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生高度的名言 自己的高度有多高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4-12 点击:

  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得知儿子小仲马投稿老被退回,便向小仲马面授机宜:“如果你能在寄稿时给编辑附上封信,告诉他们你是我的儿子。情况就会好多了。”但小仲马并不领情。说:“我不想坐在你的肩上摘苹果,那样摘得的苹果没有味道。”小仲马不仅拒绝用父亲的盛名作为敲门砖,还给自己取了十几个笔名,以免编辑把自己跟大名鼎鼎的父亲联系起来。面对一张张退稿单,小仲马毫不气馁,坚持创作。他的长篇小说《茶花女》寄出后,终于以绝妙构思和精彩的文笔震撼了编辑。当编辑知道他就是大仲马的儿子后,不解地问:“您为何不在稿子上署上真实姓名?”小仲马回答:“我只想拥有自己真实的高度。”小说《茶花女》出版后引起文坛轰动,是读者公认的优秀作品,很多人甚至认为其艺术成就已经超过了其父的《基督山伯爵》。
  这事说起来挺让人感叹,也许正因为小仲马心里具有这份执著,他才能取得如此的成就。有人说。儿子是父亲生命的延续,所以父子情深在人类是共同的,尽管教育子女的方式千差万别。
  最近在电视上看到成龙大哥接受电视台主持人采访节目,成龙谈到儿子投身演艺界的事儿,极力否认自己在儿子房祖名事业中起到过作用,而且还说真不希望儿子涉足演艺界,为此还阻拦过儿子。但他自己三闯两闯居然闯下自己一片天地。成龙大哥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藏都藏不住。
  儿子出息了,做父亲的自然是按捺不住的高兴,这大概是所有父亲的共性。内地演员张国立也在不同场合表露过与成龙同样意思,也说不希望儿子张默投身影视界,而想让他做点别的工作。张老师说得很肯定,说张默同学当初出道,自己绝对没有起过什么促进作用,而张默同学说得更玄乎,他说要“和深爱我的父亲张国立分道扬镳”。
  俩腕儿不约而同地说着自己公子的事情,弄得我们旁观者心里泛起了五种味道。房祖名原来如何我所知不多,但张默上学那会儿就闹出过不少新闻,记得还梃轰动的。姑且不算旧账,但看他们新一辈在电视剧中的表现,比他们老子的演技差得实在太多。说句不客气的话,我觉得有些“娱乐贵族”的演技,跟所谓的群众演员并无二致,比王宝强等曾经的群众演员差距更是明显。也许他们出名并未借重老子的名气,但观众在特定语境下生活时间长了,就会不由自主地想,骗谁呢,如果不是他老爹提携,恐怕现在也还在各个影视基地门口等盒饭吃呢。然而,不管是房祖名还是张默,他们目前俨然已经是个角儿,你不能不佩服所谓的“世家”资源对子女成长的作用。可见世家子弟做起事来真是占足了天时、地利、人和。如果只是戏里人生其实也不打紧,不就是个赚钱的行当吗?如果人生如戏了,那就会有许多麻烦。
  前些天跟装空调的工人聊天,他说他家乡的村支书,由老支书传给弟弟,然后又由弟弟传回了自己的儿子,传了已经“三世”。看我有些不相信,竟然有些着急。强调说这些现象在他们老家已经相当普遍。我不是不相信,我发愣的原因是另有所想:愿这只是个别现象而不能蔓延,否则会酿成比较大的社会问题。
  我原来谋生的单位有个“一把手”,年纪渐渐大了,儿子向来不大争气,高中时代就让女友未婚先孕过。后来,一把手指示劳资部门将儿子调来本单位,上学、提干、慢慢就当了“一把手”。这花花太岁尽管被老子手把手教导,可依然阿斗一个,上任不长时间就由于武断指挥出了重大责任事故,致使单位元气大伤,员工们下岗的下岗,失业的失业。
  现在领导为了避嫌一般都不这么做了,都是甲单位头儿将子女安排在乙单位甚至丙丁单位,绕一圈以后,乙丙丁单位亦如法炮制,转着圈儿玩儿。尽管不明说,头儿们心里是哑巴吃饺子,一肚子数。大家相互照应,互相提携,子弟依然是人上人。正应了一句老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同样道理,房祖名、张默自然会有同样的机遇罩着,想不成名也难。
  成龙大哥很可爱,他是我比较喜欢的屈指可数的艺人之一。借他做个引子并不是贬低他,而是我觉得,在娱乐界有“世袭现象”只是博人一笑。可是,这事情又绝非只是发生在娱乐界,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受惠人已经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的身高了。

推荐访问:报刊 报刊 报刊
上一篇:人生相对论_人生相对论第一季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