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不愁嫁_保障房为何愁嫁?

来源:职场知识 发布时间:2019-06-13 点击:

  在中国房价节节攀升的现实背景下,保障房是众多中低收入群体实现“安居梦”的唯一途径,如何让他们都“居有其所”,是摆在中国保障房制度面前的现实考量
  保障房开始愁嫁了。
  这并非玩笑,7月以来,山东、广东、云南、海南四省审计署陆续公布了其保障房调查情况,数据显示四省有将近5万套保障房长期空置,保障房竟也上演起如此规模宏大的“空城计”,而空置原因则是申请者“弃购或弃租”。
  “空城计”只是前奏,8月8日,中国审计署的报告更让人咋舌: 2012年,有57.99亿元保障房专项资金被挪用,更有10.84万户不符合保障条件的家庭,因提供不实资料、相关部门审核把关不严,违规享受保障性住房实物分配3.89万套、领取租赁补贴1.53亿元。
  这在众多业内人士及专家看来并不意外,“保障房管理制度远远滞后,保障房建设怎么规划?怎么分配?保障房资金谁来监管?都是一笔糊涂账。”中国房地产协会副会长陈国强对《小康》表示。
  这并非完全否定中国保障房建设步伐,仅2012年全国就建成590.2万套保障房,惠及2667.77万人,然而巨大投入下仍有庞大的中低收入人群求“房”若渴。在房价节节攀升的现实背景下,保障房是众多中低收入群体实现“安居梦”的唯一途径,如何让他们“居有其所”,是摆在保障房制度面前的现实考量。
  谁是保障房的“主人”?
  李尚是北京西城区一家事业单位的员工,工资收入符合北京市关于申请两限房的要求标准,所以一直很关注相关信息。可是4年了依然没有申请成功。申请当年他符合北京市规定的外地独生子女带父母申请两限房的标准,所以很快就办理了相关手续。北京市各个区县的保障房是分别进行配租或配售的,因此各个区县的规定并不相同,在他的周围,一些人为了能够早日摇到房子转战各个区进行申请。李尚有一个同事就用非正常手段申请到保障房,李尚感到很不公平。
  李尚这番苦水并非个案,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提供给媒体的资料表明:截至2012年底,共有5665户瞒报房产、收入、资产的轮候家庭被取消保障房资格,约200余户已入住家庭被政府有关部门依法收回住房。而山东审计署近期发布的保障房调查情况表明:有7个市、38个县的815户居民家庭收入、住房标准等不符合保障条件,却仍获得审批通过,享受住房保障待遇。
  为此业内人士和专家呼吁,对保障房的分配审批工作千万不能“走过场”,应该通过公开入住保障房的个人申请信息,让社会监督,这才是根本措施。
  “现在保障房建设恐怕还是一个供求有效对接,不要错位的问题,就是政府保障性住房保障的对象和需求对象,怎么能够有效对接,而不是错位,让那些需要保障房的人能够真正得到保障。”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对媒体表示。此前媒体不断爆出全国各地经济适用房变相成为公务员“福利房”,则被认为是保障房“错位对接”的典型案例,近期杭州经济适用房允许上市又引来了各方争议,舆论普遍认为一些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利用手中特权,非法占有经适房,如果允许经适房上市流动,无疑更刺激了政府部门占有经适房的冲动,让经适房变为“官适房”成为更普遍的腐败现象,这不仅不利于经适房的健康发展,也会衍生更大的经适房乱象。
  建给下面住?建给上面看?
  分到保障房为什么又放弃?这种有意“空置”保障房的现象后究竟隐藏着哪些苦衷?四省的保障房报告均给出了统一的答案:配套基础设施或公共服务设施不完善、申请门槛太高。
  深圳今年首批推出了西乡安居家园和观澜茗语华苑两个安居房项目,共计2437套,经统计,交纳诚信保证金的申购家庭共计2090户,西乡安居家园项目因为位置和配套较好而销售火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观澜茗语华苑项目乏人问津,该项目距离深圳市中心区30公里,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抵达需要两小时以上,餐饮、商场、大型超市等配套设施匮乏,医院、学校等距离甚远。近两年来,除了安居房,深圳市推出的一些公租房项目也遭遇“弃租”。
  “保障房项目政策规划与夹心层需求不相符,忽视了目标群体的生活成本,政府单纯为了完成数量上的指标建设保障房,结果却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陈国强认为这是多个城市的普遍问题。
  建完保障房就“算数”,地方政府这样的心态也导致了保障房质量事件频发,仅海南省的审计数据就表明,有24个项目存在着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等问题,其中有770套住房出现墙体开裂、顶棚渗水等影响结构安全和使用功能的质量缺陷。
  一边是主动弃购、弃租保障房的群体,而另一边又有诸多人因为保障房申请门槛太高而望房兴叹。
  对此,有业内专家呼吁,加大对外来务工人员的保障力度。在强调“在当地没有自有房产”和“没有同时享受其他住房保障”的同时,公租房的承租条件可以适度放宽。
  面对高空置率的保障房,开发商也是一肚子苦水,保障房利润较低,回收成本也十分漫长,政府又很难独自完成这项任务,主要还是需要靠企业来投入。高居不下的空置率,对企业和政府都构成了挑战。一些企业对于没有“脱手”的保障房也是颇有意见。一位民营开发商高层曾在内部会议上发出怨言:公司建成的百套保障房政府迟迟不回购,造成近三百套的保障房空置,可是碍于要和政府长期合作的现实,只能自己发发牢骚。
  中国房地产信息集团分析师薛建雄认为,房子分不出去,企业收不回钱,高空置率会使保障房的开发模式出现问题,政府也面临巨大压力,政府需要多方面筹集房源,让房源覆盖面更广,可考虑通过购买商品房来推动保障房建设。
  谁动了保障房的“奶酪”?
  正当各地方政府纷纷抱怨保障房资金难以筹集之际,保障房资金却仍然成为各方觊觎的对象,国家审计署的公告显示:360个项目或单位挪用保障性安居工程专项资金,用于归还贷款、对外投资、征地拆迁以及单位资金周转等非保障性安居工程项目支出。
  专项资金或补助资金来源较为复杂,既有中央财政补助资金,也有地方财政补助资金;一些地方将土地划拨给融资平台,把卖地收入投入保障房建设;有的还将地方住房公积金的增值收益投入保障房建设;除此之外则主要来自社会渠道的融资。尽管保障房资金来源不一,但确是各方眼中的“香饽饽”,因为它是不用还本付息的财政补贴、按基准利率下调的银行贷款。通过梳理审计署公布的挪用专项资金的单位名单可以发现,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公司是占用保障房资金的主角。
  鄂尔多斯城投房地产开发公司两次上榜审计署黑名单,审计结果表明鄂尔多斯城投用保障性住房专项资金支付悦和城、万和城、E08公共租赁住房项目广告费及相关销售费用等共计284万元。不过鄂尔多斯城投却一直对外宣称致力于开发建设保障性住房,以保障民生为口碑及品牌突破点。
  重庆市城投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因为承担重庆公租房建设的一半任务,在土地、财政和金融方面享有扶持政策,然而此次国家审计结果显示:该公司用公租房补助资金2亿元支付非保障性住房征地拆迁款。
  然而,保障房资金使用并非没有“章法”,去年,财政部曾下文要求各级财政部门积极支持成立专门企业,负责建设、运营、管理公共租赁住房等保障性住房,以确保保障房资金专款专用,而地方政府善于打“擦边球”, 除了成立保障房建设公司,还有引入社会资本或商业地产专门建设等方法,但这些公司在建设保障房的同时还建设商品房,无疑增加了保障房资金专款专用的难度。
  然而对于挪用保障房资金的惩罚措施却相对温和,一位不愿具名的开发商透露:“一般就让把钱返回去,最多整改,不会将惩罚落实到个人头上。”他还预言,今年地方财政相比上年吃紧,保障房资金挪用现象将会更加普遍。

推荐访问:北京大学
上一篇:清润养肺汤_立秋时节话养肺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