,久播岭表。宋元而后,沾溉靡穷。适于明清。邝露、陈恭尹、屈大均、梁佩兰、黎遽球诸家,先后继起,沉雄清丽,蔚为正声。迨王士稹告祭南海,推重独漉,屈大均流转江左。终老金陵,岭表诗人,与中原通气矣。乾嘉之问,黎简、冯敏昌、张维屏、宋湘、李黼平诗尤有名。李氏稍后,卓然名家。近代岭南派诗家,以南海朱次琦、康有为、嘉应黄遵宪、蕉岭邱逢甲为领袖而谭宗凌、潘飞声、丁惠康、梁启超、麦孟华、何藻翔、邓方羽翼之,若夏曾佑、蒋智由、谭嗣同、狄葆贤、吴士鉴,则以它籍与岭外师友相习而同其风会者也。
  作为岭南诗派的重要一员,谭莹一方面从岭南诗派诗歌中汲取艺术营养,另一方面也为岭南诗派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谭莹对岭南诗派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通过诗歌创作。丰富了岭南诗派的诗歌内容
  
  由于“幼耽吟咏,夙嗜讴歌”,谭莹一生创作了1700多首诗歌。从《乐志堂诗集》的收录情况看,谭莹的诗作内容广泛,体式多样。其诗大都缘事而发。现实内容十分丰富。
  谭莹诗歌的思想内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对岭南文化的书写。
  《岭南荔枝词》是谭莹诗中最为人熟知的诗篇。据《南海县志》记载
  (阮元)制府开学海堂于粤秀山,以经史课士,兼及诗赋。见莹所作《蒲涧修禊序》及《岭南荔枝词》百首,尤为激赏。白此文誉日噪,凡海内名流游粤者,无不慕与缔交矣。”
  《乐志堂诗集》中尽管只选录了《岭南荔枝词》中的60首。但从这60首诗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出岭南荔枝的种植、分类以及贸易等情况。
  如写增城荔枝的种植情况
  十里矶围筑稻田,田边博种荔枝先,凤卵龙丸多似谷,村村萧鼓庆丰年。
  再如写惠州荔枝的种类
  惠州丞相祠堂在,一树亭亭种已分。今日路人说名果,大将军与小将军。
  据作者诗后自注苏公食荔枝。引惠州太守东堂祠故相陈文惠公,堂下有公守植荔枝一株,郡人谓之将军树。郑熊《广中荔枝谱》有大将军与小将军二树。
  又如写人们对荔枝的喜爱
  风骨倾城爱乍逢,丹房绎膜一重重。琼浆未咽心先醉,不羡椰心酒百钟。
  《岭南荔枝词》完全可以当成史料来读,通过阅读。人们还可以了解与荔枝相关的一些典故传说和风俗民情。
  再如《元夜观灯》,
  儿童竟说鲤鱼灯,狮象鸾龙各像生,元日才过人日近,四牌楼畔已难行。
  该诗则写出当时广州元夜灯市盛况人日还没到。而广州城里早已是人挤人。
  除了描写岭南的名物特产和民俗风情外,谭莹还对岭南的独特景观也有多方面的展示。如《春日出北门偶憩田家漫赋》
  木棉漫山红,岭海得大观。岭北无此花,效颦良独难。
  嫩睛天气佳,酿熳不复寒。万山合一碧,碎剪流霞丹。
  十丈珊瑚枝,欲拂无钓竿。气格真英雄,伫望停驴鞍。
  自惭凡草木,兴感非无端。
  这首诗形象刻画出了广州木棉花盛开的壮观录象。
  除了去京城应举―段时间离开岭南以外,谭莹人生中大部分时间主要在岭南生活。正是因为对岭南的名物特产以及民俗风情有深刻的体悟,所以,他这方面诗歌才最有特色。
  其次,对时局和民生的关注。
  由于亲身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谭莹此时的诗作颇多悯时伤乱之叹。如《后战舰行》
  大角沙角两台破,莲花山中张酒坐。雕祺银甲列华筵,文犀翠羽通蛮货。
  国家承平二百年。重臣往往工筹边。失计胡为至割地,愚忠或者能回天。
  天语煌煌屑主抚,岭外重开都护府。弩牌矛穴顿成灰。欠舰风船急于雨。
  登陴老将独横戈,滚滚涛声鬼哭多。食兵未足追言信,诚守綦难第议和。
  犬牙相锴华夷界,楼撸萍飘总催败。回帆此地已难言。铸炮伊谁偏自坏。
  军门一死作鬼熊,长驱直与胖舸通。更元铁锁拦江黑,胜有金幡照海红。
  虎门重镇原无惧。碎身果足酬恩遇。横挑边衅究何人?局外旁观论召募。
  此诗一方面热情歌颂了以关天培为代表的爱国将士,另一方面对那些主张割地求和的投降派予以尖锐的讽刺。
  再如《二月甘一日泊花埭》
  无数征帆落照斜,仓皇避寇备移家。烽烟早决从三载,寿日谁还醉百花。
  天下隆平惊厝火,人生聚散感抟沙。广州原极繁华地,忍见衰鸿遗水涯。
  作者在诗中通过对广州战乱景象的描写,表达了对侵略战争的厌恶之情,诗心一片苍凉。
  同类题材的诗歌述有《缴阿芙蓉诗》、《书事四首》、《战舰行》、《闻警三首》、《辛丑二月书感六首》、《舟中示孝儿二首》等。
  由于传统儒家思想的影响,谭莹对民生的疾苦也十分关注。如《无题》
  鸩媒从古误婵娟,冰簟银床泪泫然。翦彩为花开度度,卖珠易米记年年。
  屡同邻女分余火。怨向黄姑索聘钱。键户永辞诸姊妹,湔希门草忆从前。
  此诗通过对出嫁女子因误听媒妁之官而过上贫穷生活的细致描写,深刻控诉了封建社会鸠媒误人的婚姻制度。
  谭莹这类忧国忧民的诗歌,与清初著名诗人吴伟业的史诗庶几近之。
  再次。对心中苦闷的抒发。
  在谭莹诗集中,有不少写心中苦闷和人生感悟的诗歌。如《求官四首》其一
  獐头鼠目也求官,消息惊闻胆亦寒。原忝故人宜倒屣,是何年少备弹冠。兵机失纵防千虑,时局非谁策万难。忠愤岂真元一二,府中趋谒泪偷弹。
  此诗对当时官场上的黑暗予以深刻的揭露,忠愤之情溢于言表。
  再如《闲吟四首》
  一春冷雨复妻风,岁岁眷愁迥不同。补屋牵萝伤窈窕,闭门种菜误英雄。百年梦觉晨钟里,万虑消融卯酒中。不到小因知几日,露桃花放浅深红。
  风涛峨蝓似曾经,人海虚舟许暂停。狂未敢希聊学狷,醉酒难独况当醒。谋生易使英豪困,荣母端须笔观灵。键户著书何日事,素交能者亦晨星。
  休论成佛与生天,梦作邯郸也夙缘。象板银筝疑隔世,强环团扇又中年。
  短衣射虎偏闲甚。长铗思鱼亦枉然。奢望草堂赀早办,款门渐富鬻文钱。
  旧游消息半京华,架几芦藤处士家。妇未解吟烦先研,儿才学语报呼萘。
  危机乍度锸如戟。世味原知薄似纱。九十韶华抛掷易,羡人奔走阕风沙。
  这组诗主要抒发了自己怀才不遇、壮志难 酬的忧愤。
  谭莹的176首论词绝旬。也是广为人所关注。对于这些《论词绝旬》,学者们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如钟贤培先生认为“《论词绝旬又三十首》(专论岭南人),论及岭南词人30余人,保留了不少岭南词坛的史料,对研究岭南词的变化,很有学术价值。”谢永芳也谓“谭莹的《论词绝句》代表了整个清代论词绝旬的学术水准。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数量庞大。其首要的价值在于,通过采取总论、分论、专论和附论等多种论述形式相结合的方式,成功地将显明的历史意识和初步的系统性灌注其中,使这种词学批评形式具备了一定的理论品格。”
  除了以上内容外,谭莹还有不少咏史及乐府诗,限于篇幅,不再赘述。
  正是因为自己喜好“吟咏”,再加上后来“结习难除”。谭莹创作了大量诗歌。其独具特色的诗歌,无疑丰富了岭南诗派的诗歌内容。
  
  二、通过书籍刊印。保存了岭南诗派的珍贵史料
  
  谭莹一生最为著名者是他帮助好友伍崇曜整理乡邦文献,刊刻孤本秘籍。
  据《南海县志》记载
  (莹)有功艺林,尤在刊刻秘籍巨缟洎粤中先正遗书一事。柳,粤省虽号富饶,而藏书家鲍少,坊间所售止学馆所诵习洎科场应用之书,此外无从购买。自阮元以朴学课士,经史子集渐见流通,而本省板刻无多。其他处贩运来者价值倍昂,寒士艰于储蓄。莹与方伯伍崇曜世交。知其家富于赞而性耽风雅,每得秘本巨帙,劝之校勘开雕。其关于本省文献者有《岭南遗书》六十二种,《粤东十三家集》各种,《楚庭耆旧遗诗》七十二卷,此外,有《粤雅堂丛书》一百八十种,王象之《舆地纪胜》二百卷,莹皆为缟玎而助威之。俾遗宝碎金,不至淹没,而后起有好学深思之士,亦得窥见先进典型,其宏益非浅鲜也。
  在谭莹编纂的这些地方文献中,与岭南诗派明显有关的有《楚庭耆旧遗诗》和《粤十三家集》,另外,《岭南遗书》也牵涉到一些岭南诗派诗人的诗歌。
  《楚庭耆旧遗诗》分前集、后集与续集三部分,其中前集包括二十一卷、后集二十一卷、续集三十二卷,共七十四卷。《楚庭耆旧遗诗》涉及到的清代岭南诗人共有七十位,这些诗人均生活在乾嘉道时期。其中有部分诗人还是谭莹的好友。除谭敬昭、宋湘、李黼平等少数诗人在全国有影响以外,《楚庭耆旧遗诗》中大部分诗人均默默无闻,影响仅局限于岭南。为了能很好地保存这些诗人的资料。谭莹在编纂的过程中主要做了以下两方面的工作
  第一,搜寻、传抄、校勘相关诗人作品。
  在《楚庭耆旧遗诗序》中,谭莹说
  文章公器,宜穷达而靡遗。岭海人才,庆遭逢而辈出,理原合辙,艺擅额门,玲珑其声,波澜莫二,并当甄录,俾益流闻者也。爰与学博露钞雪纂,好写留真。或称昆弟之交。或属丈人之行,或执业所曾事,或闻声辄相思,或望重纪群。或姻联秦晋,稗残补缺,刈楚芟芜。或与古雏新,或当今无辈,或精思能至,或偏嗜所存,得前后集备若干卷,署曰《楚庭耆旧遗诗》。
  从这段序言,我们可以看出谭莹在传抄、校勘过程中的艰辛程度。
  谭莹后又在《楚庭耆旧遗诗续集序》中。对这种情况作了进一步说明
  或业付琬镌,或方虞炱朽,或收从良友,或索自后人。或断楮零缣,或盈帙满笥,或应接不暇,或去留各难。义例已见于前书,遍纂无劳于复赘。或卢殷言后事,并寄新诗;或杜牧梦遇咎征。欲焚胜稿。桓谭新论,何须班固之续成。向秀旧注,尚虞郭象之窃取。苏端明之建痰,死屡出于误传。减文仲之立言,殁均期其不朽。自癸卯以迄今,复得若干集而付梓焉。
  由于谭莹整理,这些诗人的作品才得以流传下来。这些书籍也成为研究岭南诗派必不可少的文献资料。
  第二,增补与诗人相关的资料。
  为了便于人们了解这些诗人,谭莹在每位诗人作品前均附有诗人简介以及诗评家对他们的评价。
  如对诗人潘定桂的介绍
  潘定桂,字乎骏,一字骏坡,番禺人。诸生,钧石子,著宥《三十六村草堂诗钞》。
  陈仲卿云骏坡诗源出李苏.而泛滥于诚斋,风发飚举,凌万一世。
  谭玉生云骏坡尊人钧石,以艳体诗得名,踱坡有句云“无恨能作,明月有情终。”恐隔银河亦可味。
  《茶村诗话》骏坡家世饶益,幼负异才。年三十竞卒,艺林多惋惜之。然句如“文能鲍代关时命,交到中年半死生。悬知诸葛为名士,争说林宗是党人。才华太露终为累,忧患无端祗自伤。杜陵漫作吞声哭。彭泽能为委运吟。重阳巳废茱萸酒,寒露须裁吉贝彩。”所谓忧能伤人,此子不得复水年者也。固知少年人作衰飒语。终非吉兆。
  通过这些的材料增补,我们对清乾嘉道时期的岭南诗歌就会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粤十三家集》刊刻于道光二十年,共一百八十二卷。其中涉及到的岭南诗人有宋代的李昴英、区仕衡、赵必、明代的李时行、区大相、黎民表、陈子壮、黎遂球、陈子升。清代的梁佩兰、王隼、易宏、方殿元,这十三家诗文集都是有影响的作品。在《重刻粤十三家集序》中,谭莹首先对岭南文学包括岭南诗歌的发展状况作了较为系统的介绍。然后交代了《粤十三家集》是自己用心搜录,或借、或钞、或买而得。最后则点出此书的编纂刊印花费了很多心血。
  在《粤十三家集》中;谭莹撰写了十一篇跋语,介绍了作者生平、书籍来源、版本和校勘概况。这些跋语,每道一物,说一事,莫不循流溯源,推究始终,给读者带来很大便利。
  《岭南遗书》刊于清道光同治年间。是编所收大部分为岭南先贤的学术著作,全书共分六集,总五十九种三百四十八卷。计唐代一种,宋代三种,明代十八种,其余均为清代著述。《岭南遗书》涉及到的岭南诗歌,主要包括宋代崔与之的诗歌,清代黄子高撰的《粤诗蔸逸》四卷、清代罗.元焕撰的《粤台征雅录》一卷。除此之外,《岭南遗书》还涉及到一些岭南人撰写的诗歌评论著作,如清劳孝舆的《春秋诗话》等。由于《岭南遗书》的整理情况大体与上面两部丛书相同,故不复赘述。
  由上观之,正因为有谭莹这样一位难得的学问家兼校勘家的全面负责和大力相助,所以伍崇曜辑刻的《楚雇耆旧遗诗》、《粤十三家集》与《岭南遗书》筹书,错误、舛讹、脱落极少,质量颇高。
  
  三、通过诗歌评论.充实了岭南诗派的诗歌理论
  
  除了创作大量诗歌以外.谭莹还撰写了一些诗歌评论。这些诗歌评论,除在《楚庭耆旧遗诗》和他为别人写的―些诗序中有较为集中的呈现外,其余主要散见于他的部分诗歌。
  综合《楚庭耆旧遗诗》以及他给人写的一些诗序中的言论,谭莹的诗歌评论,主要涉及以下几方面的内容
  第一,补充与诗人有关的资料。如在《楚庭耆旧遗诗》中评价诗人吴英坤时,
  谭莹说
  吴雁山孝廉,著《岭南荔枝谱》,余曾为序之。郑梦生舍人为刻其文集、笔记二种,拟并刻焉,而迄今未见。又《岭南荔枝词》自注与集中《东坡亭记》谓苏公徙昌化军时,取道鹤山。古劳都石螺冈,而于集无考。然公之能感人与乡 人之不忘公者,则重可思矣。亦纪东坡遗事者。所当知也。又云岁丙戌,顺德龙山乡诗社以宋子京《红烛修史图》命题,延孝廉与潘小装比部、徐铁孙大令,糊名评定甲乙。余落句云,不知雾鬓烟鬟队。谁是亲呼小宋名。孝廉击节,自谓忍俊不禁,逢人辄道之。亦见老成人风趣。诗今不存,附识于此。
  再如,在评价诗人赵均诗歌时,谭莹说
  平坦广文,干济之才,处脂膏而不润。粤东贡院号舍、学使署考棚暨广州郡学、孝弟祠、仰高碉、粤秀山学海堂、文澜阁皆其所营建。连令廿余年,巩固狁昔,缙绅章逢交颂焉。学海堂碑镌日“赵博士监造”者,即其人。千百世后,倘有如张琼之于汉,杨议郎南雪者耶。诗兴到笔随。盈帙满笥,惜未经研炼耳。然如“风度楼云每逢除,宰相犹复忆先生”。却有渐近自然之致。
  此段评语,一方面对赵均在营建一些地方文化建筑的功劳作了补充,另一方面点出了赵均诗歌的不足和值得肯定的地方
  第二,指出诗人的诗歌渊源。
  如在《楚庭耆旧遗诗》中,谭莹评价颜时普的诗歌时说
  常博诗雅近香山、东坡,俯拾即是。
  再如,在评价伍有庸诗歌时,谭莹说
  古近体宗法大苏,而于苑石湖、扬憾斋尤近。五言如“相看形迹外,弥羡性情真”。七言如“壮心九已随流水,老眼犹能看远山。”“呈书亦可成燕说,晋用何妨鼹楚材。”“舟来得句诚余事,饮者留名又几人。”“古书有味随心悟,旧稿须存信手删。”“握手同倾一棒酒,回肠怕听五更钟。”“露下花枝寒带温,风微树耪寂无声。”亦自斐然,正不必恪守碧玉者人风范。
  这些评语,既指出伍有庸的诗歌受苏轼、范成大及杨万里等人影响,同时又对其诗歌的创新予以肯定。
  第三,选取诗中的佳句进行评析。如评谢兰生诗歌时。谭莹说
  里甫先生,少时暂刺师事大苏小印。渊源窬自,故所作古近体诗。表气磅礴,老篙纷披,不屑黼章饰句,然五言如《即事感怀》云“凰床鸣欺叶,雨槛堕空花。”《集浮石山房饮桶》云“佛亦称无量。臣今偶一中。”七言如《游罗浮不果》云风流最喜看花到,辛苦何辞卖药行。示云岩僧人惺无,云重装金碧岩前。《制不定阴晴海外天东方朔》云四十万言成学问,三千余岁作春秋。《虞仲翔祠庆成》云佛门未辟生天早。华表归来阅世多。,《冶眷再和南山》云一区得号藏眷坞,出世何妨大布衣。《鲔碧楼看牡丹》云・醒酒最宣文字饮,艳装何与老年人。《和南山韵》云且了连朝书画债。何妨闰月米薪添。则又探喉以出天然凑泊,不可思议。置之《陈简斋集》中,殆未易优劣。
  第四,评价诗人的诗歌特色及其在诗史中的地位。如谭莹在《郑棉舟诗序》中,对诗人郑菜诗歌特色有如此评价
  始得,尽读其《海天楼诗钞》四卷,鲸铿螯吼,渊泻岳峙。导滑于汉魏六朝之远,和声于开天一代之隆。不作砌闻之吟,不为篱下之寄。淝水之役,草木皆兵。昆阳一战,雷雨互作。鸟获举鼎,无以俪其勇也,宜僚弄丸,光以齐其巧也。下至蔷薇勺药之句,蝴蝶鸳鸯之制,类皆银跃金呜,言泉文律,方诧独成于心,谁谓借书于手。
  再如,在《偶检阅架上明人诗漫赋》组诗中。除提及南园十先生外,谭莹还特别提到另外三位岭南诗人。如组诗中的第九首:
  十先生后各称尊,七子诗坛有定论。海目笃生瑶石在,两雄端足振南园。
  据谭莹诗中自注,此诗评价的两位岭南诗人分别是区大相和黎民表。在本诗中,谭莹对区大相和黎民表的诗歌成就给以极高的评价,并认为他们两人足以能承担起振兴南园诗社的重任。
  在该组诗中的第十四首中,谭莹提到明末清初著名诗人屈大均
  离骚哀怨阅千眷,香祖园中得替人。三百年来谁抗手,岭南复有屈灵均。
  谭莹认为屈大均因承继了屈原“哀怨”传统。故其诗歌在整个明代几乎无人能及。
  又如,在《张南山师六十双寿序》中,谭莹对张维屏的诗歌,有如下评价
  心源实契乎老杜,体格兼仿乎遗山,小雅变声离骚遗韵。怀仙诸作,吴梅村且逊其清英也,咏史诸篇,李文《乐志堂诗集》正亦输其藻拔也。求之当代,直新城秀水之间。限以岭南,亦湛若简民而上。
  谭莹这种评价。总体上讲是恰当的。
  总之,谭莹的诗歌评论涉及的内容比较多,评点也有自己的特色。他的这些诗歌评论,无疑对岭南诗派的诗歌理论起了充实作用。
  
  四、通过人才培养。壮大了岭南诗派的创作队伍
  
  尽管卓有文誉,但谭莹一生“淡于荣名,于进取不甚在意。”中举后,自此惟安居教职。
  由于多年从事教育工作,谭莹十分注重岭南诗派人才的培养。他主要运用以下三种方式去培养岭南诗歌人才
  1 通过书院教育培养人才
  清代著名学者阮元在广东创办学海堂课士,谭莹和侯康、仪克中、熊景星、黄子高等被聘为学长。学海堂主要倡导经诂朴学的教学和研究,但它的文学教学活动同样也很活跃,同样卓有成就。学海堂的诗歌教学,多用古体,且涉猎经史。
  为了交流学习心得,学海堂每年还举办各种聚会。每年正月二十日是阮元的生日。书院举行团拜。每年七月五日是汉代经学家郑玄的生日,书院举行祭礼仪式。其他如中秋月圆、重阳菊开、冬梅报春之时,也都是书院的雅集时间。
  谭莹就很重视利用书院这种雅集活动来培养诗歌方面的人才。据《学海堂集》《学海堂二集》《学海堂三集》及《学海堂四集》收录诗歌情况看,谭莹是学海堂组织的各种师生唱和活动的积极分子。他许多诗歌就是作于这一时期。
  除担任学海堂学长以外,谭莹还先后任过广东粤秀、越华、端溪书院的监院。
  在担任肇庆、曲江府教授期间。谭莹先后撰写了《论端溪书院人士牒》
  与《论曲江人士牒》,来教育当地人士。如《论端溪书院人士牒》
  昔宣尼设教,首日文。颜氏约礼,先言博学、问思、辨藉,以行兴观群怨,要於多识。我阮文速师督粤时,特设学海堂季课。其群材之渊薮,多士之津梁矣。仆忝同校艺,愧未通经。顾昔曾掇肇府教官,今复监端溪讲院,仍滥师儒之职,殆深香火之缘。敢僭论文,共期嗜学尔。端州人士,或文章司命,或风雅总持,或书读等身。或业勤烨掌,自宣卿耀第巍然,弁冕于群英。况大府抡才直遍,纲罗于五管。复有盟心至契,早已刮目相看。矧经山长之琢磨。奚俟衙官之激劝。独是前因未昧,结习难忘。敢言老马之知逢,快棍巨鳞之纵壑。窃愿发出山堂题纸,自院内董童,以至闺属、举贡、生童等暨侨寓诸贤,务期多作,交到院内,汇寄省垣.金同评阅。其有名言奥义、巨制鸿篇,固备蒙相长之赍,薨转获多师之益。即有锦犹学,制弦待更张。既往牒之频繁,即曩墒之渐熟。酌蠢原难以测海,覆蒉殆可以成山。敢希韩愈之抗颜,莫怪丰干之饶舌。嗟嗟十年重到。敌我依然一事不知,儒者深耻。王思远有言“人多工於谋人,而拙于自谍”。仆之谓矣。第餍广文之饭,独气司业之钱,仍稍蝎其涓埃,俾共钦乎山斗。我言如赘,尔学弥增,无违特谕。
  尽管这篇文章主要强调学习的重要性,但 从中也可以看出,由于阮元的影响,谭莹在端溪书院采用的教学方式,与学海堂基本一样。
  谭莹后来出任化州训导,而且“居化州任最久”。尽管“化州人朴鲁无文,居此官者多厌贱意。莹仍谆谆引导,欲迪以诗书。”
  正是因为谭莹“委管学海堂学长,粤秀、越华、端溪书院监院数十年”。所以才会有“后进诗文可造者,誉之不去口。”
  2 通过结社等活动培养人才
  为了培育诗歌人才,谭莹多次积极组织结社活动。为了配合这样活动,谭莹先后撰写《约同人重结浮邱社启》等文。
  在《约同人重结浮邱社启》中,谭莹首先提到粤人有称诗结社的习惯
  雏粤人夙喜称诗。迄明代群思结社。孙典籍则南因启秀,陈宗伯则东奉继声。诃子林中巾瓶,并参净契;芝兰湖畔簪椐,弥艳香名。以迄沈奇玉
  之越峤吐华,汪白岸则汾江摘藻,殆难更仆,时有瞽人。
  接着,谭莹针对浮邱寺“山海沧桑”的情况。提出
  某等佞佛无心,述禅有愿。或半生来到。或卅载重经,话煨芋之因缘,问种桃之阅历。竭来城市。宛到山林,寄托文章,舍呈仙佛。窃拟传笺逆约,裁酒频过.缅遗迹之依稀,叹余风之泯灭。冀神交之可耗,期诗教之再兴。
  在道光初年,谭莹“又尝偕同邑熊景星、徐良琛,汉军徐荣,顺德梁梅、邓泰。番禺郑菜等结亩园吟社”
  在西园吟社组织的六次集会活动中,谭莹共创作了诗歌75首。其中,西园吟社第一集的主题是用乐府题作唐体,谭莹创作了36首诗歌。第二集的主题是咏扇五绝,谭莹创作了15首诗歌。第三集的主题是珠江秋橇,谭莹创作了4首诗歌。第四集的主题是秋草,谭莹创作了8首诗歌。第五集的主题是黄叶,谭莹创作了4首诗歌。第六集的主题是消寒,谭莹创作了8首诗歌。
  通过诗社中相互交流切磋,谭莹和其他诗人的诗歌创作水平均得到提高。
  3 通过家庭教育培养人才
  为了让自己的子女成才,谭莹对他们的要求非常严格。据《清史稿》记载
  (宗浚)初举于乡,齿尚少,莹课令读书十年。乃许出仕。
  另外,谭宗浚也在《止庵笔语》中提道
  余少承教授公训,闭门潜心经史。惟会试前一年,专课举业,经史则暂柬阔不观。
  尽管在这里,谭宗浚没有提到谭莹对自己诗歌方面的培养,但从他的诗歌风格与谭莹非常接近这一点看,谭莹平时对他诗歌方面的训练也应该是十分严格的。
  正是有谭莹的严格督促,谭宗浚后来才能成为近代岭南诗派的中坚力量。
  可以这么说,通过教育与结社等方面的活动,谭莹为岭南诗派的发展培养了大量人才。
  综上所述,谭莹对岭南诗派的发展确实作出了突出贡献。通过对谭莹与岭南诗派这种关系的把握,我们完全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认识谭莹,从而对谭莹在岭南诗派中的地位作出正确评价。

推荐访问:人民性 人民性 人民性
上一篇:[文学史的难度]中国文学史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