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血栓栓塞症诊治与预防指南》精要解读,WORD版精编版

来源:演讲稿 发布时间:2020-05-21 21:03:26 点击:
最新资料推荐 2018版肺血栓栓塞症诊治与预防指南精要解读(1)概述篇 肺栓塞是以各种栓子阻塞肺动脉或其分支为其发病原因的一组疾病或临床综合征的总称,包括肺血栓栓塞症(PTE)、脂肪栓塞综合征、羊水栓塞、空气栓塞、肿瘤栓塞等,其中PTE为肺栓塞的最常见类型。引起PTE的血栓主要来源于下肢的深静脉血栓形成(DVT)。PTE和DVT合称为静脉血栓栓塞症(VTE),两者具有相同易患因素,是VTE在不同部位、不同阶段的两种临床表现形式。血栓栓塞肺动脉后,血栓不溶、机化、肺血管重构致血管狭窄或闭塞,导致肺血管阻力(PVR)增加,肺动脉压力进行性增高,最终可引起右心室肥厚和右心衰竭,称为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CTEPH)。

流行病学 PTE和DVT密切相关,大部分关于PTE流行病学、危险因素和自然病史的现存数据来自于VTE的研究。

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PTE和DVT均有很高的发病率。我国近年来国内VTE的诊断例数迅速增加,绝大部分医院所诊断的VTE病例数较20年前有10~30倍的增长。来自国内60家大型医院的统计资料显示,住院患者中PTE的比例从1997年的0.26‰上升到2008年的1.45‰。

病死率、复发率和CTEPH发生率PTE是一种致死率和致残率都很高的疾病。PTE 7d全因病死率为1.9~2.9,PTE的30d全因病死率为4.9~6.6,VTE全因病死率高峰期发生于初始治疗6个月内,随后呈明显下降趋势,其中PTE患者病死率显著>单纯DVT的患者。随着国内医师对PTE认识和诊治水平的提高,我国急性PTE的住院病死率呈逐年下降,由1997年的25.1下降至2008年的8.7。最新的注册登记研究结果显示急性PTE的住院期间全因病死率为3.37。

危险因素 任何可以导致静脉血流淤滞、血管内皮损伤和血液高凝状态的因素(Virchow三要素)均为VTE的危险因素,包括遗传性和获得性2类。

1. 遗传性危险因素由遗传变异引起,常以反复发生的动、静脉血栓形成为主要临床表现。<50岁的患者如无明显诱因反复发生VTE或呈家族性发病倾向,需警惕易栓症的存在。

2. 获得性危险因素获得性危险因素是指后天获得的易发生VTE的多种病理生理异常,多为暂时性或可逆性危险因素。如手术,创伤,急性内科疾病(如心力衰竭、呼吸衰竭、感染等),某些慢性疾病(如抗磷脂综合征、肾病综合征、炎性肠病、骨髓增殖性疾病等);
恶性肿瘤是VTE重要的风险因素,不同类型肿瘤的VTE风险不同,血液系统、肺、消化道、胰腺以及颅脑恶性肿瘤被认为具有最高的VTE风险,恶性肿瘤活动期VTE风险增加。

病理生理学 PTE栓子可以来源于下腔静脉路径、上腔静脉路径或右心腔,其中大部分来源于下肢深静脉。病理检查发现多部位或双侧性的血栓栓塞更为常见,影像学发现栓塞更易发生于右侧和下肺叶。PTE发生后,栓塞局部可能继发血栓形成,参与发病过程。

1. PVR增加和心功能不全栓子阻塞肺动脉及其分支达一定程度(30~50)后,因机械阻塞作用,加之神经体液因素(血栓素A2和5-羟色胺的释放)和低氧所引起的肺动脉收缩,导致PVR增加,动脉顺应性成比例下降。PVR的突然增加导致了右心室后负荷增加,肺动脉压力升高。右心扩大致室间隔左移,使左心室功能受损,因此,左心室在舒张早期发生充盈受阻,导致心输出量的降低,进而可引起体循环低血压和血流动力学不稳定。

2. 呼吸功能不全PTE的呼吸功能不全主要为血流动力学障碍的结果。心输出量降低导致混合静脉血氧饱和度下降。PTE导致血管阻塞、栓塞部位肺血流减少,肺泡死腔量增大;
肺内血流重新分布,而未阻塞血管灌注增加,通气血流比例失调而致低氧血症。

3. CTEPH部分急性PTE经治疗后血栓不能完全溶解,血栓机化,肺动脉内膜发生慢性炎症并增厚,发展为慢性PTE;
此外,DVT多次脱落反复栓塞肺动脉亦为慢性PTE形成的一个主要原因,肺动脉血栓机化的同时伴随不同程度的血管重构、原位血栓形成,导致管腔狭窄或闭塞,PVR和肺动脉压力逐步升高,形成肺动脉高压,称之为CTEPH。

现存指南的问题 近年来,PTE越来越引起国内外医学界的关注,相关学会发布了系列诊断、治疗和预防指南,但这些指南在临床应用过程中尚存在以下问题 (1)国际指南的质量良莠不齐,不同指南的推荐意见之间常常存在不一致性;

(2)影像诊断技术和生物学标志物的临床应用,丰富了对PTE诊断和危险分层的认识,但欧美指南的分型标准是否适于国人临床实践尚需进一步验证;

(3)国际指南推荐的PTE治疗方案与我国的实际情况可能存在差异,如溶栓药物的方案、直接口服抗凝药物(DOACs)的剂量调节等。

2018版肺血栓栓塞症诊治与预防指南精要解读(2)诊断篇 急性PTE的诊断与处理主要基于疑诊、确诊、求因、危险分层的策略。

疑诊 【推荐意见】 1.推荐基于临床经验或应用临床可能性评分(简化的Wells评分、修订的Geneva评分量表)对急性PTE进行疑诊的临床评估【1A】。

2.推荐临床评估联合D-二聚体检测进一步筛查急性PTE【1A】。

3.临床评估低度可能的患者,如D-二聚体检测阴性,可基本除外急性PTE,如D-二聚体检测阳性,建议行确诊检查【1A】。

4.临床评估高度可能的患者,建议直接行确诊检查【1A】。

【推荐意见说明】 评估D-二聚体检测结果的诊断价值时应该考虑年龄因素的影响,D-二聚体的正常阈值应该根据年龄进行修正。对临床评估高度可能的患者,D-二聚体检测阴性的可能性比较低,无论D-二聚体检测结果如何,基于临床经验和临床研究结果,应进行确诊检查。

(附GRADE分级表) 确诊 【推荐意见】 1. 疑诊PTE的患者,推荐根据是否合并血流动力学障碍采取不同的诊断策略【1C】。

2. 血流动力学不稳定的PTE疑诊患者如条件允许,建议完善CTPA检查以明确诊断或排除PTE【2C】。如无条件或不适合行CTPA检查,建议行床旁超声心动图检查,如发现右心室负荷增加和(或)发现肺动脉或右心腔内血栓证据,在排除其他疾病可能性后,建议按照PTE进行治疗【2C】;
建议行肢体CUS,如发现DVT的证据,则VTE诊断成立,并可启动治疗【2C】。在临床情况稳定后行相关检查明确诊断【2C】。

3. 血流动力学稳定的PTE疑诊患者推荐将CTPA作为首选的确诊检查手段【1B】。如果存在CTPA检查相对禁忌(如造影剂过敏、肾功能不全、妊娠等),建议选择其他影像学确诊检查,包括V/Q显像、MRPA【2B】。

【推荐意见说明】 对于疑诊PTE的患者需要根据血流动力学情况,采取不同的诊断策略(图3,4)。

CTPA能够清晰显示肺动脉内栓子的形态、范围,判断栓子新鲜程度,测量肺动脉及心腔径线,评估心功能状态;
结合肺窗还可观察肺内病变,评价合并症及并发症。但受CT空间分辨率影响,CTPA对于亚段以下肺动脉栓子的评估价值受到一定限制。

MRPA因为空间分辨率较低、技术要求高及紧急情况下不适宜应用等缺点,在急性PTE诊断中不作为一线诊断方法。

肺动脉造影长期以来一直作为诊断PTE的金标准,由于其有创性,更多应用于指导经皮导管内介入治疗或经导管溶栓治疗。

求因 【推荐意见】 1. 急性PTE患者,推荐积极寻找相关的危险因素,尤其是某些可逆的危险因素(如手术、创伤、骨折、急性内科疾病等)【2C】。

2. 不存在可逆诱发因素的患者,注意探寻潜在疾病,如恶性肿瘤、抗磷脂综合征、炎性肠病、肾病综合征等【2C】。

3. 年龄相对较轻(如年龄 4. 家族性VTE,且没有确切可逆诱发因素的急性PTE患者,建议进行易栓症筛查【2C】。

【推荐意见说明】 求因对于确定VTE的治疗策略和疗程至关重要。在急性PTE的求因过程中,需要探寻任何可以导致静脉血流淤滞、血管内皮损伤和血液高凝状态的因素,包括遗传性和获得性2类,具体见表6。

即使充分评估,部分患者仍然找不到危险因素,通常称为特发性VTE。对这部分患者,应该进行密切随访,需要注意潜在的恶性肿瘤、风湿免疫性疾病、骨髓增殖性疾病等。

对儿童和青少年患者,应该注意寻找潜在的抗磷脂综合征、炎性肠病、肾病综合征等;
对于育龄期女性患者,注意长期口服避孕药和雌激素药物相关病史。

危险分层 【推荐意见】 1. 建议对确诊的急性PTE患者进行危险分层以指导治疗。首先根据血流动力学状态区分其危险程度,血流动力学不稳定者定义为高危,血流动力学稳定者定义为非高危【2C】。

2. 血流动力学稳定的急性PTE,建议根据是否存在RVD和(或)心脏生物学标志物升高将其区分为中危和低危 【2B】。

【推荐意见说明】 本指南推荐的危险分层方法见表7。国际指南也有以PESI或sPESI评分作为评估病情严重程度的标准。sPESI评分由年龄80岁、恶性肿瘤、慢性心肺疾病、心率≥110次/min、收缩压 2018版肺血栓栓塞症诊治与预防指南精要解读(3)治疗篇 临床工作者应基于危险分层作出临床处理决策,对所有疑诊或确诊PTE的患者均应重视一般支持治疗,抗凝治疗为PTE的基础治疗手段,溶栓治疗可迅速溶解部分或全部血栓,减少严重VTE患者的病死率和复发率,若存在溶栓禁忌症或溶栓与积极内科治疗无效,可考虑行介入治疗或手术治疗。

一般支持治疗 【推荐意见】 对于急性PTE,若血流动力学稳定,在充分抗凝的基础上,建议尽早下床活动【2C】。

【推荐意见说明】 对于近端DVT与高危PTE,考虑其血栓脱落及再次加重的风险,建议在充分抗凝治疗之后,尽早下床活动;
对于远端DVT与低危PTE建议尽早下床活动。

抗凝治疗 急性期抗凝治疗 【推荐意见】 1. 临床高度可疑急性PTE,在等待诊断结果过程中,建议开始应用胃肠外抗凝治疗(UFH、LMWH、磺达肝癸钠等)【2C】。

2. 一旦确诊急性PTE,如果没有抗凝禁忌,推荐尽早启动抗凝治疗【1C】。

3. 急性PTE,初始抗凝治疗推荐选用LMWH、UFH、磺达肝癸钠、负荷量的利伐沙班或阿哌沙班【2B】。

4. 急性PTE,如果选择华法林长期抗凝,推荐在应用胃肠外抗凝药物的24 h内重叠华法林,调节INR目标值为2.0~3.0,达标后停用胃肠外抗凝【1B】。

5. 急性PTE,如果选用利伐沙班或阿哌沙班,在使用初期需给予负荷剂量;
如果选择达比加群或者依度沙班,应先给予胃肠外抗凝药物至少5 d【1B】。

【推荐意见说明】 不推荐常规药物基因组检测来指导华法林的剂量调节。对于疑诊的急性PTE患者,若无出血风险,在等待明确诊断的过程中应给予胃肠外抗凝,包括静脉泵入UFH、皮下注射LMWH或者磺达肝癸钠等。

对于急性高危PTE患者,首选UFH进行初始抗凝治疗,以便于及时转换到溶栓治疗。

抗凝疗程 【推荐意见】 1. 有明确可逆性危险因素的急性PTE,在3个月抗凝治疗后,如危险因素去除,建议停用抗凝治疗【2B】。

2. 危险因素持续存在的PTE,在3个月抗凝治疗后,建议继续抗凝治疗【2C】。

3. 特发性PTE治疗3个月后,如果仍未发现确切危险因素,同时出血风险较低,推荐延长抗凝治疗时间,甚至终生抗凝【1C】。

4. 特发性PTE治疗3个月后,如出血风险高,建议根据临床情况,动态评估血栓复发与出血风险,以决定是否继续进行抗凝治疗【2B】。

【推荐意见说明】 延展期抗凝治疗的药物通常与初始抗凝药物一致,也可根据临床实际情况作出适当调整。常用的延展期抗凝药物有华法林、LMWH,DOACs(利伐沙班、达比加群、阿哌沙班等)。

此外,在延展期治疗过程中,如果患者拒绝抗凝治疗或无法耐受抗凝药物,尤其是既往有冠心病史,并且曾因冠心病应用抗

推荐访问:课件 课件 课件
上一篇:2018年茂名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高标准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