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要读多少书读后感【一生要读多少书】

来源:自我评价 发布时间:2019-11-06 04:55:10 点击:

  美国幽默大师马克·吐温曾说:“世界上有三种谎言,它们分别是谎言、该死的谎言和统计数字。”不用说,他对各类统计数字始终持怀疑和鄙视态度。
  多年前,某家电视台有一个周六开播的谈话节目,嘉宾为各行各业的精英和准精英,偶尔出于应急的需要,也会纳入伪精英。我记得,某期节目请来一南一北两位“文化大师”,为了对接当月的世界读书日,畅聊的话题是“一生要读多少书”。
  第一个环节很轻松,由主持人提问,将相同的问题抛向两位不同的“大师”:“您至今读了多少书?”南“大师”约摸50岁,北“大师”约摸40岁,彼此礼让一番后,北“大师”出自京城的名门正派,底气更足,报出来的数字是10万册。主持人和现场观众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经过反复求证,北“大师”强调自己并非口误,他解释道:“阅读可分为许多种,有泛读,有跳读,有细读,有精读,某些书你只要瞄几行就能知其深浅好坏,这叫‘尝一脔而识鼎味’,某些书你只用随手把玩,看看里面的图片就能知其大概。这10万册书,其中至少有8万册书属于泛读、跳读、试读、翻读的品种,值得我细读和精读的书毕竟是少数。”
  就算如此,10万册可了不得!可不得了!有位观众心算能力强,很快他就算出北“大师”在30年间(从10岁算起)读10万册书,平场每天至少要读9本书,这可能吗?北“大师”面对质疑,妙语(其实是诡辩)解围:“每天有24小时,街上的退休老太太都能够坚持打9圈麻将,我咋就读不了9本书?”大家笑过之后,便饶过他了。
  轮到南“大师”回答问题,他说自己原则上同意北“大师”的观点,读书有可能仿效白蚁刨根,也有可能仿效蜻蜓点水,他报出的读书数为5万册,为此作出解释:“怪只怪我把行万里路看得比读万卷书更重要,所以在书斋里蛰伏的时间不够多,虽然痴长10岁,阅读量反而见少,真是惭愧!”观众也没为难他,这个环节就在一片啧啧声中结束了。
  多年后,我回忆起那期节目,仍然觉得可笑,倒不是觉得两位“大师”当众撒谎过于滑稽,而是认为,读书多少原本不是衡量水平高低的标尺,他们在卫视上放卫星毫无必要。《老子》《论语》《孟子》《庄子》,加起来不足16万字,身为“文化大师”,想必他们精读过,光是钻通这四本书就需要多少时日?因此两位“大师”自炫博学,所提供的阅读数据水分太多,简直不堪一驳,不值一哂。
  近日,我在书店看到金纲编著的《鲁迅读过的书》(中国书店,2011年9月第一版),颇为精审地统计了鲁迅一生读过的书籍,涉及中国的经史子集和外国的文学、艺术、哲学、历史、宗教等,金纲将它们分为4大类:国学1552种,现代496种,西学1189种,综合996种,共计4233种,考虑到有些书一种多册,鲁迅一生读书应在1万册左右。其中,肯定也有精读、细读、泛读、涉猎、浏览之分。我认为这个数据已经相当惊人,鲁迅精勤不懈,众所周知,说是“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绝非夸张。鲁迅读书1万册较之那两位“文化大师”读书10万册和5万册,不仅更为靠谱,而且全都落到了实处,有迹可寻,有据可查。具备说服力的是,在这1万册古今中外书籍形成的文化沃土上,鲁迅长成了参天大树。
  我爱读书,但我并不认为读书多多益善(极少数学者属于例外)。中国不乏读书多而最终读成脑残和废纸篓的书呆子,他们不仅缺乏鲜活的思想,而且缺乏判断力、行动力和创造力。中国也不乏饱读诗书而行若狗彘的伪君子。知识就是力量,这话没错,但知识有可能转化为正能量,也有可能转化为负能量,要视乎知识由谁掌握而定。
  (摘自《羊城晚报》)

推荐访问:一课
上一篇:[论建筑工程的项目质量控制] 建筑工程技术毕业论文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韩美范文网- 精品教育范文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