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惊喜的英语 [令人惊喜的“舌战”]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4-12 点击: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内,我们习惯于“团结的大会”这样的用语。不管什么会议,似乎众口一词,对所有议程“一致通过”就是圆满、成功,于是“团结的大会”也是“胜利的大会”。这已是国人几十年一贯制的思维定势了。
  近年来这种情况正在悄然改变,特别是今年的两会,不仅代表、委员敢于对某些中央机关提出批评,更不时可见针锋相对的“舌战”。先是财政部、教育部等部委连遭政协委员“炮轰”,继而率先“发难”的委员又遭遇“反击”,“团结的大会”似乎变成了“争论的大会”。许多代表、委员和高层官员对这种现象却欣喜不已,认为这才反映出真正的民声民意,也是代表、委员参政议政的真实体现,比过去那只有一种声音的大会好多了!
  3月3日上午,女首富张茵向财政部等几大部委连开三炮:认为新《劳动合同法》中无固定期限合同是“大锅饭条例”;抱怨高收入阶层税负太高“吓跑富人”;称对进口先进节能环保设备征收进口关税和增值税是“不合理规定”。3月6日,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在分组讨论会上直言“取消五一黄金周存在诸多不妥”、“听取民意成了糊弄形式,从而误导了民意”。3月8日,来自天津的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华明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乃兰炮轰利息税。她出言惊人:“现在富人不存款,钱都拿去搞企业了;穷人才存款,老百姓辛辛苦苦挣钱存银行,并非投资获利,为什么还要在微薄的利息上征税?这不公平!”同一天,王平委员在无党派小组讨论会上矛头直指国企高管的年薪问题:“国有企业中层领导年薪几十万、高层几百万,这么高的工资是谁给他定的?老百姓怎么会没有意见!”3月10日,广东省省长黄华华代表在人大分组讨论会上说,“《劳动合同法》引发巨大争议,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他建议全国人大指派专门调查组尽快对该法进行专题调研。更多的代表委员对看病、就业、物价、住房、农民工等民生问题各抒己见,甚至言辞激烈、互相“叫板”。
  “挨批”的政府部门自然不好受,有些“发难”的代表、委员也不轻松。政协小组讨论第一天便有教育界委员向张茵“还击”,对她的三个提案予以反驳:说劳动密集型企业要取消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张茵本人的玖龙纸业公司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说富人税负要降低,张茵本人就是首富;说进口环保设备要免税,张茵的企业就是会造成严重污染的造纸业。该委员斥责张茵:“你讲话不能只代表你所处的利益集团!”针对刘乃兰“炮轰”利息税,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说:“利息税不是我们商业银行说了算,我们只是代扣的角色。”中建股份董事长孙文杰则针对“穷人才存款”一说持相反意见,而小组会主持人厉以宁教授则当起和事佬:“现在已经下调利息税了。”
  古人云,“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两会上出现的这种“争吵”,广大民众可谓惊喜有加,对那些为民请命、敢讲真话的代表、委员更心怀敬意。各抒己见、直言不讳激辩国是,远比不愠不火、模棱两可的发言好得多!“偏听则暗,兼听则明”,辩论不是“打口水战”,更非吵架,是真正的参政议政、民主协商。“一团和气”并非真正的和谐,争论的结果只会更加接近真理,便于取得共识,使政策更民主、决策更科学、社会更和谐、百姓更实惠。
  过去出席两会代表、委员的经典动作是“见面握握手,开会拍拍手,告别挥挥手”,这“三部曲”乍看挺优雅,其实很无奈,总给人以“花瓶”、“摆设”之嫌。百家争鸣是社会开放、公平、兴旺的标志。正如温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更有效地监督政府”,“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从过去的“一言堂”到今天的“众议堂”,是时代的进步,可谓善莫大焉,值得礼赞!

推荐访问:报刊 报刊 报刊
上一篇:大生产运动_他们也曾搞“大生产运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