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不理家长怎么办_班主任的“心”与“理”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6-13 点击:

  〔关键词〕心理健康教育;班级管理;班主任   作为心理教师,我曾经常被其他班主任问及如何在班主任工作中渗透心理健康教育,而我也总是乐于滔滔不绝地给他们讲很多心理知识,以及如何在班级管理中应用这些知识。但后来发现,班主任们更倾向于向那些有经验的老班主任询问,因为他们那里有直截了当的方法,可以拿来就用。后来,我因为偶然的因素做了一个学期的班主任,体会到了班主任在班级工作中渗透心理健康教育的酸甜苦辣。
  一、立威与攻“心”
  在班级管理方面,老班主任们的忠告是你要把班级镇住,这样才有办法管理。心理健康教育告诉我们师生要平等,教师要深入学生的内心。在一次实践中,我有了更深的感悟。
  有一次,我听说班里几个学生最近对抗情绪特别强烈。除了接触过一个对抗情绪特别严重的学生外,其他学生的情况基本是“道听途说”,没有直接接触。一天上课时间,我看到一个学生正在和教师对抗,而全班学生都在看热闹,顿时一股怒火冲上来,我走进教室,先用很生气的表情把那个学生镇住,然后顺势把他叫到自己身边。尝到甜头的我决定“登门槛”,要收他手上的铁尺(上课时拿在手上玩的),以便“杀一儆百”,树立我的威信。他拒绝了,我强硬起来,提高音调要他拿过来,他开始以沉默来对抗。当时的形势,把他叫到办公室,是比较保险的做法。但是根据经验和想要起到擒贼先擒王的效果,我把自己的专业忠告放一边了,选择了一个更冒险的做法——和他僵持,因为我觉得我有优势,而且还剩下三十分钟才下课。
  就是这一念间的选择,把我拖入了他的情绪漩涡,也把我置于一个尴尬的境地。他转头不看我,我没有立即认识到这一细节就是要对抗到底的征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我开始找话了。
  “现在把尺子拿过来”,我顿一下,“教师的规矩你知道,现在拿过来,下课可以拿回去。”
  此话一出,我内心微微一颤,这明显表明我的立场开始动摇,细心的他应该觉察到他已经小胜了,这样只会更加坚定他的对抗。
  我又决定返回原来的立场并增加威慑程度,“如果到下课的话,你的尺子就拿不回去了。”
  摇摆的心态,越来越少的时间,学生面前的尊严,纠结成我当时的囧状。我渐渐感到失败在向我靠近。
  下课铃响了,对峙结束了,我决定亲手去拿,当我摸到被他藏在裤管的尺子时,他挣了一下,跑出去了。这场对峙,我彻底失败了。
  后来,我叫一个和他关系好的学生去劝他回来,那个学生说他不愿意回来,并说他恨我。这话像一瓢冷水,浇得我透心凉。我可是心理教师啊!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啊!
  冷静了一会儿,那个学生告诉我,他最近心情不好,他爸爸不跟他一起住了。职业的敏感终于发挥作用了。我追问下去,才了解到他父母正在闹离婚。
  专业忠告终于重新占领了我的思维:面对一个无礼的学生,你要牢记,他的无礼言辞可能与你的言行没有直接关系。很多情况下,学生可能只是在发泄他们在生活中遇到的其他事件引起的挫折感。给这样的学生一次严厉的教训或警告他下不为例,这种做法极具吸引力,用愤怒的语言与学生相互攻击也容易被采用,但是,这样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甚至,让其他学生看到你生气的样子,只会降低你的威信。看来,最好的办法,只有为他的悲痛找一个方便的出口。
  于是,我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家长,了解具体情况,并表达自己的关心。
  第二天早上我又找到他处理这件事。
  为了降低他的抵触,在大课间,我决定拿一叠材料,叫他帮我发。他看到我,低下头,可能是昨天的电话起了作用,他没有拒绝帮我发材料。
  来到办公室后,我说道:“昨天你的行为,老师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因为在老师的印象中,你不是那样的,家里的事让你很难过,是吗?”
  这时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老师以前也有这样的感受,看着家里的大人闹矛盾,心里很想帮忙,可是自己的力量太小了,好想立刻长大。让我帮助你好吗?”
  他彻底忍不住了,流出了眼泪,我拿了一张纸巾给他。
  第一次的较量,心理健康教育方法战胜了老班主任的经验。一味地想着树立自己的权威,而不深入学生的心灵,不但威立不起来,反而会伤到教师的威信。这次小小的成功,让我觉得心理学的知识和技能对班主任工作是有很大帮助的。
  二、小题大做
  真正成为一名班主任后我才体会到,一些班主任为什么愿意采纳老班主任的经验,而不喜欢用心理教育的方法。因为很多时候,你会被学生的小问题淹没,例如,一会儿学生说“老师,他打我”,一会儿又说“他骂我”,一会又告状说“他拿我东西”。对于这些,老班主任的忠告是快刀斩乱麻,小问题不用解决或对学生“骂两句了事”。有时事情多的时候,发现老班主任的方法真管用。可是,一件事过后,让我有了新的认识。
  一次自习课后,“老师,他要打我”,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还没等我找到声音来源,一个小个子学生已经抓住我的手,后面一个小胖子对他紧追不舍。我用手示意小胖子停住,但是他好像没有看见一样,冲过来揍了小个子几拳,我一下子就火了,厉声制止小胖子。
  小胖子很委屈地朝我扬起他的手臂,“他用牙签扎我。”我定睛一看,一滴血从伤口渗出来,我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点,叫班长先陪他去医务室。过了一会儿,我把刚从医务室出来的小胖子和小个子留下来,搬出我惯常处理学生矛盾的法宝:先叫他们站在门口仔细想想整件事的经过。
  “你们两个谁先来说说。”
  “我先。”小个子争到。
  “你有意见吗?”我问小胖子。
  “没有。”
  “你说吧。”我把脸朝向小个子。
  “他上课先用铅笔扎我屁股。”小个子生气地指着小胖子。
  “在扎你屁股前,你在做什么?”,我想了解一下原因。
  “我在自己的位子上玩,没有惹他。”   “是这样吗?”我问小胖子。
  “是这样的,可是,我只是用铅笔轻轻地扎了他一下。”小胖子辩解道,“他还把我手扎出血来了,要爆血管的。”小胖子下意识地想转移问题的焦点。
  “你离他那么远,怎么扎到他的屁股。”我紧追不舍。
  “我同桌也扎了。”
  “你们隔了这么远,怎么能扎得到?”我依然坚持。
  “我从同桌身上侧过去扎的。”小胖子不情愿地说出了我想要的话。
  我顺势而下:“老师上课是怎么要求的——安静、不下位子。”
  小胖子一时理屈,不说话了。
  “是你先违反纪律的,先给他道歉。”我趁热打铁。
  “对不起。”小胖子不情愿地向小个子道歉。
  小胖子“伤势”较重,我心有不忍。
  “他打你,你应该先向老师汇报,怎么能用牙签扎人呢!多痛啊!给他道歉。”
  各打了五十大板,我觉得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就让他们归队了。
  过了几天,一次体育课时,两个人站在一起,又争起来了。
  我走到他们面前,照上述方法又问了一遍,小胖子被扎痛了,一直纠缠于此,认为小个子不对更多。
  我忽然顿悟了一下,追问道:“你上课为什么要扎他呢?”
  小胖子憋了半天,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我,冒出一句:“他以前打过我,我要报仇。”
  “多久以前,二十年前?”我反问。
  两个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很真。
  “二十年前我们还没出生呢!”小胖子掩嘴笑道。
  “同学之间要友爱,哪有那么久的仇。”看到他们两个真的觉得自己争得没意思了,我再次让他们握手言和,这下问题解决了。
  没想到,幽默会有这么大的作用。学生的矛盾很多时候并不一定是谁对谁错,有时候,是我们太较真,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解决问题,反而谁都不讨好,问题也不能真正解决。我也非常庆幸,没有快刀斩乱麻各打五十大板了事。在学生的矛盾中找不到“理”时,粗暴地行使教师意志,是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用心理学的辅导技巧,就能巧妙地化解学生的矛盾。
  三、心理知识让班主任起飞
  实践让我明白,在班主任工作中渗透心理健康教育,理念、方法、实践的决心缺一不可。
  很多班主任不愿意使用心理健康教育知识,首先是没有心理健康教育的理念;其次是不相信心理健康教育的效果;最后是觉得心理健康教育的方法很“繁”。所以,要让更多的班主任在工作中实践心理健康教育,我认为,首先,要帮助他们树立心理健康教育观念;其次,要帮助他们掌握足够的心理健康教育知识和心理辅导技巧;再次,还要有一颗愿意实践的心。
  在班主任工作中真正践行心理健康教育,就会在繁杂和辛苦的教育工作中收获幸福。
  (作者单位: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曽营小学,厦门,361022)
  编辑 / 王晶晶 终校 / 于 洪

推荐访问:北京大学
上一篇:STEM教育视野下信息技术课程的变革_信息技术课堂教学变革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