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理常识500条_中国油气输入的“两条线”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1-11 点击:

  在刚刚过去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先后有印度、沙特、缅甸、巴基斯坦和俄罗斯的政府官员或国家领导人访华,能源问题正是他们来访的焦点所在,甚至有人将穆沙拉夫总统和普京总统对中国的访问称为“能源之旅”。
  
  大体上说,中国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有两条线,北线:俄罗斯、中亚―中国;南线:中东―南亚(―东南亚)―中国。目前看来,北线的方案相对成熟些,牵涉国家较少,各方利益相对好协调,风险较小;南线情况则较为复杂:虽然有关运输线路的构想不少,但有关方面的矛盾和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而且有些地带的地质特征也不利于油管的铺设。所以,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从经济成本角度考虑,几个方案实施的可能性较小。
  由此看来,未知数多多,悬念多多。当然,能源安全的重要性是怎么强调都不为过的,仅从这点上看,各国在这一领域的角逐将是长期的,有时甚至会呈现出白热化状态……
  ――编者手记
  
  南线:四大构想的权衡
  安维华
  
  进入2006年,随着一些国家领导人及政府官员相继访华,人们又联想起了有关石油和天然气跨国运输的一些构想。
  1月11日,印度石油部长艾亚尔访问中国,中印双方签署了“加强石油与天然气合作”的备忘录。1月22日,中国迎来了沙特国王阿卜杜拉,这是1990年两国建交以来沙特国王首次访华,也是阿卜杜拉自去年8月即位后的首次正式出访。沙特是世界第一大石油生产国,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石油生产国和石油消费国之间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密切。2月14日,缅甸总理梭温及能源部长对中国进行了访问。2月19日晚,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的专机披着月色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穆沙拉夫不止一次地向外界宣布:“我们有兴趣为中国建立一条贸易和能源走廊。”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中国石油进口来源国集中于西亚非洲地区,2005年从这些地区进口的石油占中国进口石油总额的77.5%。中国进口石油最多的三个国家为沙特阿拉伯、安哥拉和伊朗(它们在中国石油进口总额中所占比重分别为17.5%、13.7%和11.2%)。
  中国成为石油进口大国以后,石油安全问题凸显出来。影响石油大宗进口安全的因素至少有:油源供应是否稳定、国际市场油价是否合理、石油运输通道是否畅通。从长远来说,中国需要重视进口油气的运输通道问题。
  中国90%以上的石油进口采用海运方式,而80%以上的石油进口要通过世界上最繁忙、最拥挤的马六甲海峡(所用船只以外轮为主,国内油轮运输量只占总进口量的10%多一点),这无异于把大部分“鸡蛋”都搁在马六甲海峡这一个“篮子”里了。
  当然,运输通道集中有它的好处――便于保护、经营与管理;走海路比走陆路的运输成本低;石油从海路来,直接运往国内用油较多的东部地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如无特别严重的情况发生,通过马六甲海峡运送进口石油的局面将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
  然而,千军万马都要过马六甲海峡这座“独木桥”,必然存在潜在的风险。此地海盗不时出没,据说平均3~6天就有一起劫船事件发生。如果该海道上再发生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或是发生导致航道堵塞的严重事故,就会对石油运输安全产生灾难性的影响。此外,天有不测风云,前年底发生的大海啸即发生在附近地区。而且,地区外和地区大国染指马六甲海峡的企图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美国把马六甲海峡看做是必须加以控制的世界16大咽喉水道之一,已经取得了新加坡海、空军基地的部分使用权,还在援建马六甲沿岸的一些军事设施。另外,马六甲海峡国家以及使用这一战略通道的有关国家在本地区也拥有战略利益,国际协调将会成为问题,它们之间的关系如果处理不好,一旦“擦枪走火”,势必影响过往交通。更严重的是,万一出现封锁海峡的局面,油路被阻断,油轮就只好绕远了。
  有鉴于此,除了加强国际合作、共同维护马六甲海峡航行安全之外,石油进口国和石油运输通道国都在探寻开辟石油东运的新途径。
  
  构想一:建造“东方巴拿马
  运河”或铺设管道
  
  国际石油运输的发展表明,由于经济、技术、政治、安全等原因,在石油输出国与输入国之间,往往要开辟不止一条的运输通道。如在很长的时间里,海湾地区石油以欧洲为重要市场,海湾地区至欧洲除了有西向的海道以外,还修建了一些贯通某些国家全国的或跨国的西向陆路运输通道。
  为了改变“万船共渡马六甲”的局面,人们一直在探讨利用泰国南部克拉地峡的可能性,即在克拉地峡开凿一条长120千米、宽400米、深25米的运河。这是人们多年的梦想,被看作是建造“东方巴拿马运河”的壮举。运河如果开通,货轮直接从泰国西部的安达曼海经运河直达泰国湾,可缩短印度洋―太平洋航线至少1200千米,节省2~5天的航行时间,运输费用自然也会随之降低(据估计,大型油轮每趟航程可节省约30万美元)。但是,开凿克拉地峡工程浩大,需时10~15年。2003年初,泰国政府授权一家香港公司负责对克拉地峡运河计划进行可行性研究,该公司预计,工程费用将高达250亿美元。
  2004年2月,泰国能源部正式提出计划用两年的时间投资5亿~7亿美元,沿拟议的克拉地峡地区铺设一条输油管道,以连接中南半岛两侧的深水港,并建设储油站、炼油厂等配套设施。同年4月,泰国代表在第五届中国石油商贸大会上推介以输油管道替代克拉地峡运河的“海陆联运陆桥”详细方案――在原计划修建克拉地峡运河的沿线铺设全长250千米的输油管道。根据泰国对外公布的资料,该石油运输管线设计日输送能力不低于150万桶,储油能力为2000万桶,计划设立的两家炼油厂日生产能力共计50万桶。该计划2008年前开始实施。不过,分析家认为,实施这一方案有不便之处:由于轮船不过地峡,须在地峡西岸卸下石油,然后再到东岸装油,一卸一装势必增加运输成本,再加上两端穿梭,因此油轮数量也须增加一倍,使成本进一步加大。
  无论是修建克拉地峡运河,还是在克拉地峡上铺设输油管,既涉及运输成本问题、也牵动当地社会关系以及与邻国的关系,若协调不好,会发生新的矛盾。这些问题及可能出现的其他问题都需要做进一步的论证。
  
  构想二:在孟加拉湾北部港口上岸,最后入滇
  
  在抗日战争期间,我国东部沿海被日军侵占,所需石油无法从海路上岸。为向抗日的中国军民供给成品油,盟国与中国于1943年~1945年修建了从印度加尔各答经缅甸、沿滇缅公路到昆明的输油管。该油管于1945年6月开始输油,至该年11月,共输入汽油、柴油、润滑油等油料10万余吨,对缓解油荒起了一定的作用。该油管虽在日本投降后于1946年1月4日停止输油,运油的时间很短,但其战略价值十分明显。
  根据这一经验,能不能让石油不过马六甲海峡和克拉地峡而提前上岸、海陆联运奔神州?
  我国“十一五”规划纲要已提出要适时建设陆路进口油气管道的任务。无论是在“十一五”期间,还是在更长远的时期内,建设陆路进口油气管道都是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任务。但是,确定陆路进口油气管道的路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在南线,情况较为复杂,不仅要考虑上岸的近便,还要考虑油管途经国家的气候、地形地貌、安全状况,以及我国有关地区石油需求的程度和未来石油和石化工业的布局等因素。有利的条件是,我们的邻国对我国陆路进口油气管道建设十分重视,表现出很高的热情。目前,我国的专家学者正在对陆路运输线进行探索。
  
  专家学者首先构想的路线是在孟加拉湾北部港口上岸、海陆联运经缅甸入滇,即修建一条从缅甸实兑港上岸、经中国云南的瑞丽到达昆明的跨国石油管道。从中国的瑞丽经缅甸的曼德勒到实兑港全长约900千米,其中的400多千米已通铁路。建设中缅管道大约需要投入20亿美元。这一管道和抗日战争时期修建的加尔各答经缅甸到昆明的管道相去不远,它比绕道马六甲海峡将原油运抵广州上岸再铁路转运,可以缩短里程约3370千米。2004年年底,云南省政府已向国务院提交报告,提出修建中缅石油管线计划。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也曾表示,重庆市政府与中石化集团正在向国务院争取,建设从缅甸到我国云南的石油管线,并最终延伸进入重庆,结束重庆乃至西南地区无石化的历史。缅甸方面对铺设石油管道一事也甚为积极。中国与缅甸已经签署了修建中缅油气管道的意向协定。现在,中石油、中海油和中石化三大石油公司在缅甸的石油合作项目已全面铺开。不过,建设这条管线要穿越掸邦高原,而且云南省的地形以山地为主,这会加大施工的难度。
  也有人提出从孟加拉国的吉大港上岸、修建到云南或到西藏的输油管道。但问题是,从吉大港上岸的这条管线要穿过印度领土,修建管线需要在三国之间进行协调。
  还有人提出修建印度通道,即从加尔各答大致沿抗日战争时期修建的中缅印石油管道的路线修建通往云南的输油管道。中国和印度都是发展中大国,在石油领域有共同的利益,双方的合作有广阔的空间。不过,复建这条管道要在印度、孟加拉国、缅甸和中国四国之间进行协调。印方人士认为“印度东北部地区是反政府武装活动频繁地区,建设油气管道难以得到安全保障。四国在这一地区的合作应从长计议,不能急”。
  
  构想三:从巴基斯坦上岸
  运往中国
  
  
  孟加拉湾北部港口上岸入滇的构想一直未能实现,有人分析说,这可能与石油从巴基斯坦上岸通往中国的构想有关。
  巴基斯坦是石油东运途中比较靠西的一个国家,看起来较为遥远,但是它与我国新疆接壤。东运油轮最先能在南亚靠岸的港口就是巴基斯坦的港口,它是诸条线路中海路部分最短的线路。而且,这条上岸线路只涉及中国与巴基斯坦两国,巴基斯坦是中国全天候的友好邻邦,许多问题较容易解决。目前,巴基斯坦正积极酝酿一条连接沙特和中国的石油管线,在这条管线中,瓜德尔港口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从瓜德尔上岸后或是经公路与铁路,或是铺设输油管道,石油可直接运抵新疆。
  中国于2001年做出了援建瓜德尔港的决定。2002年5月始,中国港湾建设集团总公司开始援助建设瓜德尔港扩建项目,现已初具规模。另外,已经决定改造升级连接中国新疆喀什与巴基斯坦吉尔吉特的喀拉昆仑公路。
  当然,修建这条通道也存在一定困难,巴基斯坦“能源走廊”要穿过动荡地区。2004年5月,瓜德尔港附近发生一起汽车炸弹爆炸事件,有三名中国援建人员死亡,九名中国人受伤。今年2月,三名中国工程人员又在该地区附近遭到袭击而身亡。从技术角度看,中巴之间横亘着地势险恶的喀喇昆仑山脉,以及帕米尔高原。在这样的地方铺设和维护管道,中国尚未有这方面的经验。动议已久的中巴铁路,尽管新疆方面多年呼吁,但就是因为这样的难题而未能实施。巴方认为,如果铺设石油管线一时还做不到的话,巴国内的公路和铁路运输线也可以发挥作用,这样做还会带动巴国内的运输、贸易以及相关产业的繁荣。
  
  
  构想四:修建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缅甸―中国
  天然气管线
  
  印度与伊朗、巴基斯坦三国已草签建设从伊朗南部油田经巴基斯坦到印度的天然气管道的协议。管道全长2775千米,计划2009年完工,投资41.6亿美元。美国出于遏制伊朗的考虑反对修建这一管线,但印度坚持要修,而且希望将此管道经缅甸延伸到中国,建成五国之间的输气管道。印度政府认为,中国的加入将有利于管道的稳定运营,有助于促进地区的稳定与安全。中国对这一建议已经给予积极响应。外电评论说,如果中国加入,印度即可用中国支付给印度的过境费作为过境费支付给巴基斯坦。
  此项计划如能实现,将会是一条从西亚不经海路而抵达中国南方的线路。
  
  相关国家利益的协调
  
  以上所提及的跨国管道修建都涉及两个或两个以上过路国家的利益。工程能不能顺利实施,关键在于过路国家利益以及其他相关国家利益的协调。
  从现在的情况看,泰国对修建克拉地峡运河或铺设过地峡的油气运输管道态度积极。
  巴基斯坦对修建从巴港口通往新疆的油气运输通道态度也十分积极。穆沙拉夫总统2006年2月访问中国时对胡锦涛主席说,巴方重视与中方合作,将努力建好瓜德尔港,使其成为巴中友谊的象征。巴方希望中方充分利用巴的地理优势,把巴作为在本地区的贸易和能源走廊。尽管建设这一“能源走廊”存在许多困难,但比较容易落实,这一设施的修建肯定会达到互利双赢的结果。
  未知数较大的是从孟加拉湾北部港口上岸经缅甸入滇的线路。不管从哪个港口上岸,也不管管道经过几个国家,都会引起附近有关国家的关注,有的关心自己在本地区的主导地位,有的关心与别国的关系,每个国家都关心项目可能带来的直接与间接的结果,并仔细计算本国利益的得与失。
  因此,增加互信、实现互利多赢十分关键。关系通,利益通,管道才能通。
  
  四大构想的
   现实性
  杨 光
  
  谈论从中东到中国的石油运输线,需要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运输安全问题,二是运输成本问题。
  首先是运输安全问题。目前我们所构想的几条运输线主要基于马六甲海峡存在不安全因素,但几种方案恐怕也是各有利弊,有安全因素,也有不安全因素。比如,沿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缅甸―中国云南这条路线铺设陆路运输管道,不安全因素较多。这一地区存在政局动荡的隐患,宗教、民族矛盾尖锐,且短时间难以解决。如果我们修建的管线穿越许多国家,而这些国家又不能保证该地区的稳定,那么油管被破坏的风险就比较大。所以,修建这样跨越多国的运输管道恐怕为时尚早。我认为,这种运输管线设想的现实可操作性不是很大。
  修建从缅甸进入云南的运输管线曾经是一个热议的话题,现在也有些降温。这一地区是地震活跃地区。
  其次是运输成本问题。我们国家主要的石油消费市场位于东南沿海一带,运输管道从中东经南亚进入云南后,距离消费市场仍有很长的路程。铺设这样的管道比海上运输的成本要高许多。这样的项目往往需要东亚主要石油消费国的通力合作。日本、韩国等东亚主要石油进口国对于花费巨额资金修建经中国进口石油的通道是否有兴趣,这很难说。
  比较而言,开辟克拉地峡运输通道的现实可能性更大一些。在克拉地峡铺设管道并修建码头,比开凿运河和铺设跨越多国的长距离管道成本要低,也可以起到分散马六甲海峡通道风险的作用。泰国政府认识到这条管线的建成可能带动泰国南方和周边地区的经济发展,因此对这一设想态度比较积极。这一方案可以把运输管线的过境国数量减到最少,也比较容易被东亚其他主要石油进口国所接受,易于吸收国际合作伙伴。国外不少公司已经对投资这一项目表现出兴趣。
  海运仍然是石油运输的最经济的方式,在具有海运条件的情况下,我们围绕海路来考虑新的运输通道,现实可能性会更大些。跨越多国的陆路管道运输,除会遇到更加复杂的地质条件障碍外,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哪个国家也不愿让自己的战略资源运输通道控制在别国手里。
  
  (以上内容根据采访录音整理而成)
  
  北线:中俄走出“磨合期”
  冯玉军
  
  
  普京总统3月下旬的中国之行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除了中俄两国首脑共同出席“俄罗斯年”的开幕式(标志着中俄两国的人文交流与民间交往将进入一个崭新阶段)之外,两国就能源合作达成的一系列重要协议也让人振奋与欣喜。虽然笔者本人不同意将此次访问简单地归结为“能源之旅”,但毫无疑问,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已经开始走出“磨合”阶段,即将进入一个多层次、全方位合作的新时期。
  
  俄对外能源合作重心
  加速东移
  
  俄罗斯是世界油气大国,能源产业是其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近年来,能源出口一直占俄罗斯GDP的20%以上和外汇收入的50%~60%。近三年来,俄能源出口增长了18%,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出口国。目前俄出口的油气主要产自西西伯利亚地区,那里的石油出口占全俄石油出口总量的70%左右,出口的天然气占全俄的90%左右。随着西西伯利亚地区油气产能的逐渐饱和并呈现下降走势,俄罗斯将目光转向了油气储藏丰富的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地区,《2020年前俄罗斯能源战略》将这一地区的油气开发视为俄保持油气生产持续增长、促进远东和东西伯利亚经济腾飞乃至维护俄国家安全的战略性举措。
  目前,俄罗斯传统能源出口市场过于单一(对欧盟的出口大约占到俄油气出口总量的85%),但这一局面正在悄悄变化。今年2月,俄罗斯工业和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以《奔向东方》为题在俄罗斯《导报》撰文,强调俄“把东方视为一个战略方向”,力争以开发东西伯利亚和远东油气资源为突破口,推动该地区经济发展并搭乘“亚太经济快车”。这意味着“俄将出现一个新的盛产石油天然气的行政区,在这个地区将建立统一的油气开采、运输和供应系统,同时考虑到向中国和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的市场出口”。为此,俄将在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建立四大天然气基地:一是以萨哈林海域大陆架为基础的萨哈林天然气开采基地;二是伊尔库茨克天然气开采基地;三是雅库特天然气开采基地;四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天然气开采基地。到2020年,亚洲国家在俄罗斯石油出口中所占比重将从目前的3%增长到30%(增至1亿吨),在俄天然气出口中所占的比重将从目前的5%增长到25%(增至650亿立方米)。
  目前,亚太在俄罗斯对外能源合作排序中的位置已明显前移。俄副总理茹科夫3月20日在“后工业世界中的转型经济”会议上,首先将中国、日本、印度列为俄能源领域的主要出口对象,之后才提到与欧洲国家的一些合作项目及与美国的合作。
  在与亚太国家的能源合作中,与中国的合作被放在突出位置。俄罗斯政治局势分析中心主任康斯坦丁・西蒙诺夫在3月中旬参加“2006年中国石油天然气峰会”后说:“今天中国的能源市场为世界所有大公司展开了广阔的前景,其中和俄罗斯的合作期望值最高。”他强调,由于欧洲最近正在讨论寻求其他天然气供应的可能性及开发替代燃料,因此俄应当积极发展向东方的天然气出口。俄罗斯《专家》周刊3月27日发表题为《中国――这是长久之计》的文章,强调“能源合作是俄中关系中一个关键的课题,对两国都非常重要。而对俄来说,中国方面的意义怎么评价都不为过”。“中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对能源的需求增长将是长期的。如果俄真的想成为世界能源大国,就必须进入这个市场,因此而源源不断地获得的资金将增强俄在新的全球经济中的分量。否则,俄罗斯将在能源领域失去主动性。”
  俄对外能源合作重心东移不仅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也有战略上的安排。美国传统基金会欧亚问题资深专家阿里埃勒・科亨的意见也许有些道理,他认为,“普京访华期间与中国达成的能源协议证明,普京本人和俄罗斯政治精英已经做出了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决策,即通过与中国的联盟而不是与美国或欧盟的联盟来寻求俄罗斯的未来”,“这是欧亚权力平衡上的一次战略性转变”。
  
  中俄能源合作呈现多层次、
  全方位特点
  
  近年来,有关“安大线”、“安纳线”以及“泰纳线”的争论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但实际上,中俄能源合作绝不只是一条石油管线的问题,其内容广泛、项目众多、意义重大、前景广阔。正如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在中俄经济工商界高峰论坛能源合作分论坛上所说,中俄能源合作将本着“战略合作,互利共赢;重点突出,务求实效;放眼长远,全面合作”的原则,共同推动原油管道、天然气管道、上游开发等重大合作项目的实质性进展,继续推进电力合作,探讨煤炭、新能源等更多领域的合作。可以说,中俄能源合作正呈现出多层次、全方位、大纵深的特点。
  
  远东石油管线在经历长时间的论证后,终于有了明确的结果。今年1月6日,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关于铺设从东西伯利亚至远东太平洋输油管道的决定已经做出。3月3日,俄罗斯联邦生态、技术及核监管局的专家委员会批准了修建远东石油管道的项目,消除了影响项目开工的重要难题。按照俄方预计,今夏将正式开始实施该项目,第一阶段的输油管道将铺设至距离中国边界60多千米的斯科沃罗季诺,第一阶段工程将于2008年竣工。3月21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签署的“会谈纪要”表明,在俄罗斯政府正式批准东西伯利亚―太平洋原油管道一期工程后,双方将启动到中国原油管道支线的投资论证工作,以保证东西伯利亚―太平洋原油管道一期工程和到中国的原油管道支线,以及中国境内段的原油管道同期完工。普京总统已明确表示,支持修建到中国的支线。
  除修建石油管道外,中俄双方还支持两国企业投资开发油气资源和挖掘中俄两国的能源潜力,以及开展其他形式的互利合作,包括在石油天然气加工、石化及动力机械制造等方面的合作。3月21日签署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关于在中国、俄罗斯成立合资企业深化石油合作的基本原则协议》,既提出了中国企业参与俄罗斯石油勘探开发的问题,也讨论了俄方企业进入中国石油下游市场、建立油品销售网络的问题。
  修建从俄罗斯通向中国的天然气管线是中俄能源合作中极具前景的项目。自2004年10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来,双方就引进俄罗斯天然气的方案开展了合作研究与论证。3月21日,两公司签署了《关于从俄罗斯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谅解备忘录》,规定俄罗斯将从2011年开始向中国市场供应天然气,未来中国每年从俄进口的天然气将达600亿~800亿立方米。中俄双方确定了俄罗斯向中国输气的两个战略方向,西线将从俄西西伯利亚经阿尔泰边疆区进入中国新疆,最终与“西气东输”管道连接,向中国沿海地区供气;东线管道可能运输科维克塔的天然气,也可能运输萨哈林和位于雅库特的恰扬金油气田的天然气。除修建天然气管道外,俄罗斯工业和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还表示,中国市场对于天然气需求巨大,两国有望合作在俄境内大陆架生产液化天然气。
  核能合作在中俄能源合作中已取得相当进展,并仍具巨大发展潜力。江苏田湾核电站一期工程是俄中经济合作的最大项目,也是今后在和平利用核能领域开展合作的良好基础。今后15年,中国计划至少修建30座核反应堆。俄官员说,俄将以田湾核电站为主突破口,全面进军中国核电市场。目前,俄原子能建设出口公司正与美国西屋公司和法国阿海珐公司竞标中国四座核反应堆工程。
  在电力合作方面,中俄跨国输电已有初步基础。2005年7月,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与俄罗斯统一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长期合作协议,并就送电方式、送电规模、定价原则、进度安排等一系列重要问题达成一致。据此,中俄电力合作将分三个阶段不断深入:第一阶段,继续增大边境输电规模,到2008年建设±220千伏边境直流输电工程,从俄远东电网向黑龙江输电,年供电量36亿~43亿千瓦时;第二阶段,到2010年建设±5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从俄远东电网向辽宁省电网送电,年供电量165亿~180亿千瓦时;第三阶段,到2015年建设±8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从俄远东电网或东西伯利亚电网向中国东北或华北送电,年供电量380亿千瓦时。去年11月,俄总统普京在听取总理弗拉德科夫访华成果汇报后称,加速与中国电力合作,既可以发展俄远东地区经济,也能使中国对俄罗斯资源更感兴趣。此次普京访华时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与俄罗斯统一电力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签署的《关于全面开展从俄罗斯向中国供电项目的可行性研究的协议》标志着中俄电力合作全面展开。
  俄罗斯的其他相关行业也积极参与到中俄能源合作中来。2005年,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通过铁路往中国输送了760万吨石油,同比增长34.1%。预计2006年将向中国输送约1500万吨石油。俄罗斯铁路公司今后还准备发展基础设施,将对华石油转运量提高到每年3000万吨。俄罗斯对外贸易银行行长在随普京访华时也表示,俄外贸银行等金融机构希望积极参与中国能源项目的建设,其中包括田湾核电站第三、第四号发电机组工程项目。
  如果说在过去一个时期,俄罗斯国内政治、包括利益集团因素一度是中俄能源合作顺利推进的重要掣肘的话,那么目前,随着俄罗斯国内能源利益格局的重新盘整,加强对华能源合作已成为政府、议会和企业的共识。3月21日,俄罗斯国家杜马能源、运输和通信委员会负责人瓦列里・亚泽夫表示,俄中有关公司签署的天然气供应备忘录是“两国期待已久且很有必要的突破性步骤”,“俄中在天然气领域的合作将成为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桥梁”。
  
  中俄在多边框架中的能源
  合作逐渐展开
  
  目前,中俄两国的合作已经不局限于双边范围内。无论是在与双方利益密切相关的中亚地区,还是在全球能源安全领域,双方都已开始建设性的合作。
  2005年12月竣工的中哈石油管道一期工程设计运力为每年1000万吨,二期工程竣工后设计运力将达到2000万吨。但由于种种原因,哈无力单独保障2000万吨的石油供应。目前,俄卢克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等俄方企业已开始研究与中国合作的一系列方案,准备通过中哈石油管道每年向中国出口500万吨原油。中哈石油管道一期工程的起点阿塔苏正是苏联时期修建的鄂木斯克(俄罗斯)―查尔朱(土库曼斯坦)输油管线上的一个节点,因此从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到阿塔苏的运油管道是现成的,这条管道经过简单改造后便可向中国运油。
  在中俄的共同努力下,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的能源合作开始提上议事日程。今年1月,在上海合作组织领导下成立了“能源合作国家间专门工作组”。张德广秘书长在谈及能源工作组的成立时强调,“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是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各成员国相互合作的重要部分”。
  中俄印三国能源合作也逐渐浮出水面。3月底,三国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商务会谈,能源合作是会谈重点。印度提出建设从俄西伯利亚经过哈萨克斯坦和中国新疆到印度的油气管线计划。印度规划的路线有三条:西伯利亚―秋明―鄂木斯克―塞梅伊―德鲁兹巴―乌鲁木齐―库尔勒―库车―阿克苏―塔里木―印度;西伯利亚―秋明―阿斯塔纳―卡拉干达―比什凯克―伊苏库尔―印度;伊尔库茨克―乌兰巴托―玉门―敦煌―和田―印度。作为合作回报,印度可向中国提供通往海湾地区的能源通道,这将减少中国对海运的依赖。
  今年7月,俄罗斯将首次以东道主身份主办“八国集团”峰会。普京已将全球能源安全列为会议的核心议题。俄罗斯专家认为,目前波兰已提出建立“能源北约”的建议,欧盟也正酝酿形成“统一能源政策”的种种建议,其目的是要在没有俄罗斯参与的情况下建立解决全球能源问题的新机制。因此,“在以能源安全为主题的八国集团圣彼得堡峰会前,俄能与中国签署多项能源合作协议是非常重要和及时的信号”。中国对俄罗斯的倡议也做出了积极回应。不久前,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表示,中方支持俄罗斯将能源安全问题作为八国峰会重点议题,希望各方本着积极务实、互利共赢的原则,为增进国际能源安全、推动可持续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他强调,“俄罗斯是能源大国,我们支持俄罗斯在这一领域的国际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非能源贸易与合作现状
  刘海方
  
  2005年,中国从撒哈拉以南非洲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占总进口量的28%。非洲地区石油总资源量为233.8亿吨,天然气总资源量为21.2万亿立方米,到2010年,非洲国家石油产量在世界石油总产量中的比重有望上升到20%。非洲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海外份额油来源地。预计未来三至五年内,我国从海外获得的份额油总量将达到每年5000万吨,相当于现在大庆油田的产量,其中加蓬、苏丹等国将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非洲西部和中部石油资源最密集、产量最多,尤其是几内亚湾国家尼日利亚、喀麦隆、赤道几内亚、加蓬、刚果(布)、安哥拉六国,石油探明储量达500亿桶(约合75亿吨)。
  尼日利亚是非洲大陆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日产量为250万桶。在尼日利亚的中国能源公司,主要有中石油天然气公司尼日利亚国际有限公司、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正在进行的主要工程项目有中石油公司承包的石油勘探服务项目。2004年5月,中石化与尼日利亚签署协议,将在尼日利亚投资5亿美元进行海上石油勘探开发,从当年7月起,每天从尼日利亚进口7万桶原油。2005年,中石化与尼日利亚再次签署协议,中国在此后的五年内,每天可以获得3万桶的分成油。
  安哥拉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储量为120亿桶。下一个十年中,安哥拉有可能与尼日利亚竞争非洲最大产油国的地位。在安哥拉石油出口国中,中国位居第二?穴第一位是美国?雪;在中国进口石油的国家中,安哥拉仅次于沙特阿拉伯,排列第二。1983年中安建交后,两国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发展。持续的内战毁坏了安哥拉大量设施,现在百废待兴。中国是安哥拉的主要经济合作伙伴之一,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参加安战后重建工作。2001年到2004年间,安哥拉对中国的石油出口增长了六倍;2005年,中国从安哥拉购进1746万吨石油,比2003年增加一倍。安哥拉只有一个炼油厂(建于上世纪50年代),缺乏炼油能力。今年4月,安哥拉石油公司和中石化公司签署协议,并成立中国石化―安哥拉石油公司,该公司将修建自己的炼油厂,预计2010年正式运营,届时,石油日处理能力为20万桶。
  加蓬政治稳定,其石油储量为20亿桶。目前在加蓬的中国能源公司有中国―加蓬油气有限公司、中石化石油工程公司加蓬分公司。2004年初胡锦涛主席访问加蓬期间,中石化与加蓬能矿部签署了石油区块技术评估协议和购买100万吨原油协议。经过可行性研究,2005年4月,中石化开始在地质风险较大、地面施工条件差、施工作业难度大的一块地区进行勘探开发。
  今年2月,中海油宣布其下属的非洲公司与赤道几内亚矿业和能源部、赤道几内亚国家石油公司签订关于赤道几内亚S区块的产品分成合同
  北非国家苏丹和阿尔及利亚也是中国重要的石油贸易伙伴国。苏丹现在原油日产量为50万桶,随着石油勘探的重要发现,2006年底苏丹日产原油将达到100万桶。中苏双方的能源合作始于1995年,在两国的共同努力下,苏丹已建立起原油勘探开发、输油管线、炼油、石化等上下游一体的石油工业体系。中国石油公司的进驻,帮助苏丹建立起了自己的石油工业,苏丹石油合作项目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目前在海外最大的合作项目,包括苏丹一区块、二区块、四区块项目及管道项目,六区块项目,三区块、七区块项目,苏丹喀土穆炼油厂项目和苏丹聚丙烯项目。2005年8月,中油国际(红海)有限公司与苏丹政府正式就15区项目又签订了勘探开发产品分成合同。
  阿尔及利亚的扎尔则油田提高采收率项目,是中石化第一个海外开发项目。2004年2月,中石油与阿尔及利亚签署石油领域合作议定书。2005年5月,中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中标阿尔及利亚500万吨凝析油炼厂项目。目前,中石油在阿尔及利亚的合作项目已经达到四个。
  在东非国家马达加斯加,今年2月27日,中石油旗下的辽河石油勘探局与该国签署合约,共同勘探马达加斯加面积为2.01万平方公里的2104区块,预计该区块石油储量约为159亿桶。目前,中石油集团和中石化集团正在考虑收购马达加斯加石油公司部分股份。
  总的看来,目前,中非能源合作主要是通过长期进口石油的贸易方式,而通过参与国外资源勘探开发每年获得的份额油仅约2000万吨。目前,我国从非洲进口石油以海运为主,主要依赖国际船舶公司,从非洲或经地中海或绕过好望角,最后经马六甲海峡到达中国。今年2月8日,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签署了进口原油和油品供应合作长期协议,这是中国进口石油向由国轮运输迈出的重要一步。
  
  中国与东盟的能源合作
  李晨阳
  
  目前中国与东盟的能源合作已上升到战略层面,合作内容正从单一的石油天然气贸易向以油气资源的联合勘探与开采、保护能源运输通道的安全以及建设新的能源运输通道为主过渡。
  
  贸易额不断上升
  
  中国与东盟国家在能源领域的正式合作开始于1978年。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与东盟之间的石油和天然气贸易额不断上升。2001~2004年,我国分别从东盟国家大约进口了31.2亿美元、38.2亿美元、55.3亿美元和64.7亿美元的油气资源及其产品,又分别向东盟国家大约出口了12.5亿美元、15.5亿美元、24.6亿美元和23.3亿美元的油气资源及其产品。2005年1~10月,我国从东盟国家进口了793万吨的原油和556万吨的成品油,占同期我国原油、成品油进口总量的7.5%和22%。目前,越南、印尼和马来西亚是中国在东南亚的三大石油进口国,成品油进口主要来自新加坡,成品油出口则主要面向越南。此外,我国从2001年开始与文莱签订了采购石油的长期合同。目前,泰国每年向中国出口35万吨液化石油气,占泰国液化石油气总出口量的一半,占中国液化石油气总进口量的5%。印尼天然气出口商凭借其雄厚的实力和先进的技术,已在珠江三角洲液化天然气项目中段建设招标中获胜。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也计划把它的首个液化天然气项目定址上海。
  
  联合勘探与开采
  
  以往东盟国家在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方面,基本都选择与西方石油企业进行合作,目前这一局面已有所改观。
  迄今为止,中海油在印尼九个区块拥有权益,中石油在印尼七个区块中拥有权益,中石化在印尼也拥有一个勘探区块。
  除印尼外,近年来中国在缅甸也开展了大规模的石油天然气勘探。2004年10月、12月和2005年1月,由中海油缅甸有限公司、新加坡Golden Aaron Pte有限公司以及中国寰球工程公司三家组成的联合体同缅甸石油与天然气公司先后签署了开发缅甸M、A4、M10、C1、C2和M2区块石油气的产品分成合同。这六个区块的总开采面积已经超过我渤海油田,是我投资缅甸能源行业的一个突破性进展。
  中海油与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以及越南石油和天然气公司2005年3月在马尼拉签署的《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规定,这三家公司将用三年的时间对总面积为14.3万平方千米的协议区内的石油资源状况进行评估。这一协议的签署和实施是一个历史性事件,标志着有关各方真正按照《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规定,在南海“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此外,我国还与越南签署了合作勘探北部湾油气资源以及为“越南河内盆地钻井项目”提供技术及设备支持的协议。2005年中石化滇黔桂石油勘探局在越南河内盆地发现了日产3万~4万立方米的石油天然气田,这是中国石油勘探行业在越南承揽项目的历史性突破。中石油、中海油和中石化等三大石油公司还与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以及其他企业在多个地区开展了联合勘探等方面的合作。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与中石油在苏丹合作勘探开发的油田目前平均日产原油26万桶,双方在印尼的合作区块日产原油约2.4万桶。2005年10月,中海油与泰国国家石油公司和泰国石油勘探开发有限公司(PTTEP)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双方同意在泰国境内及海外的部分地区共同寻求合作勘探、开发、生产油气田的机会,并在即将到合同期的老区块中继续合作。
  
  保护能源通道
  
  维护马六甲海峡和南海的航行安全以及新建能源运输通道(包括开凿泰国南部的克拉运河、建设经由克拉地峡的石油管道和中缅油气管道)也是中国与东盟能源合作中非常引人注目的内容。目前中国绝大部分的进口石油要经由马六甲海峡,而美国、印度和日本都试图染指该海峡的管理权,可以说马六甲海峡扼住了中国能源安全的咽喉。近年来,中国与马六甲海峡沿岸的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就维护海峡的安全进行了磋商。正是考虑到分散马六甲海峡的风险,学者和有关部门建议在东南亚修建新的能源运输通道。
  还必须指出的是,目前中国与东盟的能源合作已上升到了战略的高度,初步形成了合作机制。2002年9月,首届中国与印尼能源论坛在印尼的巴厘岛举行,标志着双方能源论坛对话机制正式启动。2004年6月,我国正式加入东盟与中日韩的“10+3能源部长会议”,这为我国与东盟各国参与彼此的能源计划、加强能源对话与协作提供了一个新的渠道和机制。2004年11月的第八次中国与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温家宝总理提出建立中国―东盟能源部长对话机制,充分利用东盟―中日韩能源部长会议,就稳定能源供应、确保运输安全等进行对话合作。
  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的不断推进,中国与东盟的能源合作将得到更大的发展。但中国与东盟的原油和成品油贸易额今后不太可能有较大幅度的增长,而天然气的进口量则可能快速增长。此外,双方企业在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方面的合作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在保证马六甲海峡的航运安全以及新建能源运输通道方面,可能有新的举措。

推荐访问:创意 创意 创意 创意
上一篇:日本现任天皇 日本:向“天皇国家主义”倾斜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