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无法从国企分利?|中利集团是国企吗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8-12-14 点击:

  对制度资源的垄断必然导致市场被垄断。这种社会结构既不是资本主义的。也不是社会主义的。      最近,邻国蒙古开始国企分红,而且是向全体公民分红。蒙古国政府决定,将战略大矿塔温陶勒盖煤矿的股份,分红给近280万本国公民,每人分得536股股票红利。
  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在履行自己的承诺,让国家矿产资源收益惠及每位公民。
  相比之下,我们这个改革开放了这么多年、要让改革成果惠及全体百姓的口号叫得震天响的国度,应该感到汗颜。2010年,我国国企实现利润近2万亿――高达19870.6亿元,同比增长37.9%,其中化工、电力等行业利润增长超过1倍。这是财政部年初发布的数据,可见国企利润多么可观。
  近2万亿利润,上缴红利却仅仅440亿,九牛一毛也。另外在股权比例不公开的情况下,可能相当大一部分蛋糕被海外资本方切走。即便只上缴很少一部分利润,也无“下发”,你想让每位国民都能分一杯羹,那显然是头枕稻草在做黄梁一梦。
  “肉烂在自家锅里,尿撒在自己田上。”
  国企红利,体内循环;权贵结合,权力自肥。国企员工享有高额工资、奖金和福利,从而不断加剧收入分配差距;国企财大气粗大举扩张产能扩张资本,以此不断挤压民间资本发展空间。这就是我们板上钉钉的现实。
  资源配置能力差,投入产出效率低,这是国企的普遍现象,可是因为有垄断给罩着,央企来钱如流水;更因缺乏有效监管,央企花钱如水流。这背后,有着一系列垄断保护,孽生了生产与分配的双重自肥。
  首先是制度资源的权力化垄断。
  国企高管皆高官,在领导干部序列里本来就是打通使用的,一会儿是部级党政领导,一会儿是大型国企高管。像曾任中石化董事长、挥霍成性、受贿近2亿而被判死缓的陈同海,更是权贵出身。制度资源的权力化垄断,从根本上强化了国企的垄断地位,堵塞了民企“染指”垄断行业之路。
  然后是自然资源的寡头化垄断。地上的土地资源被垄断,地下的石油煤炭资源也被垄断,而且越来越寡头化。即使名义上是国企,其实最大利益也是被管理层及其关联者掌控的,权力自肥犹如石油滚滚而出。
  第三是市场资源的行政化垄断。电网被垄断,电信也被垄断,行政化力量独霸市场。由于政企不分,穷庙也出富和尚,别说现在这富得流油的大庙了。垄断滋生腐败,绝对的垄断绝对滋生腐败。
  国有企业,本质是国民企业,它是属于全体国民的。可现在,因为体制制度的原因,大抵已属于既得利益集团的了,他们已固若金汤,绝不会通过自身改革放弃既得利益和将得利益。这就是改革艰难的缘由。
  行政化、权力化的垄断,稍有不慎将带来危险的结果――权贵资本主义,而不是社会主义,更不是传统意义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是讲公平公正的,权贵资本主义则没有公平公正可言;正宗的资本主义是讲机会平等、资源优化配置的,权贵资本主义与此无关。这跟德国大思想家、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所言的资本主义精神更是格格不入。
  资本主义的兴起,不仅仅是一个经济和政治制度的综合体,还有着特殊的精神风格和文化意义,它的特征处处和基督新教的伦理态度相互呼应。
  韦伯说:“一个人对天职负有责任,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社会伦理中最具代表性的东西,而且在某种意义上说,它是资产阶级文化的根本基础。”而新教的人世、制欲(禁欲)伦理,为资本主义企业家提供了一种心理驱动力和道德能量,成为现代理性资本主义兴起的精神动力。
  而权贵资本主义却把垄断霸占看成是“天职”――这倒是与韦伯在《儒教与道教》一书中所批判的“家产官僚制”一脉相承。

推荐访问:分利 国企
上一篇:【中国式智库】 中国智库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