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现任天皇 日本:向“天皇国家主义”倾斜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小泉政权自2001年4月执政以来,在“日美军事同盟”机制下,否定日本由于战败而必须遵守的一系列国内国际法规和制度,不断突破二战后形成的对日本进行约束的各种内外政治、军事和文化限制。这一切,已经构成对东亚和平秩序的重大威胁,成为对全球战略稳定的一种“区域性”挑战。
  
  构建应对中国的“网络”
  
  在试图牵制中国方面,小泉政府认识上的一致性比任何一届政府都高,该政府采取了积极而强硬的对华政策。
  
  虽然小泉曾多次表态说,中国不是“威胁”,但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小泉言论的真正含意却是“中国还不够资格成为日本的‘威胁’”,换言之,中国还只是一个人口大国。小泉内心深处的“中国观”乃是对中国的“战略藐视”。
  且看事实:小泉在他2003年11月主持写成的《21世纪日本外交基本战略》报告中指出:中国军事力量从中长期看对日本构成“严重威胁”;要以“日韩为中心”,与美国相连接,再向东南亚和大洋洲伸展,形成一个应对中国的“网络”;还要加强“同加、澳协调”,以此达到制衡中国实力之目的。
  时隔两年后,日本又伙同美国坚持将“来自中国、朝鲜的威胁”等内容写进新的“日美安保联合宣言”中。接着,日本外相、防卫厅长官双双向美国表示把确保“亚太安全”作为日美针对中国的“共同战略目标”,并共同努力“阻止中国对台湾动武”。2005年8月1日,获得日本内阁批准的《2005年防卫白皮书》强调,要警惕中国的核武器、导弹和海空军力量的现代化发展。为提高对东海的监视侦察能力,日本计划在今后七年斥资3500亿日元(约合30亿美元)更新舰队。届时,日本舰队可在中日两国有主权争议的东海油气田及附近海域24小时进行巡弋。
  
  防卫重心向台海区域转移
  
  前不久,美日又联合演练了“航母保卫战”、预警机空中警戒及驱逐舰两翼协防行动。演练逼近中国东大门,目的是“令中国有所顾忌”。日本还将航空总司令部转移到设有美军司令部的横田基地。日本自卫队在美军支持下,目前正在建立六道防线遏制中国。东海是第一道屏障;台海是第二道防线;从琉球的先岛群岛沿着台湾附近海域向南到菲律宾海域以及冲之鸟礁(日本称“冲之鸟岛”),形成第三、四道防线,以防中国深入太平洋腹地;第五、六道防线便是控制马六甲地区,以扼制中国与外界交往,同时封锁中国的“海上能源生命线”。这些举措,清楚地勾画出日本在东亚地区的战略指导思想是由“近海防御”变成“远洋防御”。海上自卫队实力经过扩充后,也将变成除美国之外最强大的海上霸主。
  台湾问题本是中国的内政,与日本无关。可是,日本鹰派政客如今仍然鼓噪“台湾是日本赖以生存的生命线”。日本防卫厅实际上已调整兵力部署,防卫重心向靠近台湾地区的西南诸岛转移。
  
  为什么日本对台湾问题如此敏感?为什么日本视台湾为“日本赖以生存的生命线”?为什么日本要坚持染指台湾的方针?这里有着从日本的所谓“国益”出发绝对不能放弃台湾的缘由。从历史看:日本在台湾51年的殖民政策,第一步是变台湾为日本的经济附庸;第二步是使台湾经济走上军事工业化道路。从现实看:“周边事态”、“TMD”及李登辉访日等,都与“台独”有着直接的关系。日本现政权的最终目的就是使中国永久处于分裂状态。日本现任参议院议长、前观光交通大臣扇千景曾直言不讳地说,台湾对日本而言利害攸关。钓鱼岛(日称尖阁列岛)、东海油气田等均位于其周边海域。另外,日本约有70%的油轮、船只路经马六甲区域及台湾海峡。
  笔者在东京时曾看过一家电视台主持的由日本右翼急先锋石原慎太郎与一名美国学者进行“政治对谈”的节目。石原慎太郎毫不掩饰地说,在台湾附近海域美日潜艇每天24小时不停地监视着中国大陆甚至西北内地中国导弹部队的行踪。新年伊始,日本陆海空三军自卫队退役将领在“台湾独立建国联盟”日本本部主办的一次纪念会上宣称:“与中国的东海争议并非资源问题,而是主权和战略问题”、“美国不会坐视中国犯台,日本也不会袖手不管”。并强调:“台湾要更新装备以维护制空权和制海权;必须固守金门、马祖和澎湖。”防卫厅高官最近又公开宣称:为强化西南地区防卫,自卫队拟在2008年前将冲绳那霸空军基地的F-4“鬼怪”式战机换成更为先进的F-15“鹰”式战机。
  
  修改历史、修改宪法
  
  近年来,日本的“极端民族主义”、“国家中心主义”思潮日益膨胀,国家的战略决策正向着“天皇国家主义”倾斜。现在的日本社会不断发生复旧、倒退现象,一步步回落到“战前帝国有利于战争的政策法规”上。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积极鼓吹“修宪”,从修改“教育基本法”入手,使国民彻底与“战后日本诀别”,并且强调“战前历史、传统和责任的概念”。中曾根称:“只要没有完成‘修宪’,就没有为自卫队‘正名’”。
  出于对中日间可能会出现“经凉”现象的担忧,一些日本经贸界人士向小泉进言,希望其今后不要再参拜靖国神社。就此,官房长官安倍晋三训斥道:不能只为了经商的赢利而否定参拜靖国神社,这样会丧失国家的“根本”。安倍还坚称:“重要的是,不仅是下一届政府首脑,还有再下一届政府首脑都要继承小泉首相(参拜)的意志。”
  按安倍晋三的话说,即使小泉首相停止了参拜,也不敢保证中方会改变对日态度,因为中日间还存在其他诸多问题。安倍的逻辑是解决靖国神社问题后,中国还会在其他悬案上得寸进尺。这些鹰派政客的蛮干和猖獗,在客观上大大助长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气焰。一些右翼媒体和宗教社团如今依然认为那场战争是“解放亚洲的战争”、“自存自卫的战争”。一言以蔽之,他们根本没有忠于史实的“判断基准”;既无“道义上的负疚感”,也毫无对于“结果的责任心”。日本右翼执政者这样做,一方面,是为推卸由于执意参拜靖国神社而导致中日关系恶化的严重责任;另一方面,是没有把中日关系置于正确的轨道上。
  新近发表的《战后60年国会决议案》,更是比十年前村山富市首相就历史问题的讲话主旨大步后退。该案不再提及“侵略行为”、“殖民统治”,反倒把日本描绘成战争受害者,强调自己是惟一的核武器受害国。日本政坛及右翼媒体还提出将在今后的行动中以此“决议案”为范本,凡涉及中日关系及历史认识问题时,均要遵循这一新的“集体纲领的约束”。这是非常值得人们关注的新动向。
  日本右翼政客的这些做法与明治时代鼓吹侵略扩张政策的福泽谕吉如出一辙。福泽谕吉是明治时代“天皇国家主义”的代表人物,他视中国人为“乞食流民”,污辱朝鲜人“无异于牛马猪犬”。然而1988年,日本发行的一万日元(币值最高)纸币却印上了福泽谕吉的头像。16年后的2004年,日本重新印制发行纸币,一千元、五千元均更换了人物头像,惟独一万元日币上的头像依旧是福泽谕吉。众所周知,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商品的媒介,是为发展和巩固社会生产服务的,亿万人民通过它建立人与人之间直接的生产关系。日本现政权及右翼政要对福泽的顶礼膜拜之心,由此可见一斑。
  
  右翼背后的强大支柱
  
  笔者认为,对日本的右翼势力不容低估和误判,更不能视之为“一小撮”。日本社会的右翼势力是由一些特种派系构成的十分复杂的强势群体。它是能够左右日本政坛、控制舆论,以至调用军力及执掌实权的一股政治力量。它包括执政的自民党、皇室家族及亲信、跨国财团、“黑社会”、右翼媒体及宗教社团等六种势力。据日本《选择》月刊报道,目前,日本较大的右翼团体或组织约有900个,人数约达10万人之众,有900多个右翼反华网站。
  日本的跨国财团?穴军、产复合体?雪不仅是右翼势力的“财神爷”,而且其自身仰仗着深刻的政治背景,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组成右翼阵营,如“三菱重工”、“石川岛播磨”、“川崎重工’、“富士重工”、“三井造船”及“住友机械”等。这些军工企业的要员与一些自民党元老及军方高层人士过从甚密,并聘请了一批自卫队退役的将领为公司的“董事”、“顾问”等。他们以敦促自卫队向海外派兵为突破口,加速向军事强国目标迈进。
  日本现政权的一些阁僚与大型财团、自民党与各大经济团体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日本自民党的特殊活动经费几乎全部来自“经济团体联合会”、“日本商工会议所”、“日本经营者团体联盟”和“经济同友会”等四大经济团体。上述团体经常联合发表共同声明,反映日本经财界的意见和要求,在日本政治、经济领域产生很大影响。
  据日本《政策论坛》杂志披露:“小泉首相的出资者是‘三菱’财团”。“三菱重工”一直是日本军工界的“龙头老大”,多年来始终控制着日本军工生产订货总额的1/4左右。二战期间,它为日本侵略军制造了约1.8万架飞机、4600辆坦克和装甲车。所以,与其说当年支撑军国主义势力的基石是“军阀”,还不如说是“财阀”。因为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政府就大力经营军工、造船、钢铁及矿山等产业,并把“三菱”、“三井”等“财阀”称为“政商”,即与政府相结合的特权商人,并施予各种特权。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妙语生花_纵论天下 妙语生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