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在想什么】相什么咫尺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1-12 点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官员胡向群的《在斯里兰卡参与大救援》一文(见2006年第24期),引起一些读者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兴趣。此前,本刊刚刚专访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大会理事阿布特。他同成千上万的志愿者一起从事人道救助工作,曾活跃在战火纷飞的冲突第一线,也曾深入到饱经颠沛的难民中间,还曾亲赴灾区现场。在同我们的交谈中,他没有更多地讲自己的经历,话题主要集中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因为他刚刚去了平壤,到北京后还牵挂朝鲜的民众会不会衣食无忧地安度这个寒冷的冬日,担心朝鲜核试验后是否会招致国际社会减少粮食援助从而出现食品供应短缺的现象。阿布特是来北京参加习惯国际人道法地区性圆桌会议的。
  
  实地考察的直接感受
  
  对于阿布特而言,从日内瓦到北京再到平壤,他的第一感受就是心里上的落差。“日内瓦和北京展现给人们的是现代化的气息,繁荣的景象,平壤则完全不一样,不仅高楼大厦鲜有,街道的行人也稀少。”“当飞机在朝鲜上空低飞时,掠过眼前的是片片农田,从机场进入城里,沿途也能望到农田。”但让阿布特多少有些吃惊的是,这么多的农田竟看不到农业机械,在田地里干活的农民仍然使用很简单的工具。“那恍如是另一个时代的场景”。在农村长大的阿布特对朝鲜的农业状况流露出一种遗憾。
  阿布特是在朝鲜刚刚试射完核弹、半岛局势骤然紧张的时候到达平壤的,他并非紧急斡旋,而是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到朝鲜进行计划中的访问。“平壤的政治气氛不如想像的那样紧张。”其间,官方还特地安排阿布特听了一场音乐会。给阿布特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他所接触的人包括军人、官员、翻译都表现出一种强烈的爱国心。
  当然,作为从事国际人道主义工作的阿布特最关注的还是人们迫切的衣食需要。朝鲜粮食不能自给自足,2006年夏天发生水灾,至少造成10万吨粮食减产。阿布特还担心由于朝鲜核试验,一些国家对其进行经济制裁,朝鲜会出现粮食短缺现象。另外,自1994年冬天开始,平壤能源供应不足影响了大部分住宅的供暖系统,为了防止供暖管道冻裂,有的楼房管道里的水被放空,人们只好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过冬。阿布特认为,人道主义援助不应受政治局势的影响。国际社会不应由于朝鲜进行核试验而终止对其实施人道主义援助,否则,只有那些贫苦的朝鲜民众才是最终的受害者。
  
  冲突中行使医疗救助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自1863年创立以来,始终坚持中立、公正且独立的原则,在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下开展工作。在当今世界,某一冲突地区的自然灾害使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面临的任务更加严峻。2005年末,一直处于动荡之中的巴控克什米尔地区遭受地震袭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受灾家庭发放了瓦楞铁皮搭建临时住所,还组成空中救援队,深入边远地区,共耗资190万瑞士法郎,历时两个多月;2006年,战乱中的东非持续干旱,有800多万人需要紧急援助,其中索马里的旱情最为严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给予了力所能及的援助;2006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俄罗斯车臣13家医院、达吉斯坦一家医院和印古什一家医院以及格罗兹尼中心血库提供支持;2006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和武装部队的军事医疗局合作在平壤新建了一家假肢康复中心……阿布特到平壤的一个重要活动就是考察刚刚建好的这家康复中心。
  阿布特到康复中心的那天,专家们正给一位22岁的年轻人做手术。这位年轻人在当地做的截肢手术,由于医疗设备所限没有缝合好,一直不能痊愈,专家再次为他缝合、修补,给他装上假肢。2002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与朝鲜公共卫生部和朝鲜红十字会合作建成了一家假肢康复中心。阿布特告诉本刊,“安装假肢的人大多数是年轻人,因工伤或车祸有的失去了一条腿,有的失去了两条腿,他们刚来假肢康复中心的时候,大都还很悲观,由于生活不能自理而对生命失去渴望。专家们不但给他们安装假肢,教他们如何走路、跑步,如何掌握劳动技能,还对他们进行心理治疗,许多病人出院时又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据阿布特介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这两家假肢康复中心提供必要的资金和技术支持,来这里安装假肢的人均可享受免费待遇。在中国云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建了一家假肢康复中心。
  
  规范武器使用和战斗人员行为
  
  朝鲜试射核弹后,核不扩散形势更加不容乐观。人们不愿看到朝鲜半岛问题不断升级,不希望朝鲜半岛发生军事冲突。
  长期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致力于推动并发展“国际人道法”,用以规范武器使用和战斗人员行为。早在1862年其创始人亨利・杜南就发出过警告,他认为新技术的出现可能会使战争变得更为野蛮。阿布特告诉本刊,“61年前,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在两颗原子弹燃起的巨大火球中被夷为平地没几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日本首席代表朱诺博士就陪同联合国最高司令官的代表前往广岛访问。朱诺经历过各种战争场面,但目睹了这场核浩劫给人类带来的惨状后,仍深受震动。他积极与联合国最高司令官的代表和美国军方交涉,要求其提供食品、药品和手术用具等。朱诺只在广岛停留四天,但他努力争取到的大量医药物品、医疗器材救活了数万广岛市民的生命。1979年广岛市民在和平纪念公园内为朱诺立了一座纪念碑。朱诺晚年时曾写过回忆录,以警示后人不要发展核武器。”“61年来,人们不断呼唤无核化,可大规模核扩散的危机却步步紧逼,一些国家千方百计谋求核武器。”在朝鲜期间,阿布特在不同场合不失时机地阐释了自己的观点。据阿布特介绍,“在红十字会总部里面,有一个单独的法律部门,专门负责监督新式武器的生产,他们最关心的除了常见的地雷问题,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作为军事专家,阿布特还特别强调了“武装冲突法”。阿布特认为,作战人员如果不了解“武装冲突法”对作战行动的规范,盲目追求军事胜利而采取不人道的作战行动,或是使用国际上禁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除了会受到国际社会舆论严厉谴责外,也会面对国际法院制裁,更可能招致敌方同样却又合法的报复行动。阿布特曾多次前往冲突地区,了解“武装冲突法”在冲突中的执行情况。
  
  一种奉献精神在延续
  
  1963年入伍的阿布特在瑞士军队干了40年,军衔升至集团军司令(军长)。2000年,阿布特被推选进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为该委员会委员之一。从2002年开始,阿布特成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五大理事之一,更多地参与制定筹资、人员和传播政策。阿布特说,他从小就受杜南思想的影响,他觉得杜南伟大,人和人之间就应该彼此帮助,彼此合作,要把帮助别人看成是对红十字精神的一种奉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四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目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亚洲、非洲、美洲及欧洲的约80个国家开展工作,在全球范围内雇用了1.2万多名工作人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员都必须具有良好的素质,有刻苦耐劳的精神和战胜各种艰辛、磨难的思想准备。他们既要克服宗教、文化上的差异,又要在坚持红十字原则前提下善于倾听冲突各方的意见。阿布特经常到冲突地区访问。他说,那里的场景常常让他感到震惊和痛苦,如在阿富汗,他觉得阿富汗人经历的苦难太久了,整整三代人没有尝到和平的滋味。不过,他为自己能到那里发挥绵薄之力而感到欣慰,他说这是对他人生的极大丰富。

推荐访问:创意
上一篇:同胞手足之爱:王维和他的同胞手足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