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范文网 专题列表

读后感言:《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读后感500字的相关文章

韩美范文网专题频道“读后感言:《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读后感500字”的相关文章,提供与“读后感言:《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读后感500字”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爸爸的背影何时不再孤单 爸爸的背影

02-23

标签: 背影 爸爸 孤单 何时 不再 关键词: 孤单 背影 爸爸
  我16岁那年,父母离异了。从此我陷入了孤单、自闭的生活,莫名其妙地在心里埋怨父亲,总是找机会和父亲疏远。   然而我记得很清楚,在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父亲对我的疼爱。因为母亲性子急,常常在我淘气的时候,举起巴掌拍我几下,每每这种时候,我就哭着跑出屋子,到院子门口等待父亲下班回来,为我擦去泪水,牵着我的小手回家。可这一切随着他们的分离,一去不复返了。   父母离异后,我随母亲生活,只是每月按时去父亲那里取一回生活费,住一晚上。后来,父亲有了新的女朋友,她和父亲百般的“讨好”我、迁就我,但我心里还是充满了对她的敌意。我有关节炎,她给我买来电热毯,铺在我的床上。父亲自然希望我能高兴,可我当着父亲的面,把电热毯扔在了地上。那一次父亲真的生气了,从此我对父亲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高中毕业后,为了逃避现实,我告诉爸爸想去参军,父亲一口答应了,并竭力促成了此事。谁知这种迁就令我更加失落:“爸爸讨厌我,是想把我送得远远的。”参军尽管是我早已渴望的事情,但那时却让我高兴不起来。   离开贵阳那天,父亲为我送行,路上他一直不停地讲,到部队要听领导的话、要学会照顾自己之类的话,但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倒是和送行的同学说得更亲热。临上车了,我也只淡淡对父亲说了声:“再见”。但我上车后发现,父亲一直站在离我窗口最近的地方,背对着我。这时,新兵们都抓紧着时间与送行的父母话别,我却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父亲的背影。   直到笛声响了,火车缓缓启动,父亲才忽地转过身,此刻我看见了父亲满脸挂着的泪水,火车在缓缓前行,父亲就望着我和火车一道缓缓跑动……部队的生活很艰苦,我也非常想念父亲。每年的大年三十,爸爸都会千里迢迢从贵阳赶到部队来看我,4年时间从未间断。   快20年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过去的举动给爸爸造成了影响,父亲至今仍是孑身一人。每次我问起,父亲总说:“恐怕找不到合适的人了。”听

儿子说他在爱:儿子老爱说自己害羞

02-21

标签: 儿子 害羞 自己 关键词: 他在 儿子
  法国有一本以8岁至12岁孩子为对象的杂志,取名《狼崽子》。在中国一讲狼便容易想到《东郭先生和狼》。法国人反其道而用之,他们语言中的狼崽子大概和我们的虎虎生威这个词差得不远。我的儿子也在8岁至12岁这个年龄段,他每天在长大,乐趣好像也每天都在变。一种乐趣新鲜不了几天就换花样。他拿一摞卡片,给我们提问,比如:猫从高处跳下时为什么前爪先落地?哪位法国总统曾经从火车上掉了下来?世界上最古老的乐器是什么?他还时不时地为他读到的新的手工做玩具的方法而欢呼雀跃并马上立竿见影动手实践,还有的时候他来到我们身边宣布新的一期《狼崽子》寄给他的明星招贴画将被贴在他的床头,那是他新的崇拜。花样真是多。   有天晚上我回到家,见他挂了一脸喜气。问为什么,他两只眼睛弯成眯眯的两道月牙儿:“我想我在爱。”说完递给我他新收到的《狼崽子》。   哇!《狼崽子》好前卫!“测验”栏目的标题,下面有8 个问题,每个问题有3 种可选择的答案,要狼崽子们任选,每个题目都有一种颜色的心型图案做标记:蓝心、红心、黄心。最后,答题的狼崽子要把自己所选的答案做个统计,哪种颜色的最多数都得到一个说法。我的儿子照此对号入座,便生出这么一脸笑容。   我仔细读了每一道题和儿子圈点的答案,不禁大笑。他的答题是:   你的第一次爱是什么?――幼儿园的伙伴(那是他的索菲!)。   你爱的时候谁先知道?――当然是所爱的人。   你的朋友和家人怎么猜出来的?――很容易,我们老是在一起。   你们俩在一起要是有人喊“噢,小情人”――我很生气。   你最美的梦想是什么?―― 一起过假期。   什么情况下你心跳?――她拉着我的手。   以后?――我们会结婚。   儿子一共得到4 个蓝颜色的心。蓝天一样纯净和平静。《狼崽子》说明:“没――事――儿。你的那些爱情,或者说你的爱情,你都感受得很好。你有一个亲爱的,你的家长、朋友、老

儿子挺住!穷爸爸为你建一个救命“山寨ICU”_穷爸爸和富爸爸

02-21

  【新闻背景】脊索瘤是颅内较为少见的一种有局部破坏性的恶性肿瘤。这种肿瘤往往向肿瘤局部周围的骨质内浸润生长,将骨质破坏,并且生长到哪个部位就会破坏那个部位的局部及周围神经组织,造成压迫、导致神经坏死。目前,这种病还没有治愈案例。根据国外文献记载,脊索瘤发生率为1/100万,此类患者大约存活3至4年。   福州少年黄剑锋不幸身患脊索瘤,丧失自主呼吸能力,只能住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维持生命。然而,住在ICU,一天要花费三四千元,别说他这样的穷人负担不起,就是富裕人家也难以承受。由于实在无钱住在里面,可儿子离开ICU又会死亡,其父黄福森经过痛苦思考,竟在家自建了一个“ICU”以拯救儿子!按照国外经验,一个丧失自主呼吸能力的病人,一旦离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生存机会就是零。那么,黄福森自建的山寨“ICU”能像医院的ICU一样管用吗?靠着这个土ICU,他能不能成功救活儿子呢?   医院花钱似流水穷父亲无奈自建“ICU”   黄福森的命运几乎是在一夜间被颠覆的。这个贫穷的搬运工原本有个快乐温馨的家庭,但自从儿子身患脊索瘤后,他就被推入了万丈深渊。   黄福森1967年出生于福建省晋安区象园村,妻子章小英今年40岁,原是福州南平市光泽县农民。1994年,两人在福州打工相识并结婚成家。1996年,章小英生下儿子黄剑锋,之后,他们双双进入福州永辉超市集团打工。章小英从事水饺推销工作,黄福森做搬运工。章小英月薪1000元,黄福森每月收入1200元,生活虽然清贫,但因为省吃俭用,加上儿子乖巧懂事,小日子过得倒也幸福。   然而不久,一场灾难突然降临。2008年7月,黄剑锋正在福州十八中学打篮球时,忽然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不久,他发现自己的右手、右脚也控制不住。黄福森于是将他送往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检查。结果该院检查出他患了脊索瘤!夫妻俩如遭晴天霹雳,呆立当场!医生告

儿子,谢谢你如此宠我_儿子,谢谢你如此宠我爱我

02-18

标签: 儿子 如此 谢谢 我爱 关键词: 爱我 儿子 谢谢你
  生命是一个远离的过程      那天,肠镜结果出来的时候,我没哭,你却一个人站在太阳底下,号啕着给你的大姐―――我远在美国的女儿打电话。通完电话之后,你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然后又将头埋在膝盖间,我看到你宽厚的肩膀在不停地颤抖……十分钟后,你像下决心似的,擦干眼泪走向我:“妈……”我知道你是决定要坚强面对的,可是,面对“恶性肿瘤晚期”这样的结果,你根本就无法接受。   你扑在我的怀里,死死地搂着我,我知道,你怕,怕病魔把我带走。医院的走廊里人来人往,对于这样悲凄的场景,大家都有着爱莫能助的麻木。而我的心里,反而变得坦然、勇敢而宁静。这一天来临之前,我一直以为,妈妈在你们的生命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我常常十天半个月才能看见你一次,至于那个大学毕业后就到美国去的女儿,对我来说,就是视频里的一个影像。自你们纷纷考入大学,离开家的那一天起,我就变成了一个失落的母亲,常常,我会羡慕那些家有“啃老族”的同事朋友,至少他们可以常常跟儿女厮守在一起。你们的爸爸常常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说要是真那样,我又不定会郁闷成什么样子。   这一天来临之前,我一直觉得生命是一个远离的过程,这个过程从我生下你们那天就已经开始。   但也就是从这天开始,你一点一点改变着我的想法―――其实,我并不真的了解你,我的儿子。   一夜之间,你做出了两个决定:一、辞去你现在的刑警队长的职务,调到行政办公室;二、你将你的房子交给了中介。这样,你就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财力来陪我,你不许我说这是最后的时光。   没有人同意你的选择,你的爸爸、姐姐还有妻子,包括我。但你那么固执,你不跟他们做任何解释,你只对我说:“妈,这些东西都会失而复得,但你不能。你不要让我有遗憾,所以,别拒绝我,行吗?”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是感觉到,因为你,我对这场病真的没了恐惧。   手术在你的坚持下还是做了。手术的前一夜,你跟大

儿子的“青春信号”|青春训练营显示信号是什么

02-18

   儿子刚刚上初一时,对男女那方面的感情还是朦朦胧胧的,可班上“情窦初开”又相对大方的女同学,已暗中向男生“眉目传情”了。但这类“青春期动作”常常遭遇儿子等一干男同学的冷嘲热讽。    一次周末的饭桌上,我正开启一瓶四川名酒“剑南春”,儿子在一边说话了:“爸爸,我们班有个女同学,外号就是这酒的名字。”“剑南春?怎么,她喜欢喝酒?”我不解地问。儿子笑道:“不是。她特别喜欢和男同学一起玩儿,所以我们就给她取了这个外号―――见男就春。”我心想,这些半大小子也真想得出来。见我不吱声,儿子又自鸣得意:“一开始男同学背后叫她‘花蝴蝶’,后来还是我想出来‘见男春’这个外号的。同学说这外号联想丰富又含蓄。”我听了眉头一皱,板着脸说:“以后不准乱给同学取外号,无聊!”儿子见我没好话,不吭声了。吃完饭,儿子做作业去了。妻子一边洗着碗,一边对我说:“孩子跟你闲聊些学校的事情,你态度这样,他以后还愿意和你交流吗?其实,男女同学之间的玩笑就那么回事,何必当真嘛!”我说:“这不是玩笑,是对异性的取笑和不尊重。”妻子撇撇嘴:“有那么严重?”    隔了没几天,儿子又对妻子说:“班上有两个女同学风骚得很,别的女同学下课后都去跳橡皮筋、踢毽子,可她俩老喜欢跑来和我们男生一起打乒乓球,不让她们打,她们就挡着台子。”妻子顺口道:“男女同学之间何必划分界限,一起玩玩又有什么嘛!”儿子争辩说:“可她俩不是来打乒乓球,是想来勾引男生的。”妻子乐了:“瞎说,你懂什么叫勾引?”儿子说:“当然懂了。那次她俩都穿着很漂亮的短裙子,问我们裙子好不好看,我们就故意说丑死了,把她俩的眼泪都气出来了。”说这话时,儿子一脸得意。    儿子三番五次对女同学的不友善态度,让我觉得他似乎有某种心理在作祟。记得我们当年也曾有过这样的异样举动,比如课桌上的“三八线”,比如特别忌讳说自己喜欢某个女同学,并为此刻意和女同学过不

爸爸的田鸡腿_爸爸的田鸡课文

02-18

标签: 鸡腿 爸爸 田鸡 课文 关键词: 田鸡 爸爸
  那其实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当时“文化革命”开始不久,父亲被红卫兵们打成了“走资派”。再过些日子,批斗便开始了。    那年夏末的一个中午,如往常一样,我去机关食堂里买了饭菜回家,就等着父亲。很久了,那熟悉的慢而沉重的声音仍未在门外过道上响起。    饭菜摆在桌上都已凉了。我们三兄妹围着桌子坐着,馋馋地望定那两碟菜。其中的一碟,是我们全家都爱吃的田鸡。又过了一会儿,我的小妹三毛实在熬不住了,伸出手来欲拿一只田鸡的肥腿。我止住了她。    日影在桌上移动,邻居们早已吃过饭睡午觉了,四下里很静谧,但父亲还没有回来,我只好对两个妹妹说:“爸爸看样子中午不会回来了,吃吧。”两个妹妹就吃起来,我也吃着,但都吃得很慢,也不似平素吵吵闹闹,仿佛知道父亲会回来,只是边吃边等。    都知道父亲喜欢吃田鸡,于是只夹炒在田鸡里的大红椒或无肉的背脊,把大腿都剩着。平素最贪馋的三毛,这时也一副懂事的模样。她夹着一块田鸡腿.看了一看又放回到碟子里。结果是一餐饭吃完,那一碟田鸡还剩下大半,全是大腿。    刚吃过,父亲却忽然回来了。父亲的脸色非常难看,而且他的额角隆起了一个馒头样的包。我一见之下仿佛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冲过去扑到父亲身上。    大妹望见父亲额角的包,惊问是怎么搞的。父亲勉强一笑,说是走路不小心碰在了电线杆上。父亲本是近视,这么一说还真是诓住了我的两个妹妹。我却忍不住,仰头说:“爸爸,今天又开你的批斗会了!”父亲急忙对我丢眼色,又趁妹妹们没明白过来,故意轻松地问:“你们都吃过啦?我还没吃中饭呢!”    父亲把桌上的竹纱罩揭开,看到那一碟田鸡,都是大腿,他的脸立即抽搐了一下。我看见父亲的眼睛分明潮红了。我朦朦胧胧地感觉到,在外边受尽凌辱的父亲,带着肉体与心灵的伤痕回到家中,从一碟他的儿女舍不得吃而为他留着的田鸡里体味到的是什么。    就是从这天中午起,父亲说他

爸爸,我私奔了|女主爸爸找私奔的女儿出车祸

02-18

标签: 私奔 爸爸 车祸 女儿 关键词: 私奔 爸爸
  父亲从女儿房门前经过,发现女儿的房间异常整齐。这太奇怪了。   女儿15岁,追求时尚却不爱整洁,房间一向凌乱不堪。今天。不但被子叠得有棱有角,其他物品也摆得整整齐齐。擦得一尘不染。   他看到枕头上放着一封信。他拿起信,信的开头写着“亲爱的爸爸”几个字。   父亲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颤抖着拆开信:   亲爱的爸爸:   写这封信时,我心中充满内疚和不安,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我要离家出走了。   为了避免你和母亲的阻挠,我和男友兰迪必须这样私奔。我们已经是一体的了,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我相信。你们会喜欢兰迪的。他身上文了各种图案,他服装另类,发型独一无二。我和他之间难舍难分,南且,我已有了身孕。   兰迪说,他要这个孩子,以后我们三个人幸福地生活。我想,我们肯定会幸福的,虽然兰迪比我稍大一点(男人42岁,在现今社会不算太老,是吧?),也没有什么钱,但这些不应该成为我们感情的障碍,你们说对吗?   我们打算到深山老林里去,搭一间小木屋。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过冬的木柴。当然,兰迪还有好几位女友,但是,我知道他会以他的方式对我忠诚的。   兰迪认为,大麻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我将和他一起种植大麻。   同时,我们还要向上帝祈祷,希望科学家早日找到治愈艾滋病的方法,这样,兰迪就可以康复了。他应该能得到这样的好报。   爱你的女儿 罗丝   父亲差点昏厥。这时,他看到另外几个字,“未完,见反面”。   他慌忙把信翻过来:   “爸爸,你刚才读到的都不是真的。真实情况是,我在隔壁邻居家,并想让你知道,生活申有好多事情比我的成绩单要糟糕得多。我的成绩单放在书桌中间的抽屉里,请你签上名,然后给我打电话,让我确信我可以平安回家了。”

儿子,爸爸不是郑渊洁 儿子爸爸不是郑渊洁阅读答案

02-18

   儿子,今天爸爸给你谈的是:我与别人的爸爸有何不同。    先提三个事例:一是李开复对女儿说,成绩只不过是虚荣的人用以吹嘘和慵懒的人所恐惧的无聊数字而已;二是郑渊洁在儿子18岁后,送给他两个礼物,一辆车和一盒避孕套;三是广西有个学生考上了清华大学,父母的教育秘诀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只是让他快乐地成长。    几年来,我非常关心你的学习成绩。你肯定有点不耐烦了。瞧,李开复说了,成绩只不过是无聊的数字而已。我要告诉你,李开复曾经是Google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他给两个女儿提供的教育环境和物质保障是我终生难以企及的。李开复的女儿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李开复讲“成绩是无聊数字”的同时,还说了句:最重要的是你在学习,你需要的唯一衡量是你的努力程度。    李开复劝女儿不要在乎成绩,但给女儿写信时,又很自豪地提及女儿的“高中微积分第一名”。因此,你千万不要把成绩当作无聊的数字,依然要坚持刻苦学习。李开复的女儿其实留学不留学无所谓,他的家产和影响力,足可以使女儿有个很舒适的工作。而你的成功要靠自己的打拼,因为爸爸没有李开复那么大的能耐。    你是读着郑渊洁的故事长大的。童话故事为郑渊洁赚得盆满钵满。在这种家境中,郑渊洁的儿子拒绝了校园里按部就班的课程,在玩耍中发展自己的人生。他去非洲旅游,回来后竟然瞒着父亲出版了摄影集。而像我这样的爸爸,顶多给你一些远游的路费。我们父子与郑渊洁父子不是一个档次,他的家教理论不适合我们。你作为平民百姓的孩子,依然要沉浸在校园的课程里,除了刻苦学习,别无选择。    广西的学生考上清华大学,父母的教育秘诀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只是让他快乐地成长。这里,我们要正确理解什么是快乐成长。我对你的学业要求很严格,有人曾经斥责我:“你给孩子施加了多大的压力啊,孩子能快乐成长吗?”儿子,你要记住,快乐成长与刻苦学习并

儿子生日妈妈感悟心语 [呵护残疾儿子69年]

02-18

标签: 儿子 心语 残疾 呵护 感悟 关键词: 残疾 儿子 呵护
   那是个星期一上午,办公桌上的蜂鸣器第25次响起时,我叹了口气,无奈地拿起听筒。我在路易斯安那的一家医院贫民住院部担任主管,每天都忙忙碌碌。    “谁在呼叫?”我厉声问接线员。    “是一位女士,她需要一名医生到她家出诊,看看她的儿子。”接线员有些紧张,“您愿意跟她谈谈吗?”    隔壁办公室里一个护士等着和我谈话,门诊部里四个常驻医生正在为他们的病人诊断,需要我的指导,而且我的病人也等着我。因此,我实在抽不开身。    “帮帮忙吧?”接线员央求道。    “好吧,把她接进来。”我无奈地答应了。    “吉乌拉医生?”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是罗杰斯夫人,我需要一个大夫到家里看看我的儿子巴迪,他瘫痪在床上,必须马上看医生。”    “那么之前是谁为你儿子看病呢?”我打断了她。    她解释说,之前的医生现在不出诊了。社区诊所也不再派护理人员到她家了,除非有一个医生定期到她家出诊。    “对不起,夫人,我帮不了你,我们没有足够的医生。”我说。    “噢,天啊!”听得出来,她很失望。    尽管心底有一个声音劝我赶紧挂电话,但我还是询问了巴迪的情况。    “他天生残疾,不会说话,一直靠药物维持生命。他两岁时学过走路,但好景不长,53年前他的腿断了。”    53年前?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您的儿子多大啊?”我问道。    “他今年69岁。”    我在心里迅速计算着。“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您的年龄吗?”    “我今年91岁。”    “您是说您一直照顾着残疾的儿子?在家里?69年?”我简直不敢相信。    “没错。”    “夫人,”我说,“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到您家出诊。”    第二天,我带着助手来到了罗杰斯夫人家。精神矍铄的罗杰斯夫人优雅地跟我们打招呼,她看上去并没有91岁。我们穿过整洁的起居室来到屋子后面巴迪的房间

爸爸在哪里等3则_爸爸在哪里

02-17

标签: 爸爸 哪里 关键词: 爸爸
  爸爸在哪里      一个万能电脑公司开展览。安格尔教授前往参观。推销员说:“可以提出任何问题,这电脑会给你正确答案。”   教授写下他的问题:“我爸爸在哪里?”推销员将这句话输入,一会儿答案就出来了:“你爸爸在海上钓鱼。”   “乱讲!”安格尔教授说,“我爸爸已经去世十年了!”   “电脑是不会出错的,”推销员坚持说,“不如你再试试用别种方式问。”于是安格尔教授再问:“我妈妈的丈夫在哪里?”   电脑回答说:“他去世十年了,但你爸爸在海边钓鱼。”      妙 答      某作家在签名售书,一胖女士问道:“你说女人是一本书,那我这样的女人是什么书呢?”作家忍不住笑了:“是合订本!”      快疯掉了      一名男子被控在双层巴士上打了一个女人,法官盘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理由。   这名男子解释说:“她上了巴士后,坐在下层我旁边的位子。然后她打开袋子,取出皮包,关上袋子,打开皮包,拿出一块钱,关上皮包,打开袋子,把皮包放进去,然后再关上袋子。然后,她看见售票员正要到上层去,她就打开袋子,取出皮包,关上袋子,打开皮包,将一块钱放进去,关上皮包,打开袋子,把皮包放进去,然后再关上袋子。”   法官大声呵斥:“别说了!你快要把我搞疯了!”   那男子说:“没错!那就是我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