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范文网 专题列表

如何落实好三会一课制度的相关文章

韩美范文网专题频道“如何落实好三会一课制度”的相关文章,提供与“如何落实好三会一课制度”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如何将课文改成课本剧_郑振铎“俗文学派”研究

04-12

  内容提要:郑振铎的《中国俗文学史》奠定了民间文学研究中的“俗文学派”。对于“民间文学”、“俗文学”以及“白话文学”、“平民文学”等“五四”时期同时涌现的诸多颇多重复又略有差异的概念辨析,往往是站在各自的理论立场做出的后解释。笔者力图还原郑振铎“俗文学派”的思想背景与价值选择,在现代学术史视野下重评“俗文学派”,从而揭示在现代学术发展与学科分化过程中,民间价值是如何生成与裂变的。   关键词:郑振铎 “俗文学派” 民间价值   在20世纪民间文学学术史上,民间文学、俗文学、民俗学等诸多概念不仅标志着研究民间文学时的学科分野,也意味着以何种学术视角进入民间文学与文化现象。因而,纯粹意义上的概念辨析、标榜客观的学科独立不仅不可能,相反会加倍遮蔽现代民间文学学术话语产生的原生语境。只有揭示出学术立场与视角的选择是怎样制约了民间文学、俗文学、民俗学等学科从重合到分离的不同走向,真正理解现代学者的不同情怀与学术追求,才能由此反观现代学术发展的道路,跳出理论与方法的自我循环,重新接续民间文学与当代民间的血脉联系。   正是从这个意义来说,以郑振铎为代表的“俗文学派”成为民间文学、俗文学以及民俗学在学科形成时期的一个重要纽结点。郑振铎的“俗文学观”影响了20世纪民间文学的学术理路。由于社会文化变迁与意识形态的影响,“俗文学派”的价值意义始终未能得到正确评价。“十七年”时期,“俗文学派”被指为地主、小市民文学而趋于沉寂。新时期以来,俗文学研究重新兴起,分化为三种研究路向:一是依附民间文学研究,靠拢民俗学,淡化了文学属性;二是走向泛化的通俗文学研究,却往往采用雅文学的评价标准,丧失了民间新鲜泼辣的力量;三是严守传统学科界限的俗文学研究,重点研究变文、宝卷、子弟书,成为古典文学研究的一部分。重评“俗文学派”,重新定位它与民间文学、通俗文学乃至大众文化的关系,对于反思当代民间

落实《政府工作报告》目标 公共文化服务补短板提效能:深圳医疗短板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04-11

标签: 工作报告 政府 深圳 写入 效能 关键词:
原标题:落实《政府工作报告》目标 公共文化服务补短板提效能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改革发展,提升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能力。北京大学教授、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李国新表示,这将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李国新表示,近年来,我国在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升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能力方面,进展快、提升大。但与此同时,应该看到,与当前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相比,公共文化服务水平仍然有待提高,特别是体系不完善、发展不均衡、效能不高的问题比较突出。“因此,实现《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重点还是要抓紧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李国新说。公共文化服务以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为主要目标,重在保基本、兜底线、促公平。李国新认为,从全国来看,目前还存在发展不均衡的问题,要抓紧把短板补上,进一步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建设,进一步夯实公共文化基础,“目前,全国各地都出台了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实施标准等文件,但有些标准还不够具体或落实不够。下一步,需要进一步完善和落实相关标准,着力推进公共文化设施、基本公共文化服务项目的标准化,提高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能力,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与过去相比,现阶段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有了很大变化,更加追求个性化、特色化和多样化。”李国新说,在此背景下,提升基层公共文化服务能力,要更好吸引社会各方力量参与,形成政府、市场和社会共同参与的格局,“目前,我们在社会力量参与方面还存在一些障碍,下一步要清除障碍,优化文化服务领域的营商环境”。此外,在互联网与生活无缝衔接的当下,公共文化服务也要在变革中发展,要顺应互联网发展的大势,不断创新公共文化服务形式,提升原有服务体验效果,开创新的服务内容,以更好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变化的需求。文化和旅游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要探索推进公共文化服务社会

如何做好一名合格的医生 [医生的“合格”与“好”之间]

04-11

标签: 合格 医生 一名 做好 之间 关键词: 医生 合格
  “能治好病,是合格的医生,能花最少的钱治好病,才是好医生。”这是市民无记名投票选出的“武汉市人民满意的好医生”之一――武汉市汉口医院医生王争艳从医25年的一个心得,并铭刻在心时时践行。在几乎人人诟病看病贵及大处方盛行的今天,她做到了25年平均单张处方不超80元,至今还常开两毛钱的处方――阿托品,调节心率,就只用两毛钱。   王争艳先后待过4个门诊站点,每到一处,一些老病人竟辗转追随,又有新病人聚少成多。如今医患关系紧张,病人与医生互不信任,甚至“医闹”成为一种“职业”,医生被殴已不是什么新闻。但从王争艳医生身上我们看到,医生要得到病人的信任甚至爱戴也不是太难,医生的“合格”与“好”之间也没有什么难以逾越的障碍。   要做一个好医生难吗?好像也不是太难。说实在的,现在医生的医术不会太差,年轻医生更都拥有高学历――我所居住的这个不算大的城市中大点儿的医院,不是硕士根本进不去。问题的根本还是出在是否能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一位高血压病人,在顶级大医院领到了每月800元的处方单――超过他每月退休金的一半。王争艳为他调整处方,每月只需80元药费。王争艳说,没有诀窍,任何一种病,都有可开可不开的药,都有高中低价位的药物,就看医生一支笔。就这么简单。   要说难也实在难,简直是难上难。如今,城市中从医20多年的老医生有排屋有别墅、开着私家车的会少吗?而王争艳不开大处方,虽然病人追着她看,却生活得那么清苦:她本人现在每月收入两千元左右,丈夫是车工,每月扣除三金的净收入约六百元。一家三口18年来住的房子不足50平方米,读大学的儿子,至今还睡在阁楼上。一位公认的好医生,一个会开2毛钱的处方就能解决问题的医生目前过的是这种生活――与贫困线相差无几。当周围的人小康甚至富裕了,你能致富不致富而守住清贫,你说这还不难吗?这就是好医生很少的原因,这就是医患关系紧张的根源。问题就在于,

如何破解地方“一把手”监督难_破解一把手监督难题

04-11

  “一把手”权力过大是监督难的主要原因之一。比如一些县委书记,什么都可管,什么都要管,像个土皇帝,还有谁不怕他,谁敢去监督他呢?既然无人敢监督他,他当然可以为所欲为,也必然为所欲为,因为世界上绝对没有圣人或天使。这几年已见诸报端靠卖官发财而落马的成百县(市)委书记不正是这样的“土皇帝”吗?   然而,这些“土皇帝”的许多权力实际是虚幻的、人为制造的或自己僭取的,因为党章党规并没有赋予他们绝对权力。不信,大家可以去翻阅党章党规。国家宪法和法律更没有任何条款赋予他们绝对权力。他们凭什么要在一个地方当“土皇帝”,要在那里支配一切、指挥一切呢?湖南辰溪县委以“常委会议纪要”形式非法把一个公司负责人“押解”到看守所,前去探望的人必须经过县委书记的“批准”。这明明是宪法唯一赋予检察院和法院的权力,任何其他机关和个人都没有这个权力,而这位县委书记却偏偏要行使这个权力,这不是僭取又是什么呢?即使要体现党的领导,党章党规也没有说县委书记可以直接批准抓人、关人或探监与否,更何况是非法抓人、关人呢?   所以,要解决“一把手”监督难的问题,首先要重新明确“一把手”的权力界限,戳破他们手中那些虚幻的或自行僭取的权力泡影。一旦“一把手”的权力缩小了,不是“土皇帝”了,基层干部也就不会那么害怕他们而敢于监督了。其次,党必须自上而下地反复重申,党员监督任何一级党的领导成员(特别是“一把手”)是他们的神圣权利,任何人无权压制和报复。最后,也是最根本的办法,是彻底实行党内民主选举和监督,即县(市)委书记由全体党员从多个候选人选举产生;条件还不成熟的,则由党代表大会从多个候选人中选举产生。同时由党代表大会从代表中选出一个由代表大会直接领导、相对独立于同级党委的专司监督机构来监督党委全体成员和全体党员干部。这个专司监督机构只对党代表大会和上一级党委负责。这样,就把包括县(市)委书记在内的全体

如何做好干部用人标准 [好官的标准]

04-11

标签: 标准 用人 做好 干部 如何 关键词: 标准
  从历史上看,对于官员,大致有两套评价体系:一套来自官场,另一套则来自民众。有那么一部分官员,老百姓亦称道,这是真正的好官;还有一种在官场上被认为是好官,在老百姓眼中却是十足的贪官、昏官、庸官。评价体系的不同,造成了对好官认定上的差异。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齐景公的时候,晏婴被派去治理东阿。三年之后,景公听到很多关于晏婴的坏话,很不高兴,就将他召了回来,决定免去他的职务。晏婴说:“请再让我去治理东阿,三年过后保证你可以听到很多好话。”   景公便又让晏婴去治理东阿。三年过后,果然听到很多关于晏婴的好话。景公很高兴,便将晏婴召来,准备给予奖赏,晏婴拒绝了,说:“从前我治理东阿,为街坊民众制定各种政策,结果刁民们憎恶我;我提倡勤俭惩治偷盗,那些懒惰的人憎恶我;我办案不庇护权贵,那些权贵们憎恶我;大王左右的人向我索求,不合法的我一概拒绝,大王左右的人憎恶我;对大王的亲信我不阿谀奉承,大王的亲信憎恶我。所以三年过后,大王里里外外的人都讲我的坏话。后来我改了,各种政策不去执行,刁民们喜悦;不提倡勤俭,不处罚偷盗,懒惰的人喜悦;办案专门庇护权贵,权贵们喜悦;对大王左右的人我有求必应,大王左右的人喜悦;对大王的亲信我阿谀奉承,大王的亲信喜悦。所以三年过后,大王里里外外的人都讲我的好话。本来我应该得到奖赏的,却得到处罚;本来应该得到处罚的,大王却要奖赏我。所以我不能接受大王的赏赐!”   还是齐国。到了齐威王的时候,他把即墨大夫召到宫里,对他说:“自从你到即墨做官以后,我每天都能听到诋毁你的话。可是我派人去即墨视察,却发现田野开垦得十分整齐,人民富裕,当官的没有生事的,东方很安宁。这是因为你没有侍奉好我的左右,没有向他们求助的缘故啊!”于是封给即墨大夫万家土地和人口。威王又把东阿的大夫召来,对他说:“自从你到东阿做官以后,我每天都能听到关于你的好话。可是我派人到东阿

如何消除紧张焦虑恐惧心理 选择的焦虑与选择的恐惧

04-11

标签: 焦虑 恐惧 选择 消除 紧张 关键词: 恐惧 焦虑 选择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赵玉平博士,在央视“百家讲坛”上,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头驴饿了,要吃青草。这时候如果你给它一堆青草,驴会特别开心。但如果你给它两堆青草,驴会从左边跑到右边,再从右边跑到左边,看着这堆想着那堆,看着那堆想着这堆,最后累得精疲力尽,也没吃饱。如果给驴五堆青草呢?这头驴会顾不上吃,它得累死……由此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一堆青草叫开心,两堆青草叫折磨,五堆青草叫虐待。   笔者出生于农村,家中也曾养过一头驴。50年过去了,驴的一举一动还会出现在笔者的记忆里,可驴会因为五堆青草累死的事儿,不仅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赵教授是研究管理学的,我相信他绝对不会瞎编滥造。   于是,他又举了一个例子,说许多女孩子特别爱逛街。大夏天,一个女孩子穿着高跟鞋,一逛六个小时。你说她累不累?她肯定累。那她为什么还要逛呢?原因很简单,逛完一个商场,她觉得下一个商场里有比这个商场更好的衣服。到了下一个商场,又觉得可能另一个商场还有更合适的。于是,越逛越不甘心,越逛越上瘾,结果累得腰酸腿疼……赵博士说,很多事情,如果只有一个选项、一个出路,那是很省心的。朝一个目标去做就行了,做完了回家安心睡觉。结论是:生活中的很多焦虑,都是因为选择的选项太多造成的。   赵教授的话,有理有据,风趣幽默,但我反复咀嚼玩味以后,突然想到“阶级斗争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极“左”时期,人们的选择,往往伴随着极大的风险。那是一个二元对立论禁锢人们思想的年代,特点是,非此即彼,非黑即自。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不是“左”派,就一定是“右”派;你不是好人,就一定是坏人。在两极对立之中,亦好亦坏、不坏不好的人群,是不存在的。这种思维模式,如同说地球上只有北极南极,而没有广阔的中间地带一样,虽然荒谬到了极点,但不允许你提出任何异议。否则,“右倾”、“右派”、“阶级敌人

如何将课文改成课本剧_郑振铎“俗文学派”研究

04-11

  内容提要:郑振铎的《中国俗文学史》奠定了民间文学研究中的“俗文学派”。对于“民间文学”、“俗文学”以及“白话文学”、“平民文学”等“五四”时期同时涌现的诸多颇多重复又略有差异的概念辨析,往往是站在各自的理论立场做出的后解释。笔者力图还原郑振铎“俗文学派”的思想背景与价值选择,在现代学术史视野下重评“俗文学派”,从而揭示在现代学术发展与学科分化过程中,民间价值是如何生成与裂变的。   关键词:郑振铎 “俗文学派” 民间价值   在20世纪民间文学学术史上,民间文学、俗文学、民俗学等诸多概念不仅标志着研究民间文学时的学科分野,也意味着以何种学术视角进入民间文学与文化现象。因而,纯粹意义上的概念辨析、标榜客观的学科独立不仅不可能,相反会加倍遮蔽现代民间文学学术话语产生的原生语境。只有揭示出学术立场与视角的选择是怎样制约了民间文学、俗文学、民俗学等学科从重合到分离的不同走向,真正理解现代学者的不同情怀与学术追求,才能由此反观现代学术发展的道路,跳出理论与方法的自我循环,重新接续民间文学与当代民间的血脉联系。   正是从这个意义来说,以郑振铎为代表的“俗文学派”成为民间文学、俗文学以及民俗学在学科形成时期的一个重要纽结点。郑振铎的“俗文学观”影响了20世纪民间文学的学术理路。由于社会文化变迁与意识形态的影响,“俗文学派”的价值意义始终未能得到正确评价。“十七年”时期,“俗文学派”被指为地主、小市民文学而趋于沉寂。新时期以来,俗文学研究重新兴起,分化为三种研究路向:一是依附民间文学研究,靠拢民俗学,淡化了文学属性;二是走向泛化的通俗文学研究,却往往采用雅文学的评价标准,丧失了民间新鲜泼辣的力量;三是严守传统学科界限的俗文学研究,重点研究变文、宝卷、子弟书,成为古典文学研究的一部分。重评“俗文学派”,重新定位它与民间文学、通俗文学乃至大众文化的关系,对于反思当代民间

如何给别人发骚扰短信 [烦人的“短信”]

04-10

标签: 短信 烦人 骚扰 别人 如何 关键词: 烦人 短信
     2004年9月,中央电视台对四套《今日关注》栏目以俄罗斯人质危机死亡人数为题进行有奖竞猜一事作出处理:两名制片人被免职,值班编辑被开除。这一事件对一段时间以来央视屏幕上泛滥的手机短信互动参与活动是一种遏制。   时下,有一些电视频道的节目主持人,总是在不遗余力地向观众发出参与短信互动的热情邀请:“请发短信,参与我们的节目,有丰厚的礼品等着您。”本来一些没必要让观众参与的节目也硬要找出两个牵强的题目“勾引”观众发短信。这事见得多了,难免纳闷:办好电视节目才是电视台的本职所在,可这电视节目上的主持人怎么那么像短信推销员呢?   在某机关工作的孙先生说,在看电视《挑战主持人》的时候,按提示发送了一条短信“参与”其事,结果事后发现自己的手机多了一项“包月短信”的业务收费。尽管后来孙先生取消了包月业务,但是孙先生仍然觉得,肯定还有不少的观众也会像他一样上这种糊涂当。孙先生说:“我只是以短信形式参与了一次央视的节目,可我却在没有被通知的情况下多交了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的短信包月的费用,这种做法涉嫌个别短信经营者利用电视和电信的威信搞欺骗性消费。”   央视《非常6+1》节目,曾因为不公布8元的包月费价目,让很多热情参与节目的观众在失望之余再也不参与了。一位喜欢收看央视二套《绝对挑战》节目的吴女士,因为想得到节目中赠送的奖品,在主持人鼓动观众发短信参与时,她想反正发一条短信才一角钱,不如试试运气,就发了一条短信。后来,短信她时常收到,就是没有通知得奖的。结算话费时,那月竟然多出10元信息费。后来才知道,自己与“绝对挑战”互动花的是10元钱而不是一角钱。   有吴女士这样遭遇的人还有很多,有位地方电视台的编辑也一样上当。据她说:“我用手机短信参与了一次《非常6+1》却整整花了24元钱,最初是不知道包月,知道包月后费了很多周折,折腾了3个月才取消。后来问央视才知道,央

如何人性化的制定医改政策 [对制定“医改新方案”的几点期待]

  中国医改不成功,在早已被普通民众的经验证实了后,又被国务院研究机构的专家所证实。失败了就得重新搞,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卫生部新闻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日前说,卫生部“正在会同相关部委制定新的医改方案”。这让在现行的医疗体制下饱受“小病拖着,大病等死”折磨的草根阶层看到了希望。由于医改兹事体大,作为一个以前得过病,以后也还会得病的小老百姓,我对“医改新方案”的制定提出如下几点期待:   一是期待在着手制定新方案之前,有关部门首先要端正价值观。作为统揽整个“医改新方案”的价值观应该是什么呢?在我看来,就是中央反复强调的“以人为本”。我对“以人为本”的理解就是“以全体国民为本”,“以每一个国民为本”。新方案的终极目标应该是让每一个国民都能够“病有所医”,不管他有没有钱。原来的医改为什么会失败?就是因为其遵循的价值观不是“以人为本”,而是“以资为本”,以经济效益为中心,以能否盈利作为改革成功与失败的标志,最后就是“以有钱人为本”了。这个教训至为惨痛,说是用血的代价换来的也不为过,应予谨记。   二是期待新方案要紧贴中国国情。中国的国情是什么呢?就是绝大多数人得的绝大多数病是常见病、多发病、地方病,所以国家和社会有限的医疗资源主要应向这个方面倾斜,这样才能真正体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但是以前不成功的医疗改革脱离了这样一个国情,过分推崇市场竞争的结果是医疗市场的“马太效应”:越是豪华的,能够为富人锦上添花的医院就越有钱;越是简陋的,但却能为穷人雪中送炭的医院就越没钱。解决这个问题,靠市场“看不见的手”是不行的,而只能靠政府“看得见的手”。   三是期待在“制定医改新方案”时,不要搞关门主义,而要搞开门主义。医改方案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命运,公众应该有知情权和参与权。原来的医疗改革之所以不成功,不就是因为没有广泛征求公众的意见,靠几个“学者”关起门来拍脑袋搞出来

如何在中国用好公民社会理念 中国公民社会

04-10

  内容摘要 在中国引入和使用公民社会理念,需要系统追溯此理念内含价值取向的演进;需要密切结合中国传统寻找此理念嫁接本土的适切性;需要深刻挖掘此理念对于中国未来改革的学术解释力。   关键词 公民社会 自由主义 共和主义 适切性   作 者 陈健民,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       “公民社会”(civil society)这一古典概念在上世纪90年代急速复苏,一方面是因为东欧的变局(特别是波兰和捷克)引起学者对“自主社会力量”的关注,另一方面是学术界对此概念的研究有突破性的发展。其中,哈贝马斯(Jurgen Habermas)的《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在1989翻译成英语,令更多学者理解到“市民社会”与“公共领域”在西方民主发展史上的深刻意义。而普特南(Robert Putnam)在1993年发表的《让民主运转起来》,用“社会资本”的概念去分析社会团体的功能,为公民社会的研究开拓了一片新领域。公民社会不单是推动民主的社会力量,它亦是巩固民主、促进经济发展的社会结构。当前,无论是左是右、激进或保守的思潮,都与公民社会理论有契合之处,也无怪乎学界一下子出现公民社会热潮。      公民社会的定义      什么是公民社会?为免产生歧义,本文采取一个较为狭义的理解,视之为一个由自主、多元开放的社会团体所组成的公共领域。这里所谓“公共领域”,是指一种让公民就公共事务进行联系、沟通和集体行动的社会空间。[1] 此领域不受国家控制,亦有别于以争取控制国家为目标的政治社会(如政党)。虽然公民社会能影响人们的社会、文化及经济生活,但公民社会亦有别于一般意义的“社会”(包括人际网络以至家庭等社会组织)和市场,它是一种特殊的社会互动模式,其关注的并非纯粹是个人利益。构成这个领域的社会团体,主要功能是将个人利益整合为集体或公众利益,成为“公”与“私”的中介体。这包括志愿