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榆县政府领导班子【孙洪君,“风生水起”兴通榆】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19-08-14 05:30:20 点击:

  总投资230亿元、装机容量达230万千瓦的风电基地项目全面开工建设,三一风电产业园、华仪风机制造、双吉机舱罩等风电装备制造企业相继建设生产……
  4.5亿立方米的新水使占向海湿地总面积三分之二的旧湿地、两座干涸多年的水库及众多干涸泡塘获得了新生,新生成湿地面积370平方公里,十年九旱的通榆县焕发勃勃生机……
  风生水起的塞外东北县城——通榆县的猛然发力、迅速发展,引起了世人关注的目光,赢得了百姓的欢欣鼓舞。
  今天的通榆之所以能“风生水起”,与一个人努力分不开。他就是吉林省通榆县县委书记孙洪君。
  2013年10月21日,雾锁东三省,天地白茫茫一片,行人举步维艰。本刊记者来到吉林省通榆县城,县委书记孙洪君连续三天都在忙着项目检查,只好在晚上抽空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孙洪君中等个子,身材微胖,声音洪亮,浑厚平和,没有一点“县太爷”的架子。四个多小时的采访中,孙洪君讲述了自己苦寒的身世、18年的共青团情缘以及转岗到大安市和通榆县之后的执政历程。
  有声有色地干事、有情有义地处人、有滋有味地生活,这是孙洪君的做人理念。
  思想超前,站位高远,统揽全局,为民务实,清廉高效,这是孙洪君的执政特点。
  给百姓办事,可以超负荷工作,可以放下架子和面子,这是孙洪君执政历程的真实写照。
  寒门子弟苦出身
  孙洪君用“卑微”和“草根”来形容自己的出身,然而,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却让他从不知自卑为何物。
  “因为家庭困难,我从小不知道什么是四大名著,15岁之前都没有见过汽车。”
  1964年2月,孙洪君出生于吉林省长岭县一个偏辟的乡村,他在家中排行老幺,上面有七个姐姐。因为是家中唯一的男孩,父母和姐姐们都视他为掌上明珠,宠得厉害。5岁的时候,父母就把他送进了离家仅有百米远的小学旁听。
  一跨进学校的大门,原本淘气的孙洪君立马变得安静下来,开始慢慢喜欢读书和学习。从小学到高中,孙洪君始终是同年级中年龄最小、个子最矮的学生,但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1979年,15岁的孙洪君高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入吉林水利电力学校(现长春工程学院),成为整个村里第一个考出去算是出息了的孩子。几年校园时光,学校的图书馆让他开阔了眼界,拓展了思维,更尝到了读书的甜头。
  1981年8月,17岁的孙洪君从吉林水利电力学校毕业。
  “当时我的志向是发挥特长,在水库或水利系统工作。”孙洪君说。
  等待分配工作的日子却如此难熬,整个8月份他有11天都呆在吉林长岭县人事局,为了省钱他每天晚上住澡堂,每天清晨就早早地坐到县人事局的长椅上等着,从最初的几十个毕业生一起等,到最后等待分配工作的只剩下他一人。
  阴错阳差当团干
  几天后,县人事局来了一男一女两名干部把孙洪君叫进办公室。
  “是团员吗?”
  “是。”
  “流水公社还缺个团干部,你愿意去吗?”
  “愿意。”
  虽然对共青团工作知之甚少,但孙洪君已经顾不上自己最初的志向了,只要能分配工作他都会答应下来。就这样,孙洪君阴错阳差地走进了共青团,而且这一干就是18年。
  第二天,孙洪君只身一人来到流水公社报到。因为经过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流水公社已经十多年没有团委书记任职。一切都需要从零开始。孙洪君初生牛犊不怕虎,借了一辆自行车开始了下乡调查。刚开始,孙洪君到一个村子,大家一看就是个大孩子,就没有人搭理他。后来,孙洪君清楚地记得,在碱草大队的大队部,大队支书王守国看出了孙洪君的勤恳和实在,特别是为了工作不辞辛苦,经过几次接触后便接纳了他。威望十足的老王头在公社开会时放下话:“咱自己家孩子这么大的时候能干啥?以后小孙说的话大家都要听,小孙安排的事要办。”从此,孙洪君的团干工作终于逐渐打开了局面。
  连续两个半月时间,孙洪君走了十几个大队,七十多个生产队。到1981年12月份,孙洪君已经发展新团员200余名,在全公社的各个村子都建立了团支部组织。随后,孙洪君研究要在碱草大队办团员学习班,讲团课。“团课讲什么内容我其实也是一头雾水,当时我喜欢看报,也有剪报的习惯。”孙洪君说,他将报纸上宣传的有关农村科技推广和致富的小窍门都摘抄下来,这样一来讲课的时候就派上用场了。五天的学习班结束后,很多团员表示受益匪浅,强烈要求以后公社团委定期组织学习班。
  在孙洪君的努力下,流水公社的共青团工作干得有声有色、红红火火。1982年春天,共青团吉林省委基层组织现场会就选择在流水公社召开,会议取得了圆满成功,共青团吉林省委的领导表示非常满意。
  1983年8月,因工作出色,孙洪君被调入长岭团县委,历任办公室主任和农村部部长。当时,全国共青团正在进行“采种支甘”活动,甘肃省需要羊草籽和胡枝子籽。长岭县的农业科技工作人员称,长岭县内没有这些种子,需要从外面引进。孙洪君不以为然,他骑上自行车开始深入全县的每块草原、地头,终于找到了草种。为了到内蒙呼和马场买燕麦支援甘肃,他吃住在马场两个月,有时困的累的实在不行了,就睡在草堆里。
  长岭团县委“采种支甘”工作连续三年受到团中央的表彰,这与孙洪君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他也因此被共青团系统的人戏称为“小八路”和“拼命三郎”。
  1986年1月,孙洪君调入白城团地委,1988年任白城团地委宣传部部长,1995年任白城团市委副书记,1999年7月,孙洪君从共青团转岗到大安市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离开了奉献十八年的共青团岗位。
  离任前,白城团市委的同事为他送行,他含泪朗诵了自己即兴创作的“我走了,共青团”。孙洪君说,他一生中最有激情的岁月给了共青团,他的履历中已深深烙上共青团的印记。“我会永远感谢共青团,永远不会忘记共青团,团情永在!”   转业地方县市行
  从共青团转业后的孙洪君自嘲自己是“官场另类”,他不抽烟、不喝酒,几乎不请人吃饭,也不参加饭局。繁忙的工作之余,书籍、音乐、乒乓球就是他最亲密的伙伴。也正是走出共青团,下到县市工作的15年,让这位精力充沛的热血青年,在充分发扬务实精明、干劲十足优点的同时,逐渐走向成熟,一步一步坚实地迈向了县市主要领导的岗位。
  在大安市委组织部部长、副书记、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八年,在对党口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的同时,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也始终兼职分管,锻造了他全面综合的领导能力。2006年8月,他平调至通榆县任县委副书记,从此,他的才能得到了更为广阔的施展空间。
  五年的县委副书记,在协助县委书记抓好县委日常工作又分管党群工作的同时,他还先后承担过矛盾交集的城市征地拆迁工作、纷繁复杂的信访工作、利益交织的生态综合执法工作,还始终担任县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就像哺育自己的孩子一样,他带领一班人马,把开发区从一片荒芜之地,建设成为厂房林立、企业集群、管理规范、服务高效的县域经济腾飞的新支撑点。
  五年的实际行动和工作成效赢得了组织的信任,务实的作风和真性情赢得了群众的拥戴。2010年10月,孙洪君主政通榆县政府,仅仅一年零九个月以后,他又成为通榆县新一届县委书记。在通榆七年的工作经历,让他迈出了自己执政生涯的最大跨越,也使他的身心扎根这片土地,与这里的36万百姓唇齿相依。
  在通榆县,孙洪君迎来了有生以来体现自我价值的最高峰,却同时也步入了最为艰难的从政之旅。通榆县是多年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区位不优,资源匮乏,生态脆弱,思想保守,基础薄弱,发展的压力随着他职务的升迁也越加沉重。如何破解发展瓶颈?如何让通榆摆脱贫困?如何让通榆的百姓也能过上更有保障、更有尊严的日子?一道道难题让孙洪君在通榆的公仆之行举步维艰。
  风电崛起梦成真
  “水、电、路、人,是通榆县发展的四大瓶颈性因素。”多年的通榆工作经历与深入研究,使孙洪君准确地道出了通榆发展的命脉所在。而他心中清楚,电,也就是风电产业,是通榆经济崛起真正的希望所在。所以,必须全力以赴破解这一瓶颈。
  通榆县地势开阔平坦,风能资源得天独厚,是国内最为优质的内陆风场之一。在孙洪君接任县委书记之前,他的前任县委书记崔征同志历经六年的艰辛努力,风电产业已经作为通榆县的支柱产业来培育,并且具备了风力发电、装备制造、零部件配套生产、综合服务这一产业化发展框架。然而,就是受风电送出瓶颈制约,已协议开发的230万千瓦风电场无法开工建设,三一风电产业园、华仪风机制造、双吉机舱罩生产、泰盛风电综合服务等风电产业化项目全部停止建设生产。只有最初建成并网的49.5万千瓦风电场在全省弃风限电的大环境下艰难运行……风电送出问题成为了真正的拦路虎。
  这是人人都明白的现实,也是人人都难以撼动的大山。孙洪君明白,自己这个县委书记上任后,第一个也是必须要推倒的,就是这座大山。
  2012年7月19日,孙洪君上任县委书记第一天,将前任县委书记送到长春市的新单位后,自己并没有回通榆县,而是直接跑到内蒙古科左中旗,开始了足以让他铭记一生的跑风电送出线路项目之旅。
  之所以要到内蒙古科左中旗,是因为通榆500千伏输变电工程的子项目——全长201公里的通榆至梨树500千伏输电线路必须经过科左中旗51公里。而在科左中旗这51公里附近恰好有一个敖力布告风电场,也面临风电送出问题,于是,科左中旗就想借助通榆县建设风电送出线路的机会,搭载送出敖力布告风电场的70万千瓦风电。
  然而,这对于通榆县来讲,是不现实的。从政策来讲,通榆至梨树500千伏输电线路是国家发改委专门批复用于解决通榆县风电送出问题的,不能用于送出其他地区的风电;从技术层面讲,该线路的同时送出能力是210万千瓦,最大限度也只能是送出通榆230万千瓦风电基地的风电,不具备再增加70万千瓦的送出能力;从现实来讲,通榆的230万千瓦风电基地已经由10家风电开发企业协议开发,也不可能从这10家企业当中让出70万千瓦给科左中旗的风电场送出。但是,对于科左中旗来讲,他们自己没有送出线路项目,如果能够搭载通榆县的线路实现风电送出,也是为当地百姓造福的难得机会,他们也不想放弃。双方就这样僵持住。与此同时,线路到底该如何建设,如何解决送出问题,也要得到吉林省发改委、能源局、电力公司的同意与支持。
  就这样,为了争取到科左中旗方面的理解,得到省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孙洪君几十次往返科左中旗与长春市协商沟通和汇报工作。科左中旗的领导最终被孙洪君的真诚和坚持所打动,从最初的不信任不理解,到最后成为了亲密的合作伙伴。省相关部门的领导也被孙洪君的敬业所感动,甚至与他成为了好兄弟,最终以最大的力度破天荒地对通榆的风电送出项目予以支持。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卓绝的协调工作,2013年8月18日,在吉林省、白城市各方面领导的支持帮助下,科左中旗、通榆县、吉林省电力有限公司三方在科左中旗召开会议,最终达成共识,通榆至梨树500千伏输电线路终于可以启动开工了,终于实现了他所说的多赢目标。回来的路上,孙洪君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一年多没有在车里听音乐的他,不仅听起了音乐,还在车内放声高歌,一切的艰难困苦、纠结委屈、心酸苦楚,都在强烈的兴奋中化作歌声与泪水……
  2013年9月9日,通榆县风电产业启动大会召开,从此,通榆230万千瓦风电基地全面启动开工,风电装备制造和零部件配套生产企业全面恢复建设生产,全县风电产业迎来了振兴发展的新时代,整个县域经济也从此步入了快速发展的新时期,而且对白城市、对吉林省也具有重大意义。
  水润通榆正当时
  通榆县气候地理条件特殊,十年九旱是难以改变的客观现实。由于生产生活对地下水长期过度的开采,造成了通榆地下水位连年下降、岌岌可危的局面。严重的缺水现状,使通榆生产、生活、生态用水极度匮乏。   孙洪君从上任县长之时,就开始谋划实施解决水的问题,破解这一制约通榆发展的重大瓶颈,直到担任县委书记一年之后,孙洪君带领全县干部群众,紧紧抓住国家水利政策性投入加大及连续两年丰水年景的难得机遇,在上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重视支持下,综合实施“七大治水方略”,取得了治水兴水战略的重大胜利,使水的问题不仅不再是制约通榆发展的瓶颈,反而成为促进县域发展的强大动力。
  方略之一:引进外来水,扩充水总量。实施“引洮分洪入向”和“引霍入向”工程,共为向海湿地及水库供水3.2亿立方米,使向海湿地日渐水草丰沛,生物多样性、生境多样性得到恢复和发展,本已多年不见的东方白鹳、大鸨、白鹤、白头鹤等珍稀物种又重回向海湿地。他全力推进“县城供水”工程,将哈达山水利工程的支流水引入通榆县城,作为城市用水。目前,工程前期工作已全部完成,预计将于2015年建成投入使用。
  方略之二:滞留过境水,洪水资源化。实施文牛格尺河洪水资源化工程,目前已滞留洪水2000万立方米,形成了20平方公里的丹江湿地。启动实施霍林河治理工程,治理霍林河225条堤坝及235公里河道,彻底解决3000多平方公里流域面积内的乡镇村屯防洪问题,预计于2014年初开工建设,2015年10月竣工。
  方略之三:贮存地表水,优化水环境。提前启动实施河湖连通工程。在全省河湖连通工程没有开始的情况下,采取政府投入、民间垫资等方式提前启动工程实施。目前已实现3个水库和6个泡塘的蓄水。实施涝区治理工程,庇护50万亩农田实现稳产高产,变涝区为丰产区。
  方略之四:持续供应水,补水有保障。完成了向海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建成了水库东西库桥闸连通项目,实现了洮儿河与霍林河的水量调剂,成功建立起向海湿地应急供水机制,为向海湿地保持生态平衡吃了一颗“定心丸”。
  方略之五:保护地下水,维护水安全。一是强化执法监管。严格控制开采三系水,保证合理使用和有效保护有限的地下水资源。二是加大保护力度。切实加强企业污水排放管理,确保地下水免受污染。三是提高城市饮用水标准。准备引进先进的管理机制、先进设备和先进工艺,使城市自来水达到可以直接饮用的最高标准。
  方略之六:节约使用水,避免水浪费。一是大力发展节水农业。二是实施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全县25万农民群众全部喝上了安全卫生水。与此同时,在全社会倡导和树立节水意识,建设节水型社会。
  方略之七是利用循环水,水源可持续。一是排水实现雨污分离。建设了雨污分离排水管网系统,保证了水体及土壤不被污染。二是污水实现循环利用。在全省县级行政区域中率先建成了日处理能力1万吨的污水处理厂,今年又将污水处理能力提高到2万吨,努力实现水资源良性循环利用。
  通过“七大治水方略”的实施,通榆水环境恢复到了1970年以来的最好状态,全县生产、生活、生态用水得到了充盈有效的满足。着眼未来,本着“生态向前看、发展向后看”的基本要求,孙洪君坚持要再辛苦个三到五年,努力让通榆的生态环境恢复到改革开放以前。
  生态经济谱新篇
  担任县委书记,真正主政通榆之后,如何把通榆这篇文章做好,是孙洪君必须思考并回答好的最大命题。如何才能走出适合通榆自己的路?首先,他认为必须冷静思考,理性把握,充分认清通榆是什么、要什么、怎么办?
  “通榆的发展,不要黑色的GDP,更不要带血的GDP。通榆的发展,是要我们的百姓在享受经济发展丰硕成果的同时,更要享有蔚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纯净的水体、有机的食品、顺畅的交通、平安和谐的社会环境,享有一个宜居宜业宜游的幸福家园。”
  孙洪君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去年,有一批从沿海发达地区淘汰出来的轧钢厂想落户通榆,如果落户,通榆的财政和税收肯定会有明显的增长,但是孙洪君考虑到轧钢厂对环境的破坏及对土壤水体的污染,最后还是婉言谢绝了。
  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委书记,要想做到“不以GDP论英雄”是需要一定的担当和勇气的,毕竟GDP是考核地方政府特别是县级政府的一个重要指标。
  “孙书记确实是难得的实干家,在GDP为政绩评价时期,在招商引资是重要发展经济手段时代,他一直坚持自己建设‘生态经济城市’的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确实需要大勇气。”通榆县县委办副主任薄尔金说,他与孙洪君相识7年,作为他的现任秘书,他曾暗自为孙洪君捏了一把汗,但更被孙洪君身上的实干与奉献精神深深感染。
  孙洪君介绍,今天的通榆正处在国内外众多发达国家、地区、城市十几年前或是几十年前经济崛起前的发展水平和阶段,正面临与他们当年相同的机遇与挑战。在如此重要的发展关口,必须保持清醒,作出正确的选择。就是要坚决放弃只要速度、不要质量,只管今天、不顾未来,只注重经济指标增长、忽略环境与资源代价的发展模式,就是要宁可冒着在一定程度上、一定时段上适当放缓发展速度,完不成经济发展指标任务,也要选择对子孙后代负责任的科学发展之路。
  “必须顺应大势,传承历史,确保发展思路立得住脚、符合实际、能管长远。”在这样的原则下,在继承前任思想、思路的基础上,对通榆县发展思想体系进行了完善与提升,确立了指导通榆县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发展的“六个定位”。分别是:
  功能定位:“基础在农业、重点在工业、根本在生态”。
  县情定位:国务院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国家级生态功能区;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份。
  目标定位:建设“生态经济城市”。
  产业定位:绿色能源产业、绿色农畜产品深加工产业、绿色生态旅游与书法文化产业、传统与现代服务业。
  项目定位:一是坚决放弃高污染和给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带来高风险的项目;二是围绕四大主导产业开展补链式招商,实施重点项目建设,实现要素集聚、产业集聚。
  理念定位:以“生态经济景观”三位一体的理念指导和推动全县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发展。2013年8月18日,在风电送出协议达成当天,也是孙洪君到通榆县任职整七年,任通榆县委书记一年之际。孙洪君为关东诗阵采风《鹤乡雅韵》成书赋诗一首,以言情,以言志。
  庶政纷繁忘夏春,不堪忧道又忧贫。
  富民哪得稍停脚,兴县何曾暂息身。
  虎跃龙骧人接力,风升水起梦成真。
  难能生态洪波涌,万里晴开鹤唱新。

推荐访问:不厌其烦 不厌其烦 不厌其烦
上一篇:辽西地区一年双收高效栽培模式探讨|辽西地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